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死死生生
枕言2019-07-26 03:002,241

  待她刚松开这位金枝玉叶的手腕,等候在旁的家丁护院便一窝蜂的拥了上来,誓要将这大逆不道的女人抓个正着。

  方白气定神闲凭空一跃,脚步轻移已经跃上不远处的一座房屋顶上,而这边众人还当她是凭空消失了,围着她消失的地方团团转,更有公主鬼哭狼嚎好不热闹。

  她回到容王府的时候容王还未下朝,容王妃裴氏一看到她就惊骇异常,似乎根本没想到她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方白围着她转了两圈说“王妃怎么流汗了?今天有这么热吗?”

  容王妃笑的尴尬“妹妹一夜未归,姐姐担心的一夜没睡好,你能安然回来就好,就好。”

  方白对这深府大院的规矩向来置若罔闻,而容王府的人也因她倍受容王宠爱,对她也颇为避讳,生怕得罪了她哪天也会死在她的刀下。

  辞别了容王妃方白就回到自己的小院,洗漱穿衣,彼时天刚蒙蒙亮,她要去宫门口守着容王下朝。

  但她却没想到,昨晚竟然是她最后一次与容王见面,她没等到容王,等到的却是后宫皇后派来的嬷嬷,严词厉色的在她身上加了诸多罪行:失德,失行,失节。

  她回到容王府后就知道此次难逃一死,她不怪容王,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她也清楚的知道,唯有自己死了,一切才能平息。

  他是那个为争上游而拼尽一切的容王,只有她死了,公主才能平息怒火,朝中与他对立的官员才不会拿捏住他的把柄大作文章,甚至,后宫女眷的力量也不容小觑,不管是皇后还是公主的生母,她们背后的势力都足以将现在的容王打入万劫不复。

  唯一让她失望的是,事到如今,容王竟然连见她最后一面都不肯,让她一人守着这方小院枯坐,从日升坐到日落,等来的却是一杯毒酒。

  算缘算命,算不过天意,婆罗断却今生幽情。

  一行清泪滑下方白的眼角,她从不知道自己也会哭,以前在塞北的时候,她会因为高兴笑出眼泪,到了京城,她连笑都不会了,何况是哭。

  一根手指接住她眼角的泪,这是一根属于男人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本该蓄满力量的一只手此时却触碰着世间最脆弱的一滴泪,这让慕容遥有些错愕。

  斜阳透过圆框的雕花木窗照进房内,照进江南茶社的这一间厢房,布置简洁但却十分雅致,临窗一张桌案,上面放着上等的笔墨纸砚,一方砚台压着一张写满字的纸。

  “二公子,”小厮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推门而入“照您的吩咐,药煎好了。”

  房内公子一身白色的锦衣,黑发成髻正坐在床边,手指搭在床上女子的腕上。

  “放下吧,桌上还有一张方子,你按照药方去抓药烘焙碾碎做丸。”

  小厮应声放下了药汁,隧拿了写满字的药方离去。

  慕容遥端过桌上的那碗黑色的药汁,还有些烫,冒着丝丝缕缕的热气,透过氤氲的水雾,她的容颜同样变的湿润起来。

  不论怎么看,她也只不过是个简单的女人,甚至和所有的女人一样,她也会哭,并没什么奇特之处。

  但不知为何,从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的目光就总是不自觉的落在她的身上。

  她擅长让自己变的不起眼,她擅长将自己隐藏在人群中,她看似无情无谓,强大的好像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但在她内心深处,却住着一个渴望被保护的女孩。

  就像现在的她,会因为胳膊上的疼痛而皱眉哭泣,会因梦中的无助而辗转反侧。

  “这药能压制雷公藤的毒,要想彻底化解还需要一段时日。”他自言自语,用勺子舀了一口药汁递过去。

  黑色的药汁从她紧闭的嘴角流了出来,慕容遥又不得不拿起床头的帕子为她擦拭干净。

  看眼前情况,他不得不用一只手捏开她的下颚,好将这一碗药慢慢的喂进她的嘴里。

  方白是被一阵干咳的声音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胳膊上的刺痛让她死死的咬紧了牙关,直到嘴里出现血腥的味道,她才觉得这臂膀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一下。

  入目是一片昏暗,外间隐约透进来一片昏黄的光晕。

  这是哪里?方白静静躺在床上,这里不是容王府她所熟悉的任何房间,也不是揽月楼……

  她中毒了,是容王给的毒酒?可那毒不是被解了吗?

  动了一下胳膊,锥刺的疼几乎刻进她的骨髓。

  她想起来了,她和莫良宵接了洛紫荷的一笔生意,要一起去潮州的来着,但在路上不知怎么就遇到一个很好看的人。

  本来打算美救英雄,却没想到这个英雄的武功比她还要高,就在她打算收手不干的时候,她又万万没想到,这位‘英雄’竟然故意漏了一枚飞镖直取她的性命。

  这件事让方白非常懊恼,莫名其妙惹祸上身还中了一镖。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头还有点晕,除了受伤的右臂麻木疼痛之外,其他地方也还好,起码她还能下地。

  男人咳嗽的声音从外间传来,咳的貌似还挺厉害。

  方白下床走到门口,挑开那道门帘,她便看到坐在灯下的那个人。

  只是一个背影,披着一件月白的大氅,墨发垂在肩上,因为咳嗽的缘故他的背一直在颤动。

  “你醒了。”他头也没回,声音略带沙哑的疲惫。

  “嗯。”方白应了一声走上前去。

  慕容遥将手上的狼毫笔放下,合上手里的一本薄册,方白赫然看到上面写着账本两个字。

  遍观房内陈设,她猜不出这是个什么地方。

  “这是哪里?”

  “我救了你,没有一句感谢?”

  方白踱步到窗边,看着窗外明月高悬曲径通幽,若无其事道“谢谢。”

  慕容遥似乎是想笑,但却发出一阵咳嗽“不必言谢,毕竟你受伤还是因为我。”

  “我只是随口说说,其实我心里并不打算谢你。”方白又道“我们还在嘉杭?”

  “这里是嘉杭的江南茶社,你受伤了,先在此处休养几天吧。”

  方白看看桌上堆放的账本以及茶社的一些文案,再联想到慕容山庄在江湖上的势力,就不难猜到这茶社和这位二公子是什么关系了。

继续阅读:第24章 我保护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