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曲轮回
一寸相思2019-11-29 16:282,269

  温书墨沉吟片刻,莞尔道,“不错,此曲是我偶然观桃园中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情景所制成,乃是我的毕生心血凝结。先前从未有人听过此曲,这,还是它被我作出之后,第一次一现尘寰。”

  “绯叶当真是获益匪浅。”她轻扬唇角,梨涡浅浅,迭地脑中闪过一道亮光,“三日后便是牡丹宴,先生可想过在此一展身手?”

  “未曾。温某如今不过是一介教书夫子,不敢参与此等盛会。”温书墨笑容中几分无奈。

  林绯叶抬起头,两道殷切的视线注视着他,一眨不眨,聚精凝神。而此刻,她的心思却是如电般飞转。

  她信任的人并不多,在这府中独独只有爹娘与绿衣,而面前这个男子,于她而言如同知音,她,能够放心地将飞泉琴交给温书墨吗?

  她捏紧了拳,声音清亮,“温先生,我能够信任你吗?”

  这一刻,林绯叶是在做一场豪赌。

  以温书墨的人品为赌注,赌注便是她最爱的飞泉琴。

  若赢,则她将在牡丹宴上大放光彩;若输,则让林雪儿出尽风头。

  不过,她会输吗?

  林绯叶将视线挪向白衣如画的温书墨,黑白分明的眼中闪烁着执著的光彩。

  男子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俱是沉醉在对方的眼神之中。

  半晌,他轻轻颔首,“若是小姐愿与我交心,温某自然是却之不恭。”

  “好。那我便将这架飞泉琴托付给先生。”林绯叶起身,将那架飞泉琴抱于怀中,弧度优美的琴身让她眼中掠过一抹眷恋。

  飞泉琴伴她多年,自她十岁学琴伊始,人与琴就已在不知不觉中融为一体。被人暗中毁坏,她心中无疑是十足疼惜,如今有机会能够让琴免受夭折之苦,她自然是再乐意不过。

  “小姐这是……?”温书墨略一惊异。他平时传授林绯叶琴艺时,她都对这架琴呵护备至,今日竟将这琴交于他?

  林绯叶苦涩一笑,“飞泉琴乃是我最心爱的琴,因此在府中也会招人嫉恨许多,牡丹宴近在咫尺。所以在这接下来的三日中,或许会有人蓄意毁坏这琴。我今日将琴授予先生,还望先生在牡丹宴上将此琴带来给我。”

  她躬身施了一礼,“绯叶在此拜谢先生了。”

  温书墨的神色郑重了几分,缓声应诺,“好。”

  林绯叶这才松了口气。她转身将一架最普通不过的瑶琴放入飞泉琴原本所在之处,眼中掠过一抹光亮。

  她直觉认为凭借林雪儿的谨慎性格,将会派府中的下人前来割断琴弦,而她的飞泉琴由于备受喜爱,所以一直都是放置在琴室内的最里间。普通的丫鬟仆役,从未见过飞泉琴,又怎能识别出琴的好坏?

  也唯有这样,才能够不打草惊蛇,让林雪儿误以为飞泉琴已坏。

  而她林绯叶,将会携着真正的精美飞泉琴,在牡丹宴上大放光彩!对于自己的琴艺,她向来是信心十足。

  温书墨微微一笑,淡雅如风,“还望小姐,在这牡丹宴上技惊四座。”

  林绯叶含笑点头,随即施礼道,“既是欣赏过了先生的倾情一曲,又如愿以偿将飞泉琴托付给了先生,那我便先行退下了。”

  “甚好。”温书墨以温和的视线注视着她转身离去。清雅如莲的男子,依旧款款而坐,如同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踏出琴室,天色渐亮,已是黎明,晨曦的朦胧微光笼罩着这片大地,晨风挟来丝丝缕缕的清凉,天空更是蓝得如同一汪碧玉。

  绿衣在门外早已静候多时,此时连忙迎上来,迈着碎步跟在她身后,“主子这又是想要去何处?”

  林绯叶眼神微凝,“娘亲的房中。”

  “大夫人知道主子这般有孝心,心中定会欢喜的。平日里都是二小姐去大夫人那儿一表孝心,老爷还为此夸过她不少次呢。”绿衣落后于她半步,口中不断地碎碎念着。

  听见‘二小姐’三字,林绯叶的眼神一下便冷却了下来。

  的确,昔日林雪儿常去娘亲那里,也让她觉得这个妹妹极其孝顺,心中对她更添几分好感。如今想来却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虚与委蛇,惺惺作态,委实是虚伪到了极点!

  她嫁去摄政王府不足一月,娘亲就被林雪儿与那个同样蛇蝎心肠的烟姨娘,这一对母女,硬生生用阴谋算计将娘亲毒死,对外说是抱病身亡,让她哭得肝肠寸断,好不伤心。

  娘亲的身体素来硬朗,却在她嫁入王府一夜后骤然暴毙,她当时却未曾料到这其中的重重疑点,想来定然是林雪儿母女又施了什么恶毒手段!

  林绯叶回忆起往昔种种,愈发察觉出林雪儿与烟姨娘的可恨之处,银牙紧咬,恨意难平。

  她冷下了眼神,随即快步向着长乐院而去。

  长乐院,乃是府中大夫人薛氏的宅院,并无金碧辉煌作饰,远远观去异常古朴大气,假山流水,萋萋芳草,应有尽有,充斥着一股古色古香的氛围。

  故地重游,亦让林绯叶心中升起几分感慨。

  甫一进院,传入耳中的便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少女娇柔的嗓音与妇人温和的声音交织在一处。

  林绯叶喉头一梗,仿佛被一只大掌扼住了咽喉,墨眸一瞬间睁得极大,眸中交替闪烁着欣喜与仇恨的光彩。

  喜的是娘亲安然无恙;恨的却是这道娇娇柔柔的少女声音,正是来自林雪儿!这个前世让她饱受磨难的女子,如今却笑得这般开怀,让她怎能不恨?

  这一刻,林绯叶心头真切地笼上一股仇恨,她多想当场便持起锋锐的刀子,狠狠戳进林雪儿的胸膛,以报夺夫之仇,杀子之恨。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平复自己此刻起伏的心情。

  林雪儿这时候不能死!

  她怎能如此轻松地死去?

  如果不让她倍感痛苦,又怎能对得起自己前世的惨死?

  林绯叶一步一步,步向院中,只是她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温度,只余凉薄与冷漠。

  “大小姐来了!”柳妈眼尖地瞧见她,顿时便眉开眼笑地喊出声来。

  “叶儿!”

  “姐姐!”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温和宽仁的妇人端坐于座椅上,眉眼含笑;俏生生的林雪儿立在她身侧,亦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