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生死交易
枕言2019-07-26 03:002,282

  “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们能接黑龙寨的生意就不愿接我的生意?!”

  是了,雇佣季雨杀死有凤来仪阁阁主的那人正是黑龙寨王禄,而面前的女人,虽然戴着斗笠也瞒不过张元的情报,她是阁主的弟子,现今是要给师父报仇了。

  张元也搞不懂方白是个什么意思,回头去看,却听帘后女子小声慵懒道“不是我不说话,而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张总管,你说,下面是不是该谈酬金了。”

  张元呵呵一笑点头道“楼主说的是。”

  方白就道“姑娘给个什么价位?”

  “你,你是女人?!”那女子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你不应该是男人吗!”

  方白扶额,暗自咬牙,想必这姑娘把她当成莫良宵了,而莫良宵其人早在昨日就花天酒地去了,现在让她去哪里找他去。

  “是,女人,姑娘不想和我这个女人谈酬金吗?”

  那女子咬了唇瓣点头道“并非如此,只是一时有些错愕,从来不知揽月楼的楼主居然是个女人。”

  “那你今日不是知道了吗。”

  女子语塞,只得换了口气问道“你们这的杀手有何不同,又是如何收费的?”

  “姑娘错了,揽月楼‘天地玄黄’虽然有区别,但金钱却不能衡量他们的价值,我们收费只定目标的身价。”

  “好,那就请楼主开价吧,价格好说,但丑话说在前头!你们不能失手!”

  “姑娘又错了,就是去杀街边手无缚鸡之力的乞丐我们也有失手的时候,更何况是杀一个手脚健全武功高强的成年男人。”

  那女子又向前两步,几乎要冲进帘内,她警惕的看着方白道“若是失手了,这酬金怎么算?”

  “生意谈妥,姑娘就要留下一部分定金,待事成之后再付余款,若是失手,余款不要,定金就当是给我楼中弟子买一副薄棺吧。”

  方白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杀手一旦出手,两人之间必须得死一个人,不管得手于否,这定金是不会再退了。

  座下女子似在思考,微微垂着脑袋,半天没有说话。

  ‘生死笔’张元开口道“方才收到分楼弟子传来消息,有一位新到的主顾正在偏厅等着见楼主,这位姑娘若是不想……。”

  方白作势要起身“那就先让这位姑娘去休息休息,好好思量思量,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说到人命关天,那女子又变的着急起来“楼主留步,你说吧,取他性命,要付多少银子!”

  方白问张元道“张总管,你觉得呢。”

  张元从袖管理掏出一张纸展了开来“这黑龙寨的寨主为人狡诈作恶多端,武功平平却极为好色算不得什么英雄豪杰,取他人头倒也不难,楼主可以委派玲珑姑娘前往,账房略微合计了一下,算上玲珑姑娘的胭脂水粉车马点心钱,并一应侍从吃穿再加这王禄的人头费,两千七百两银子,不能再少了,定金就先付一千五百两吧。”

  方白笑了,原来做杀手赚的还真不少,可比她在王府做小妾拿的月钱多多了,只是不知这楼主一个月能拿多少银子,若是楼主拿不到什么银子,那她也可以接单子做杀手嘛,这年头,有门手艺怎么也是饿不死的。

  那位有凤来仪阁的主顾似乎也觉得价格公道,很快谈妥,接下来的事情就由张总管和她一一详解,收定金,签契约,也不用她去操心,落的清闲。

  方白在揽月楼里待了五天就消失了,莫良宵刚回来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追风腆着一张脸嘿嘿笑道“少主,一百两银子!”

  莫良宵白他一眼“小爷何时要和你赌了?”

  张元坐在梨花木的太师椅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着他俩悠哉悠哉道“老夫作证,少主赌楼主最起码会在楼中待半个月,追风赌楼主七天都待不了,现在才五天,可不就得输一百两银子吗。”

  追风又把脸贴了上去,笑眯眯的冲他伸手“少主,不就一百两银子吗,您财大气粗的怎么会和属下计较。”

  莫良宵额角青筋一跳,奈何有张元替他说话,这一百两银子看来是躲不了了“先欠着!等小爷有了银子第一个还你!”

  “行,欠着总比没有强!”他倒是知足。

  莫良宵心里有些郁闷,到手的楼主跑了,还害的他白白输了一百两银子。

  “不知这丫头跑到哪里去了,还回不回来?难道要在江湖之中下个追捕令?”

  “容王府。”

  突兀的三个字在房内响起,莫良宵先是打了个哆嗦,继而看向说话的人。

  季雨一直坐在角落里,默声喝茶,眼皮都没抬,明明长的五大三粗,却一副很没存在感的样子,这一开口,不止莫良宵,张元和追风也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一直在。”

  季雨将茶放在桌上,看向莫良宵道“主上叮嘱,若是楼主丢了,就去容王府找,不必逼她,她自会回来。”

  追风竖起一个大拇指“不愧是主上,什么都想到了。”

  “那小爷就亲自去京城走一趟,看能不能找到这个丫头,要是她再跑第二次,莫怪小爷不容她!”

  莫良宵说完这话就大步走了出去,剩下张元和追风面面相觑。

  张元冲追风使了个眼色“你也去,免得少主惹事生非,揽月楼可万万不能和朝廷有什么纠葛。”

  追风平日虽是一副小人之态,但在这种正经事上也是绝不含糊,赶紧应了张元起身追了出去。

  莫良宵早已骑上一匹快马去了,他这边也紧赶慢赶的尾随上去。

  快马加鞭,二人行了三天的路程总算到了京城邺都。

  常闻邺都繁花似锦,他二人到的时候已经入夜,虽是月出西山,但京城热闹不减,市井之上还是人声鼎沸。

  两人骑着马,晃晃悠悠的在那宽阔的青石路上走过,所见宝马雕香车,凤箫声先动,玉壶光流转,漫城鱼龙舞。

  莫良宵不免心猿意马,随便找了家客栈洗漱了一路风尘,正要往外冲呢,追风就拦在了门口。

  “嘿嘿,少主,您现在就要去找楼主啊,吃点东西再去不迟,属下听小二说这里的上等女儿红算是京中一绝啊。”

  莫良宵干咳一声,眼睛避开追风的目光,抬手在他肩上拍了拍“你慢慢喝吧,良辰美景小爷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继续阅读:第9章 京城邺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