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京城邺都
枕言2019-07-26 03:012,343

  “你慢慢喝吧,良辰美景小爷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少主说的是,属下惭愧,酒,回来再喝也不迟,那属下就陪少主往容王府走一趟吧!”

  莫良宵对于这个不上道的属下算是彻底绝望了,奈何对着他笑眯眯的一张脸,自己还真发不出什么火。

  “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

  追风侧身让他下楼,脸上带笑“属下不是一直都跟着少主的吗。”

  莫良宵白他一眼下楼去“是不是张元让你盯着我的?”

  “少主想多了,张总管没这么说。”

  “等找到那丫头,你就和她先回去吧,小爷难得来回京城,过几天再回去。”

  追风但笑,应了下来,跟着莫良宵一起向那容王府而去。

  容王府坐落在京中一条偏僻的主道上,这条街上除了容王府外,达官显贵亦是不少,白玉为道辉似梦,琉璃雕瓦筑华楼,一路寻来甚是奢华。

  “追风,以前刺杀容王的时候,楼里是怎么收费的?”

  “一次五千两白银。”

  五千两听上去挺多,但因容王每次都好好的活着,所以这五千两白银他们揽月楼也只拿到两千五百两而已,而又因容王身边有一个‘回风剑’保护,若非是家里等钱用的死士,很少有人愿意接这桩生意。

  而张元和主上则更加奇怪,天地玄黄四楼悬殊不小,他们却从来不派天字楼和地字楼的人去刺杀容王,若是季雨前往,和‘回风剑’打个平手也未可知。

  “以前楼中有个叫韩升的玄字楼杀手,为了能取容王性命,想尽办法进容王府做上了小厮,忍辱一年,最后不还是死在‘回风剑’下了。”

  莫良宵听追风一边说一边望向他道“怪不得你对那丫头这般上心,原来在过去你就与她相熟了?”

  “是少主不过问江湖琐事,否则不可能没听过这‘回风剑’。”

  莫良宵心中有些不快,这个女人才来了几天,就让张元和追风死心塌地的。

  “看来你们都把我师父给忘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见异思迁吗?哼!”

  追风无奈苦笑,少主和老楼主师徒感情深厚自不必说的,然而老楼主早已不在了,揽月楼还在,为了在江湖继续存在下去,揽月楼迎来新的楼主,这也在所难免。

  容王府大门洞开,灯笼高悬灯火通明,闻得府内丝竹悦耳。

  莫良宵与追风对视一眼,二人纵身一跃,借着墙边高树的掩映飞身入了府内。

  他们进的不过是容王府的一个偏院,假山池沼在石幢烛光的照耀下恍惚似梦,花木扶疏幽静清冷,真正热闹的地方在前厅。

  二人避开王府的侍卫,向前厅而去,一路行来,莫良宵一直想问追风一个问题,现在时机已到,也就没必要卖关子了。

  猫在一堆石板的后面等着面前巡逻的侍卫过去,莫良宵道“怎么去找那个女人?”

  追风侧头看他一眼“啊?”

  莫良宵万不得已又重复一遍“季雨肯定说过主上让我们去哪找她吧?”

  “到容王府找啊。”

  莫良宵又白他一眼“我们现在不是到了吗,但王府这么大,她一个大活人会在哪里?”

  追风竖起拇指嘿嘿笑道“少主英明,这些问题属下就不曾想到过。”

  完了,看来主上除了让他们到容王府来之外,什么也没说,这王府这么大,怎么找她啊……

  “算了,先去人多的地方碰碰运气,不是说她是因容王而死的吗,想必一定会来报复容王。”

  莫良宵说完就猫着腰闪身向前疾步过去,那边追风想要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又有一队侍卫走了过来。

  不得不说,容王府防守的可真是森严,皇亲国戚普遍怕死也绝非虚言。

  前面莫良宵做了一个快过来的手势,追风赶紧跟了上去。

  二人本来还担心进了前厅也只能在房顶上看看热闹,这一靠近才发现这里可真不是一般的热闹。

  厅里厅外,花园楼阁,无数达官显贵正聚集此,秋夜筵席,皆已酒酣耳热。

  众人把酒言欢,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或寒暄,或搭背,或与女子纠缠不清的,端的是罗幕翠,锦筵红,钗头罗胜写宜秋。

  好在他二人穿的本就是常服,混在一群男女老少中间竟然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你觉得那女人会在这里吗?”

  追风摇头“应该不在。”

  莫良宵耳边有个文人骚客在吟诗作对,听的他头疼,转而大步向厅内走去“不在就不在吧,明日动员楼中弟子寻人就是。”

  追风急忙跟了上去“不在这些人当中,但一定在这周围,因为今日是容王秋宴,所到宾客也是三教九流什么都有,楼主可能担心容王安危,所以才千里迢迢的赶了回来。”

  莫良宵嘴角一翘,似笑非笑“是吗?咱们再来赌一次,我赌她是来报复容王的。”

  追风苦着脸道“那这一次的一百两可不能再欠着了,我的好少主。”

  “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厅内丝竹绕梁舞姬翩飞,众宾客或坐或站都已神态微醺,首位之上坐着一个人,那人高冠华服,一边听着旁人说话,一边低着头逗弄怀中一粉脸含春的女子。

  “他就是容王?”莫良宵找了张桌案往旁边一坐,故意让一个身躯宽胖的老大臣挡住自己“我怎么看他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啊,和普通的王公贵族也差不了多少,好色,贪杯,长的……估计还比不上小爷。”

  “左不过楼主喜欢,那有什么办法。”追风倒是不客气,从琉璃盏中捏着个樱桃就扔进嘴里“少主,咱那赌还赌不赌了?”

  莫良宵星眸一瞪“赌,怎么不赌,这个容王骄奢淫逸见异思迁,她怎么还会担心容王的安危,还有,你其实根本不了解女人,这女人啊,跟你好的时候那是蜜里调油,跟你不好的时候恨不得把你挫骨扬灰!”

  “嘿,少主有经验,少主有经验!”追风竖起了大拇指。

  莫良宵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行了你,去,给容王扔一镖,看能不能把她引来。”

  “是!”追风双指夹了枚星形镖道“我可真扔了啊,要是容王死了……”

  死不足惜,可他的命值五千两银子呢,早知道有今天,那起先刺杀容王的任务他就该接过去。

  莫良宵道“那你取他的命试试,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你给杀了,小爷就再给你一千两。”

  “好!”追风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那我可就真扔了!”

  “扔!”

继续阅读:第10章 容府刺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