第7章 江湖旧事
枕言2019-07-26 03:012,326

  “好说,好说,”莫良宵短促一笑“现在看来,小爷还有几分喜欢你了,杀手该当无情,主上选你,也不无道理。”

  方白将手上的剑转了一圈,冲那骑马过来的男人抱拳道“谢过,不知大侠怎么称呼?”

  男人这才微微垂下头道“属下季雨。”

  莫良宵一把揽过男人的肩膀冲方白道“我说方楼主,你可要记清楚了,这一位可是天字楼的金字招牌。”

  方白但笑不语,果真是揽月楼中的杀手,还是天字楼的,武功肯定在‘生死笔’和‘铁公鸡’之上,然而方才与莫良宵过招的时候,并没有见他有所相让二人还打了个平手,可见莫良宵的武功也不容小觑。

  “你去了停风谷?”

  季雨道“任务完成后属下前往停风谷回禀,主上叮嘱,日后有事直接和楼主和张总管回禀即可。”

  “哦,”方白懒懒挥手向楼内走去“我什么也不懂,你们大可以当我这个楼主不存在。”

  看着这个女人的身影消失在楼内,莫良宵保持勾肩搭背的姿势,身体撞了他一下“季雨,你觉得这个楼主怎么样?”

  “楼中规矩,不得枉议是非。”

  莫良宵白了他一眼,掂着手中的剑道“真是可惜了一把好剑。”

  不知他在说方白,还是方白曾经的这把佩剑,说完后便作势要把剑扔进江中,谁想季雨眼疾手快的拿了过去道“主上吩咐了,若她不要这剑,就将剑送回停风谷。”

  “难道,这是什么失传已久的名剑?”

  “剑因人而闻名,从来都不是人因剑而留名。”

  季雨说完就面无表情的将剑包好,也大步向楼内走去,剩下莫良宵一人站在揽月楼前啧啧摇头,“那你说那丫头会因揽月楼出名,还是揽月楼会因她招来是非。”

  回答他的只有江畔长风呼啸而过,卷起惊涛拍打堤岸。

  季雨此次执行的任务是暗杀太湖有凤来仪阁的阁主,这是方白在‘生死笔’张元呈给她的案本上看到的。

  季雨成功了,去了一趟停风谷,赶回来的那天正好是有凤来仪阁阁主头七的日子。

  房内陈设简单,摆着一只冰缸,夏末的风吹进来,凉飕飕的,方冉坐在案前,身后的书架上塞满了她看都没看过的书,桌上除了笔墨纸砚之外,就是张元送来的近几年的揽月楼的生意录案。

  并没有方白想象中的那么多,而她之所以先看季雨的,则是因为楼中马上迎来的一桩生意,和季雨的上一单生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江湖上每死一个人都有一段故事,同样,这位有凤来仪阁的阁主也有一段故事。

  据说,太湖周边大小水寨一十八座,唯独有凤来仪阁是女人所建,阁主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引起江湖中不少人的觊觎。

  看到这里方白就心中有数了,正所谓窈窕徐娘,侠士好逑,求之不得,就要报复。

  但看完后才发现,这并非情杀,而是为利益所诱。

  有凤来仪阁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制作暗器机关,然而精通暗器机关术声望最高的却是川蜀唐门,她一个女人要想在属于男人的江湖中谋得一个地位一个名号,少不得要做点什么有特色的东西。

  她们的特色就在一个‘女’字,所做暗器机关不管是耳坠、戒指、假指甲,或者长琴、短剑、袖箭,皆为女子所用。

  最近江湖传言这位阁主弄到了一张机关图,说是前朝东厂的藏宝图,不免引起小范围内的哗然,有人坐不住了,暗地里和阁主商量说,要不然这样吧,我与你们有凤来仪阁联姻,藏宝图就做嫁妆吧,以后你们女子一门在江湖上行走,弊派定然保你们一阁周全。

  方白暗道,这人聪明狡猾而且想的很美。

  谁曾想,那位阁主想的更加刁钻,一口应下了这门亲事,成亲那天,一顶花轿送去了楼中最丑的一位姑娘,并一张假的机关图羞辱新郎,新郎大怒,杀了新娘,烧了藏宝图,一心想要报复,这才雇凶杀人。

  当然,这不是那位主顾所述,花钱请杀手是不用说理由的,揽月楼‘不问因由’的规矩正是他们吸引金主的保障,至于方白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全拜‘生死笔’张元所赐。

  不得不说,这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子的老男人不仅总管做的极好,这情报关系网也做的好极。

  ‘笃笃’传来敲门的声音,方白随口应道“进来吧。”

  一人绕过屏风走了进来,他脚步轻缓稳健,从容淡定。

  “楼主。”

  方白抬头,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张元先是一笑道“张老前辈。”

  “不敢当前辈二字,楼主日后叫属下张元就行,现在,那位主顾已经到了。”

  方白起身,将手上的录案合上“好,那我们过去吧。”

  揽月楼会客的地方是配楼栖梧轩,房间不大,方白坐在首位之上,面前隔着一层薄薄的雪绡,可以清晰的看到帘外的景致,一条猩红的长毯由她脚下蔓延出去,长毯两侧是上好梨花木的太师椅,左右各两把。

  长毯中间站着一个女人,带着斗笠,手上握着剑,看似是一把,实则是把两刃双股剑。

  那女子看帘后的人不甚真切,只是她显然认出了帘外的那人。

  “张总管。”

  张元抱拳回以一礼,虽然知道此人身份,但他也要装作不知道“姑娘,这一位是我们揽月楼的楼主,姑娘有所求,楼主必然有所应。”

  方白斜靠在椅子上托着腮,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看着戴斗笠的女子。

  那女子上前两步,房间本就不大,几乎都快走到方白面前了才道“我要取黑龙寨寨主王禄的狗命!”

  她声音尖锐,胸口起伏,语气中怒气大盛。

  方白还保持斜倚的姿势,张元呵呵笑着,不动声色的拦在她的面前,似乎生怕她闯到帘后去“姑娘切勿着急,来我们揽月楼的,哪一位不是有所求的,且慢慢说来。”

  “我在庆丰镇已经等了三天了!慢不了!也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那王老儿的狗头!”

  方白知道,在这个江湖中,恩怨情仇数不胜数,若将他们的仇恨都背负在揽月楼的身上,他们这三百杀手再怎么勤快也是忙不过来的。

  好在她有一个能干的张元,要想和揽月楼做生意,首先要到沉霜江畔庆丰镇的揽月楼分楼走一趟,由那边弟子统一登记呈报张元,再由他分析利弊,合计出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后,才会正式接下这桩生意。

继续阅读:第8章 生死交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