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之子于归
枕言2019-07-26 03:012,246

  这个从小到大都不按常理做事的男子,想来又想到了什么花招,想在她离开之前好好的奚落奚落她。

  “紫荷!”

  这个她在梦里最喜欢听到的声音,现今又在唤着她的名字。

  洛紫荷道“黄少爷,还有什么事情吗。”

  黄旭往马车前一站,“你不能走,本少爷决定了,不想休你了!”

  洛紫荷的手指缓缓收紧,撩开车帘看着他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离开黄家了,你还想做什么,你还打算继续折磨我?”

  “我愿用余生来弥补我过去曾给你带来的伤害,你可愿跟我回去?”

  今朝红枫又细雨,与君一别追到此。

  洛紫荷手指缓缓收紧,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说不定自己穷其一生也不会知道,好不容易狠下心肠走到了这一步,好不容易能够让自己彻底远离他的世界……

  “我不会再回去了,黄少爷请回吧,还有,以后我不是黄家的少奶奶了。”

  “少奶奶……”女寅看着她,心中有些说不出的难受“不管少奶奶去哪里,奴婢都会陪着您。”

  洛紫荷回以女寅一个笑,将手上的车帘放下,端坐在马车之内“让车夫上路吧。”

  “是。”

  女寅刚从马车上下去,就有一人拂了车帘冲了进来,却是满脸怒色的黄家少爷黄旭。

  秋雨淅沥好似一层薄雾沾染在他的发上,肩上,这细细雨丝让一向衣着严谨的他看上去有些狼狈。

  “你就这么想要离开?”

  洛紫荷偏过头去不看他“是。”

  “因为我?因为我赶过你?”

  她没有说话,似乎是想狠下心来决计一句话也不多说。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知你恨我,厌我,所以希望你离开我,去找能让你快乐的人,去做能让你高兴的事,然而我并不知道,原来,原来你心里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他说着已经激动的伸手,双手紧紧握住她的削肩,眸中满是惊疑不定的喜色“告诉我,你和我喜欢你一样,也是一直喜欢我的。”

  洛紫荷心底大震,甚至在一度怀疑,这个男人是愚弄她,就算是在梦中,这个人也不会对自己亲口说出这番话来。

  “少昆……”

  “你愿意跟我回去了?”

  洛紫荷缓缓摇头“我不想再再重走一遍过去,所以我不能回去,你放过我吧。”

  黄旭脸色登时一变,“你还是要走?”

  “嗯。”

  “好,”他松开钳制她肩膀的手道“你走吧,既然你要走又何必假惺惺的给我未来的娘子写什么信?你不是说我浅眠易醒吗?我怎么知道你信里安神汤的配方不是毒药?”

  洛紫荷垂下长睫,冷然一笑,这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黄旭“随你。”

  “你不是说我喝酒喝多了肠胃不适吗?有李大夫在,我就算喝死,他也能把我救活。”

  洛紫荷道“是药三分毒,除非你想死的更早。”

  “那又与你何干,你不用担心自己做寡妇了是吧?”黄旭说着,嘴角带着轻佻的笑,还要伸手却捏她的下巴却被她扭头避开。

  “我在信中也写了一味补汤给你养胃,随便一个丫鬟都能做出来。”

  “我要你亲手熬了给我喝,”他嘴角一翘笑容之中透露出几分纨绔的不羁,他靠近洛紫荷道“你不仅要自己熬,还要自己喝,你喝了没事我才能喝!”

  洛紫荷柳眉一横,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放大的一张脸,忍不住想要往后缩去“你不要欺人太甚。”

  “本少爷,欺的就是你,以前欺你,这一辈子注定就是你了。”

  男人话音未落就一把抄了洛紫荷的后脑,不准她肆意躲闪,将自己的唇瓣抵上她的,瞬间便觉得,这个人好似花间雨露,真是恨不得将自己溺死在她这唇齿之间。

  洛紫荷却是心如擂鼓,仓皇间想要躲闪,然而这纨绔子弟乃花间老手,又岂是容她随意摆脱的,身子一压就将她抵在这马车壁上,缠绵未尽却是食髓知味。

  洛紫荷觉得自己的手被他抬了起来,让她不得不环着这个男人的腰身,好让两人更加亲密无间来加深这个吻。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惜君不知。

  现今知道了,那许是今生都逃不脱了,若能得比翼齐飞,谁又愿此生颠沛流离。

  寒潭映白月,秋雨上青苔。

  这秋日里的一场细雨迷蒙了整个江南,远处黑瓦白墙曲水小桥,近处老树枯枝,一池残荷。

  身着一件黑色的长衣,他几乎要与这霏霏江南融为一体,因为天色昏暗的缘故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却能听得见他鼻息中重重一哼。

  一个身影猛的出现在这人身后,二话不说便单膝跪了下去。

  黑衣人负手道“我现今来了潮州了,你所说的萧牧传人在哪?”

  单膝跪地的人暗暗咬牙道“若非德兴水寨那两个人搀和进来,我们又怎么会错把洛紫荷当成萧牧的传人!”

  黑衣人道“哦?这么说,这世上还真有萧牧的传人?”

  “正是,否则在下又怎敢邀大人来潮州。”

  “那现在,人呢?”

  跪在地上的男子一时语塞,踌躇半晌答道“跑了。”

  “跑了?”男人似乎听到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我千里迢迢到了潮州,你却告诉我,跑了?跑了!?”

  “但是,但是在下已经知道谁才是萧牧真正的传人了。”

  “你还有理?我来的这一路上,全是有关盗圣传人的说法,不仅你知道,整个江湖也都已经知道了!”

  “大人,大人能否再给我一点时间……”

  “好啊,给你时间也行,不过这一次我要亲自来做,我已经彻底受够了你们磨磨蹭蹭的做派!”

  “您,您要留下?”

  “不行吗?”

  地上跪着的人咬牙擦了一把冷汗道“行……日后,空玄派上下,全听您的差遣!”

  秋风乍起,吹皱一池死水,那枯败的残叶沾染着绵绵细雨如水墨泼就,黑衣男子却缓缓攥紧了手心,他说“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回空玄派等我消息。”

  这音色不同于方才的狠厉,倒是有几分惆怅的叹息,反更叫那跪在地上的人更加谨慎起来,低低应了一个是字,腾身而去。

继续阅读:第50章 飞鸿难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雨剑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