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追风夺命
枕言2019-07-26 03:122,301

  “楼主,这揽月楼是许进不许出的。”

  “可他情况特殊,既在武学上不能有什么造诣,留在这里也是多一张嘴吃饭,我们岂不也得不偿失?”

  追风听方白说完,连连点头道“那是,那是,还是楼主思虑周全。”

  方白刚要点头,却觉得一股压迫力直面而来,她微微一侧身子,就觉鬓发被一股劲风带起来几根,耳边接连出现‘倏’的一声和‘咕咚’一声。

  她扭头去看,只见方才跪在地上的弟子已经四脚朝天躺在地上了。

  方白快步上前,众人给她让开一条道来,她走到那弟子面前,惊骇的发现他的喉管已被一枚星形飞镖切破,且半入颈骨。

  她将那枚飞镖拔了下来,却是精钢所制。

  “楼主啊,别弄脏了手。”追风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从方白手上接过那枚飞镖,用衣袖擦干净血迹,不顾方白惊骇的眼神,继而收到怀中。

  ***

  从密道出来后,方白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难道身边的这个男人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追风夺命镖’?

  追风似乎看出她的疑问,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让楼主见笑了,楼主也不要见怪,但凡能进到揽月楼来的,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楼中的秘事,岂能再随便放走呢?”

  他杀人,在方白的意料之中,没什么好追究的,她好奇的不过是他的身份“传说江湖上有一位例不虚发的‘追风夺命镖’说的可是你?”

  “属下使的确实是飞镖,至今也确实未曾失手过。”

  他这是在自谦,并没有当面承认,饶是方白无知,这敬佩之情也油然而生“能做到从不失手,确实不简单,一定吃过不少苦头才练到今日成果的吧?”

  “哪里哪里,只不过这飞镖做工极其复杂,若是失手就难免可惜,可通常杀人之后也不能回头去捡兵器,所以属下就尽量做到不失手。”

  方白忍俊不禁,觉得这个追风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上楼去,还未登上三楼,就见一男子从楼上旋身而下,一身紫衣,花纹张扬,多少有些扎眼。

  莫良宵在方白面前站定,一把将手上的披风扔进她的怀中“跟小爷出来一趟,我有话问你。”

  方白把披风搭在胳膊上,径自上楼“我累了,不想出去。”

  莫良宵一愣,哑然失语,看看追风又看看方白,显然对于她不给自己的面子极其恼火,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往外拉“你敢不去?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揽月楼,小爷说出去的话还有收回来的道理吗!”

  方白反手一扭,反倒让对方措手不及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追风干咳一声忍了笑将头扭到一边,想避开这狼狈的一幕。

  莫良宵的火气登时就窜了上来,他再伸手去抓这人,动作迅疾如电,谁曾想方白这下连躲都没躲,让他顺利抓了个正着。

  莫良宵显然又是一愣,这个女人下一步打算做什么,他永远不知道,这下他攥着她的手腕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方白道“不出去了吗?”

  “出去。”男人星眸一瞪,将她的手猛一甩开,大步向楼下走去“跟过来!”

  他背影多少有些桀骜,不过还是个冲动鲁莽的年轻人罢了,方白嘴角翘起微微一笑,冲追风点点头,随之向楼下而去。

  追风默默擦了把冷汗,“这个楼主说不定还真能管治的了少主……”

  揽月楼依沉霜江而建,前河后山,以船渡江却没有桥,用风水先生的眼光来看,无疑是条死路,然而这揽月楼做的就是取人性命的勾当,人杀的多了,再避讳这些生死的说法,未免就有点自欺欺人。

  “拜见少主!楼主……”守在门口的弟子先是痛快的叫了一句少主,看到方白后,这一声楼主反而叫的有些迟疑了。

  方白不以为意,与莫良宵前后出了楼,楼外还有亭台别院,依据山势盘踞而建。

  恰值秋汛,江水奔腾,两岸盛开的蓝色佛相花在狂风中起舞。

  天色一碧如洗,除了这条横亘在眼前的大江,揽月楼矗立天地之间,天苍野茫,幽澜玄静,显得有几分寂寥,。

  方白抖开披风披在肩上,跟着莫良宵向江边走去。

  奔涌的江水一片浑浊,好在昨夜并没有今日的湍急迅猛,否则方白哪还有活命的机会。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一个身着紫衣,一个白色中衣,罩一件黑底绣绯色蔷薇的披风。

  走在前面的莫良宵忽然止步,方白也不动声色的与他拉开一段距离,避免自己撞上他。

  “过来,你躲什么啊,小爷问你,主上可有什么交代你的。”

  交代?

  “不记得了。”她说的是实话。

  江风吹的前面男子衣发飞扬,她只得往他身边站了站,好不让他的乱发挡了自己的视线。

  “主上可有说为何让你做楼主?”

  方白道“通常这种情况下,你不是应该先问我的来历吗。”

  莫良宵侧头看她,唇角翘起,颇有几分自负道“小爷怎会连你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你也未免太小瞧我揽月楼了。”

  方白的脸色白了白,她在心底忍不住发出一声自嘲。

  新生?就算换了个名字,换了个身份,和过去,她还是无法脱离。

  “如果你想做楼主,我可以让给你,以你在楼中威望,主上应该不会反对。”

  “小爷若想做这楼主如何还会轮得到你?你昨晚就该死在江中了。”男人双手环胸,看着面前奔涌的江河,言语颇有几分猖狂。

  方白伸了个懒腰,被这样的凉风吹拂,好似也能将心中积郁吹散一样“那你叫我出来,就是想要挖苦讽刺我?”

  莫良宵蹙眉“你想多了,我只是好奇你有没有见过主上。”

  方白打了半个哈欠的嘴一僵,慢慢合上,“我去过停风谷,也去过主上所在的庄园,但我并未见到他。”

  她说的是实话,自从她‘活’过来后就一直住在停风谷,直到恢复如初,有人给她传了一道密令,让她接手揽月楼,成为这里新的楼主。

  她当时不以为意,总觉得是有人在和她开什么玩笑,她从拿剑的那一年起,除了保护容王,已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还会做什么,这个楼主她一点也不想做。

  所以当时她就回复说,“要杀要剐随你们高兴,这个楼主我是不会做的。”

继续阅读:第6章 主上之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