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招惹是非
枕言2019-07-26 03:012,228

  莫良宵坐在她对面,看她吃的不亦乐乎有些忍俊不禁“小爷还在想容王为什么要杀了你,敢情是你太能吃,把容王府吃穷了吧。”

  方白喝酒的动作一停,白了莫良宵一眼“休得胡说!毁了本楼主的一世英明!”

  莫良宵见状又追问道“你知道吗,江湖上有一句至理名言。”

  “什么?”

  “空玄派的嘴,慕容山庄的腿!”

  方白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嘴角漾起一对笑涡,似乎能活活把人溺死,一个不怎么起眼的丫头,却偏偏有这样一对造物者的恩宠,莫良宵不得不说,这丫头其实也有可取之处。

  “你还别不信,小爷在江湖多少年了,你初出江湖才几天,多年来慕容山庄不仅连任盟主一职,更是为武林豪杰输送了一大批的神兵利器,方才的太极刀是出自慕容山庄,你我的佩剑也是出自慕容山庄,他们打着黄家票号的幌子,以江南茶社掩护,将兵器送到了大江南北,这就是慕容山庄的腿,说的就是他们长袖善舞涉猎各国。”

  方白又道“那空玄派的嘴呢?难道是能吃?”

  “说起这空玄派,也不知是因为他们派中弟子人数众多,还是因为都是男人的缘故,但凡被他们知道的消息,不出片刻就能通过他们的嘴传遍江湖。”

  方白嚼着嘴里的糕点看着他道“这桂花糕很香,你要不要试试?”

  莫良宵道“小爷在这里苦口婆心,你怎么就知道吃?”

  方白讪讪将手上的糕点放下“那你说吧,我认真听。”

  莫良宵语塞,真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把她丢到沉霜江淹死“现在恐怕整个江湖都已经知道你的轻功了。”

  “会轻功的又不止我一个,你不也会。”

  “可你的轻功最像前朝盗圣的飞鸿渡。”

  方白呵呵干笑两声“他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刚才还说什么潮州码头的那位姑娘,你没听到?”

  莫良宵想起那日在潮州码头接她的场景,她就像是九天玄女降临,脚踏飞燕御风而来,天蓝水碧佳人如斯,美不胜收。

  “你故意的?”

  和她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这个方白从来不是一个蠢人,没必要去招惹这些不必要的是非。

  方白埋头吃糕“一开始我就和你说让你随追风回揽月楼,你偏不听,你现在要走还来得及。”

  莫良宵明白了,她要到潮州杀人是假,她其实早就在盘算用这位黄老夫人的寿宴达到自己的目的。

  江湖上人人都知前朝盗圣身怀绝技飞鸿渡,人人都知道盗圣萧牧手上有一份前朝东厂的藏宝图,十多年前,多少人为了这份藏宝图下了江湖追杀令,想要除了萧牧私吞藏宝图,萧牧死于非命,有人说是死在朝廷手上,有人说是死在江湖豪杰手上。

  至于真相到底如何,那毕竟已经过去十多年了,现今还记得萧牧名字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你是盗圣什么人?”

  方白道“我的轻功是我爹教的。”

  莫良宵眼角一跳,惊骇看着她道“你,是他女儿?”

  方白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的,她在强迫自己咽下去,却怎么也咽不下去,只能呜呜说道“我只有一个爹,那就是我义父。”

  她是被方兴业救回去的,方兴业带她回了塞北,向她承诺,给她一个没有杀戮没有恩怨的人生,所以她跟了容王赵奕恒,所以她嫁给了赵奕恒,所以她成为了侯门深府里的一位皇族贵妾,将来也许会入宫,也许会成为皇妃,也许还有机会成为皇后,成为太子的母亲。

  每每深夜她也会做着任何一个侯门女子都会做的梦,她也会安慰自己,恒哥哥说了,她只是年纪太小,等她再大一点,她就可以为他生孩子了……

  “噎着了?”莫良宵惊慌失措的表情在她面前放大,手忙脚乱的倒了一碗米酒要往她嘴里灌,待看到她嘴里塞的满满的不禁怒道“赶紧吐出来,吃不下还吃!”

  一边说就一边对着她的后背猛拍了一巴掌,这一拍不要紧,直接让方白嘴里的东西吐了他一头一脸。

  莫良宵顿时就傻愣在了那里,看着一身的糕点渣滓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他是做了什么孽,摊上这样一个楼主。

  方白干咳了好几声,终于舒服了点,眼角还犹自带着泪痕,后来莫良宵提起她今日的窘境,笑话她是思及往事伤春悲秋才哭到哽咽,她偏要说自己只是被噎的难受才哭的。

  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此时二人都没空去深究。

  莫良宵嫌恶的抖抖身上的点心,看她好像一只被吓到的小猫一样小心翼翼的喝着米酒,不时拿眼瞄自己,真是再有火气也不想发作了。

  这一天白白在街上耗光了时间,自知道了方白的身世莫良宵哪还有心思去买东西,早早带她回了黄府,叮嘱道“不管你想做什么,有小爷在你就老老实实呆着,若你出了什么差池,小爷可真就没办法和主上交代了,待明日黄老夫人寿宴结束,我们的事也结束后,便赶紧启程回揽月楼,听到了吗!”

  方白因为在街上的事情还觉得有些对不住他“听到了。”

  “以后不到逃命的时候不要轻易露出你的轻功,听到了吗?”

  “听到了,我娘也是这么说的。”

  莫良宵又道“若有人认出你的功身法,问你师从何处你可别傻乎乎的就实话实说。”

  方白道“若你宣扬出去我求之不得,其实……我只是觉得你是可靠之人才告诉你的。”

  后者一听又有些飘飘然了“那是,做我们这行,守口如瓶是最起码的操守道德,不行,以后遇到和小爷一样可靠的人你也不能说!听到了吗!”

  方白又是用力点点头道“听到了。”

  这个丫头总能给他莫名其妙的惊喜,平时看她惫懒无赖惯了,第一次听她用这样乖巧的语气和自己对话,莫良宵还真有些不习惯,忍不住就伸出手去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真乖……啊!!放口!放口!”

  方白讪讪松口,看着他手背上的一排白花花的牙印有些不太好意思“我本以为你能躲开……”

  莫良宵终于相信了,这个丫头果然来自塞北,嘴里长着一口北方雪狼的利齿!

继续阅读:第42章 黄府寿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