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梦里梦外
枕言2019-07-26 03:122,290

  “她不能跟你回去了。”

  洛紫荷看方白情况似乎也不容乐观,“你要救她?”

  慕容遥没有正面回答,只道“说起来,还是我让她身中此毒。”

  “师兄也不必自责,杀手赚的就是刀尖上的银子,若真无法施救,到时候赔揽月楼一笔钱款吧。”

  “我知道,不过,你带莫良宵回潮州,是打算真的要杀了那人?”

  这个人不是指别人,正是洛紫荷的夫君——黄旭,黄家的独子,与她成亲两年的夫君。

  听慕容遥问起来,她眉眼微微垂了下来,挡住眸中神色“我不想再走我母亲的旧路,前几日我还遭了德兴水寨的埋伏,这出来一趟也危机四伏,可见他对我早已起了杀心。”

  “你怎知包括德兴水寨以及其他人在内,都是他指派前来?”

  女子眸光大睁看着面前之人“不是他还能是谁?我到京城给老夫人采办寿礼,在京中遭了埋伏,回来的路上也险丢性命,试问,除了他之外,还会有谁想要我性命?”

  慕容遥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昏迷的女子,对她道“此事我会逐人去查,你先回潮州再说。”

  洛紫荷慢慢平复下激动的心情,点头应了下来,“师兄路上也要小心,你的行迹已经在江湖上暴露,有人对慕容山庄讳莫如深,想在武林大会之前对你下手,让你无法竞争武林盟主的不在少数。”

  “不必为我担心,他们只道慕容二公子是个病秧子,若要真交起手来,胜负也难说。”

  洛紫荷微微有些嗔怒“虽说你武功不弱,但毕竟身体要紧,以后能不对面交锋就尽量避免吧。”

  “你这话说了多次了。”

  女子又有些懊恼,只得作罢,辞别了慕容遥转而带着女寅回客栈了。

  这边慕容遥一声轻哨,听闻马蹄声渐近,不一会就到了巷口,却是一匹通体红棕的汗血宝马。

  公子如玉,怀抱一女子跨过一片尸体,飞身跃上了汗血宝马,手上缰绳一抖,马儿已经飞驰离去。

  方白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穿着绫罗绸缎,戴着珠宝钗环。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穿的好像一个端庄温雅的少妇,她坐在那里一直想,为什么自己要穿成这样,不过她本就不是一个美女,光鲜亮丽只会让她越发觉得自己是个稻草人,和周围的一切的格格不入。

  周围有什么?

  丝竹悦耳,觥筹交错,舞姬翩然,长袖善舞。

  她扭头,看到一人手指修长捏着一只翠玉的酒盅,酒盅之内,红色的酒水在烛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她又抬头,看到男人面如冠玉好不风流倜傥。

  “恒哥哥……”方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抬手,一巴掌贴在了他的脸颊上。

  容王眸中带笑,从满桌珍馐之中夹了块白色的鱼肉,送到方白面前,她一口咬住大嚼特嚼,自幼在塞北长大,海鲜对她来说是上等美味。

  她一边吃鱼肉手掌一边在他脸上摩挲,故意将手心和虎口的硬茧往他柔软的皮肤上蹭。

  “冉儿,你还要吃什么。”

  方冉脸色有些茫然“还要吃鱼。”

  “笑一个再给你吃。”

  为什么要笑?她觉得心底非常悲伤,今天的恒哥哥好像有点不对劲,这三年来,她看着这个和自己亲切玩笑的恒哥哥变成了漠然绝情的容王,怎么还会对她说出这类似调情的话。

  “我的冉儿……”低低一叹,声音轻的她几乎没有听清。

  容王一只手的指尖轻轻戳了戳她的嘴角“本王有多久没看到这一对笑涡了。”

  方白愣愣将手收了回来,在桌案前坐好。

  “哈哈哈,容王好福气啊,听说京中的才女佳人都尽数被你纳入府中了啊。”

  不用看方白也知道说话的是谁,此人正是当今含芸公主的驸马爷——丁尚杰。

  丁尚杰其人出身官宦世家,不学无术,丁父在朝为官想尽办法要为儿子谋一条生路,奈何他文不能书武不能打,在新朝伊始百废待兴之际,要想让他出人头地也唯有靠裙带关系了。

  也不枉丁父筹谋一场,促进了儿子与公主的婚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方白对这个人不熟,之所以听到他的声音就认出他完全是因为上次在容王府的时候,这个丁尚杰对着她言语轻薄,她兀自生了好一会的闷气。

  丁尚杰是容王在朝廷中拉拢的对象,所以她也不能回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开他。

  方白起身,对容王道“我先出去走走。”

  这是驸马府的酒宴,众人正酣,无人会去管一个突然离席的女眷,然而驸马丁尚杰似乎并不打算放过方白。

  “容王啊容王,你连一个女人都管不好,将来何谈……”他压低声音,笑中带着狡黠“何谈治理天下啊。”

  容王眸中笑意不减,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案“不敢,不敢,驸马言重了,男人之间说话,女人本就该避讳。”

  他虽是反击,但也不动声色的回避了驸马的大话,也好不落人话柄。

  丁尚杰似乎喝了不少的酒,晃晃悠悠的就靠了过来,一把攥住方白的手腕,将她拉着重新在桌案前坐下,方白想要挣扎,但一想到这一位小祖宗不仅是容王不敢得罪的人,还是他要拉拢的势力,便也不动了。

  如果自己惹他不高兴了,恒哥哥会很为难吧?

  赵奕恒脸上笑容依旧,这层笑是他的保护色,让他不至于将自己的真实情感暴露出来。

  “嘿嘿,容王,你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小美人,不知怎么的,我越看越觉得她有味啊,比那些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不知道强多少倍。”

  “冉儿是我当年游历在外时遇到的,本王与她两情相悦,但因她出生微贱,却也只能封个夫人罢了。”

  是的,当年那些宫闱秘闻造成的结果不是赵奕恒被逐出封地,而是容王游历在外。

  驸马嘿嘿笑了笑,借着酒劲往方白身边靠了靠“容王啊,你说我是不是中毒了,自上次见过这小美人儿我就念念不忘啊,回来找了几个野性十足的胡族姑娘也是比不上她。”

  方冉身体往后靠了靠,避开男人酒气喧天的呼吸。

  他真的醉了吗,不,他其实根本没醉,只有装醉的人才会耍酒疯。

  赵奕恒看着方冉,看她一脸厌恶,似笑未笑问道“驸马若是喜欢冉儿,本王可以割爱。”

继续阅读:第22章 勾引驸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