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金秋菊蟹
枕言2019-07-26 03:122,222

  “在下愿意接姑娘的这宗生意,不知价钱怎么谈。”

  从刚才起,这白衣女子就没有将方白放在眼里,现在听她毛遂自荐,忍不住沉下脸色蹙眉道“你还没听我说想杀什么人就这般大言不惭?况且你还只是新晋弟子……”

  这下轮到莫良宵看好戏了,因为方白自来到揽月楼就没露过一招半式,所以他也不好忖度,这位楼主武功到底如何。

  方白道“姑娘若真想杀人,就随我们回揽月楼一趟吧,就算姑娘看不上在下,楼中弟子也可任你挑选。”

  莫良宵嘴角一抽“你当是逛窑子?还任君采撷?”

  “我说的是挑选,你这任君采撷怎一个俗字了得。”

  莫良宵讪讪闭嘴,白衣女子又道“实不相瞒,小女子没有时间去揽月楼了,今日在此遇到二位就是缘分,既然揽月楼中少主在此,还请成全一事。”

  她说着就弓腰下拜,莫良宵赶紧阻道“我这个人最恨女人求情,你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那女子听莫良宵松口,喜上眉梢,“小女子先在此谢过莫少主,此事关系重大,二位明日若得空闲,能否到紫竹林后的听风小筑一叙?”

  莫良宵一脸为难,方白却一口应了下来,今时今日,她才终于体会到一种行走江湖的快感,这般快意在王府之内是完全没有的。

  “好!明日我二人定当到访。”

  女子面露感激之色,点头与他二人作别,飞身而去,恍若孤鸿。

  莫良宵有些怪她,但耐不住她现在的身份是楼主,抱怨两句也就罢了。

  方白却觉得他那生闷气的样子着实可爱了些,便在他背上拍了两巴掌道“你不觉得今夜让我们救了她是一种缘分吗,而她还会告诉我们一件事关重大的大事,这难道不足以让你好奇?”

  “不好奇。”莫良宵扭头往回走“你以为人人都如你这般没见过世面?武林中人总爱故弄玄虚,遇到的人多了,你也就见怪不怪了,说不定她还有什么阴谋诡计。”

  方白展颜一笑追了上去“那明日与美人之约本楼主自己一人去吧。”

  莫良宵白了她一眼,暗中叫道“你想的美。”

  方白将笑容隐在夜色之下,一对笑涡只剩明月得窥,她有多久没这样笑过了?

  就在追风准备去找他们的时候,她二人正好赶了回来,此时夜市已散,长街延展,夜深人静的,两人也顾不得和追风解释,各自回房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莫良宵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若不是有人在门外一直念叨着一百两,他一定能再继续睡下去。

  开门,一脚将门口拦路的人踹到一边“你还有完没完,银子先欠着!”

  追风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追上莫良宵嬉皮笑脸道“楼主说昨晚你们去赚银子了,少主既然有钱了,何不先还债呢?”

  莫良宵额角的青筋跳了又跳,洗漱完毕直接冲往楼下。

  “方白!你这丫头和追风乱说什么?小爷哪来的银子?莫不是要我卖身还债?”

  他声音本就洪亮,这么一嚷嚷,整个一楼鸦雀无声。

  正值午膳时分,客栈一楼人满为患,四处飘荡着酒香,油香,米饭香,更有吃客吵嚷小二奔走一片嘈杂,突然变的这么安静方白还真有点不习惯起来。

  “你可以叫的再大声点,”方白真恨不得不认识这个人“看看有没有人愿意买你的身还你的债。”

  楼中有人低低的笑出声来,莫良宵也没想到自己声音会这么大,只得硬着头皮顶着众人压迫过来的目光,磨磨蹭蹭的走到方白桌前,一屁股坐了下去。

  方白面前已经点上了一桌子菜,还有两壶菊花酿,嘴里咂着一只蟹腿,吃的是津津有味。

  追风也赶了来,往一旁坐了,忙不迭的给莫良宵斟酒“楼主这法子果然好,一提还钱少主起的比谁都快。”

  莫良宵深知自己上当,懊恼不已,见方白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自顾自的嘬着蟹腿,忍不住干咳一声道“你这丫头可千万不要误会,小爷并非吝啬抠门之辈,要不是手头有些紧,别说一百两,就是二百两我也不会眨一下眼!”

  “是二百两,少主,前几日您还输给属下一百两!”追风提醒道。

  莫良宵瞪他一眼,低头吃菜。

  “喂。”方白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追风道“他不吃蟹?亏我还让老板选了新鲜活蹦的大闸蟹。”

  追风看了一眼喝酒吃菜的少主,往方白身边靠了靠,小声道“少主吃蟹,也不吃蟹……”

  “什么意思?”

  “少主嫌剥壳麻烦……”

  追风话音一落就感觉到一束凌厉的目光好似利刃一般向自己射来,赶紧低头将一只蟹腿塞进嘴里,假装自己根本就不存在。

  方白一边品着蟹膏一边看着桌对面的男人,今日他穿的是一件素净的蓝袍,峻拔的眉眼永远带着不屑和狂傲。

  感觉到自己在看他,还会抬头瞪自己一眼,方白忍俊不禁,这个男人看似潇洒飞扬,有时却又好像一个孩子。

  “小爷自知长相英俊,但你总这么盯着看,自己不会害臊吗?”

  方白抬手,将剥好的蟹肉放到他面前“我只是想知道你嘴角的口水什么时候能滴下来。”

  莫良宵赶紧抬手去擦嘴,却惊觉自己上当了。

  追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待碰上少主要杀人的目光,他又赶紧低头默念:我不存在,我不存在,我不存在。

  “金秋蟹肉配菊花酿,再好不过。”方白示意他尝尝。

  莫良宵倒也不客气,将面前的蟹肉吃到嘴里又喝了一口甘醇菊花酿,点头道“京中有这么好的酒不足为奇,怎么还有这么鲜美的蟹?”

  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这蟹可都长在南方水乡,尤以平江府阳澄湖大闸蟹最为出名,而南方泽国距此少有千里之遥,哪来的活蹦大闸蟹。

  “有银子,想吃什么吃不到。”方白一边说话一边舞动着手上的小钳子,手指灵活的肢解着一只鲜红大闸蟹“京中显贵不计其数,有千里单骑送蟹的,也有水路带着水或冰送蟹的,小小一只蟹送到京城来身价翻上百倍也不足为奇。”

继续阅读:第14章 听风小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