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慕容公子
枕言2019-07-26 03:012,218

  她说的也不无在理,莫良宵便也不再追问,说起来,谁对谁没有点警惕呢“这回去的路上有小爷在便可保你平安,身上带这么许多东西难道不累吗?”

  “多谢莫少主美意。”

  洛紫荷躲闪开方白的目光带着他们又向前走去,街上人多,江南的街道也不似京中宽阔,一条青石小道并行走不了几人,方白照例跟在他们的身后,眼睛却一直落在洛紫荷的身上。

  洛紫荷身为女人的敏感让她有些发毛,回头看向方白的时候,眸中满是警惕“方姑娘,有何不妥?”

  方白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有些好奇这些暗器机关是如何操纵的。”

  “川蜀唐门擅机关术数,这些暗器机关都是我师兄找人帮我订做的,姑娘若是好奇,等到了潮州我把图纸借给你看一下?”

  “不用,晚上你脱了衣裳给我看看就行了。”

  莫良宵白她一眼,“机簧巧技怎么比的上真刀真枪来的痛快,你研究这个做什么。”

  “莫少主说的对,我也只能在最后关头保住性命,若是连性命也保不住了,这机关还能要了我的性命,倒是免教他们羞辱。”

  方白耸肩“那我不看了。”

  几人到了当地最大的一座吴越客栈,恰值午饭时间,入楼之后就菜香扑鼻酒香醉人,看着小二端着精致的饭菜来回穿梭,不仅方白,就是莫良宵也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南方的菜肴清淡,做法考究,装盘考究,就是不吃,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

  洛紫荷话音一落就有小二殷勤的迎了上来,满脸堆笑“几位是外地来的吧?窗边雅座,您请!”

  一楼热闹非凡,少有几张空桌,小二请他们做的那个地方确实雅致,三人落座,随行在洛紫荷身边名唤女寅的丫头已经去柜台开了三间上房。

  洛紫荷是南方人,对吃食比这两个北方人有研究,隧照着自己的意愿点了两个凉菜,四个热菜,一锅汤,只是这里活蟹卖光了,只能晚上再来满足莫良宵的口福。

  酒菜上桌,刚吃了没几口,那女寅又小跑过来在洛紫荷身边一阵耳语,她向莫良宵致歉,起身匆匆离去。

  望着女子白衣消失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方白一把将莫良宵手上的酒盅夺了下来“她不会是想让我们付账吧?”

  后者一撇嘴,拾起筷子大口吃菜“你轻功那么好,想要逃,谁追的上?”

  “我爹教我轻功的时候可没说将来可以逃债用。”

  “小爷教你了,怎么谢我啊?”

  方白没好气的看他一眼,从怀中掏出洛紫荷给的押金——翠玉镯子。

  “她要是一去不回我就当了这镯子。”

  “不至于,”莫良宵按下她的手,示意她将镯子收起来“小爷以为自己够心狠的了,不想你这丫头也不是个善茬,这一顿饭值几个钱?小爷身上多少还有点值钱的东西可以抵账。”

  方白的眼睛亮了起来“你居然背着本楼主藏私房钱,快把值钱的交出来。”

  果然一提钱她就精神抖擞了,莫良宵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她的嘴里“小爷还有副值钱的皮囊,卖身钱!要不要啊?”

  方白唔噜唔噜的把鸡肉吃下去,刚要开口说话,眸光又是一亮“回来了。”

  莫良宵回头去看,此刻,不止他们两人,就是满楼的吃客都将目光聚焦了酒楼的门口。

  只见女子一身白衣,云髻轻挽倒也没有什么多余的饰物,清丽脱俗又无扭捏造作之态,洛紫荷的身上本就糅合了江南女子的婉约和北方女子的清举。

  方白还在想,为什么他们几个刚刚进酒楼的时候却没有吸引这么多的目光,原来原因都在洛紫荷身边的男人身上。

  这个男人身形挺拔个头不低,只是着了一件大氅,看不出身材如何,而他的那张脸却让方白一愣。

  这个人不是当初在京郊听风小筑外遇到的那个人吗?

  当时他辞别洛紫荷与手下策马而行,她和莫良宵站在树上看了个一清二楚。

  方白与莫良宵对视一眼,想必他也将人认了出来,二人心照不宣。

  那人高挑秀雅,月白华衣以雪纹滚边,手持一把合起来的折扇,倒显得风流俊拔,一张脸自然是俊美无俦,只是那双眼睛有意无意的向这边一望,沉静从容,竟让方白错开了目光,没有来由,只是觉得压迫的厉害。

  “他就是慕容遥?”莫良宵搓着下巴看的出神,也没有将方白的窘迫看在眼中“慕容山庄的二公子。”

  方白道“你说慕容山庄我就知道了,以前听说过。”

  洛紫荷向他二人微微颌首领着慕容遥去了雅间,楼下重又恢复喧嚣,只是有人还时不时的将目光掠到楼上,对这一对才子佳人甚是好奇。

  提起慕容山庄,让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武林盟主之位,从百年之前,慕容清河以一敌百胜过武林之中无数翘楚之后,到现在为止,他的孙子慕容粟已经是慕容世家出来的第三位武林盟主了。

  武林盟主,顾名思义,掌武林之盟,立江湖之约,虽说在江湖之中万人之上,但真正起到作用的时候却是武林大乱的时候。

  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法度,当那些超脱法度之外不能被律法约束的事情发生后,便是武林盟主体现一言九鼎的时候了。

  “小爷倒是见过慕容粟,不曾见过这位慕容二公子。”

  莫良宵自斟自饮,他本就浓眉黑目,此时却似有心事一般,眸光更加黯哑。

  方白何等敏锐,看出了什么却什么都没问。

  与慕容遥的第二次见面也不过是这么的匆匆一瞥,待二人吃饱喝足回房睡了个午觉起来后,那位翩翩浊世佳公子早已经离开客栈了。

  用洛紫荷的话说,那就是他有要事在身,要先行一步。

  据说这位慕容二公子很少在江湖总动,有什么要事就不得而知了,这快意恩仇的江湖看似平静实则也和朝中无异,风波暗涌。

  嘉杭城新上市的大闸蟹,洛紫荷倒是大方,给他二人送来了二十只,两人坐在房里剥蟹壳喝江南特有的桂花米酒。

  待莫良宵双颊染上一抹绯色后,方白就拍拍手尿遁离开。

继续阅读:第20章 多管闲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