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侯府疑云
一寸相思2019-11-29 16:302,289

  你也懂得姐妹没有隔夜仇?

  你刻意挑拨,让王爷误会我已是失贞的不洁之人,更是横加挑拨,最后让我刚出生的孩儿惨死!

  如今,你居然还胆敢在我面前提起‘姐妹没有隔夜仇’?

  若是没有深仇大恨,你又为何害我至深!

  林绯叶鼻中溢出一声冷笑,“你虽是我的妹妹不假,但却连一辆马车都要与我处处争抢,这又算得上什么好姐妹!”

  林雪儿见状,心中大急。

  难道她就非要坐上黑漆漆的马车过去吗?那般丢人现眼!她脸皮虽厚,却也难以承受众贵女投来的异样眼神。

  她环视一圈,此刻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都被林府门前发生的这一幕吸引了视线,不断有好事的长舌妇人在四周窃窃私语。

  林雪儿眼眸流转,泫然欲泣道,“姐姐!你这莫不是存心想要给我难堪,让我无缘广阳侯夫人的牡丹宴,好叫你一个人大出风头?”

  林绯叶端坐在马车之中,却仍能听见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妇人,此刻正在止不住地同情着林雪儿。

  的确,一朵娇花般的小姑娘,如果不是前世的惨痛教训历历在目,她也会对林雪儿生出怜惜之情。

  只是此刻的她,心中只有凌虐林雪儿的冲动。

  无论前世今生,林雪儿都格外擅长操控舆论,让这些流言如她所愿般发展,林绯叶过去不曾在意这些坊间谣言,但这一次,她绝不会让林雪儿得逞!更不会让她林家大小姐与善妒的名声挂钩。

  林绯叶定了定心神,神色从容,冲着马车的窗外露出一个典雅大方的笑容,缓声道,“第一,我自然不会因为嫉妒你而不让你去参加牡丹宴,因为,我有自信,在不动用任何阴谋手段的情况下,光明正大地赢过你!”

  “其二,此车乃是我娘的嫁妆之一,而你身为妾室之女,却想要坐上我娘亲的车,这岂不是贻笑大方。”

  “最后……休要试图通过坊间传言来中伤我,相信大家的眼睛都是清明雪亮的,不会因为你矫揉的作态而被你蒙蔽。”

  林绯叶镇定自若地道出这一长串话,掷地有声,字字锥心,让林雪儿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也忘却了伪装成娇弱的白莲花,对着林绯叶怒目而视,一双杏眸中充溢着怒火。

  林绯叶唇边勾起一抹嘲讽,随即素手放下了暗花帘子,将一切尽数隔绝在窗外。转脸对着车夫娇喝一声,“不必再管了,启程去广阳侯府吧,为了这样的闲杂人等而耽搁了正事,那可是你承担不起的责任。”

  两匹皮毛油光发亮的骏马,带着马车乘风而去,溅起的尘土让一旁的林雪儿遭了秧,只得连连躲闪,眼中恨意澎湃。

  她堂堂的林府小姐,居然被称为‘闲杂人等’?林绯叶,你现在就尽管嚣张去吧,等到发现飞泉琴琴弦尽断的惨状后,我看你能否依旧如现在这般笑颜如花!

  远远驶去的翠盖珠缨八宝车中,林绯叶倚在座上,素手执书卷,一张雪白娇嫩的容颜上,隐隐显出几许怅然之色,握住书卷的手指隐隐发白。

  无论前世今生,牡丹宴于她而言都意义重大。

  在今日,她将会再度遇见那令她魂牵梦萦的男子。

  林绯叶合上书卷,似是梦呓般呢喃,“我能对林雪儿恨之入骨,却独独无法对你硬起心肠。”

  段傲阳。

  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似是她命中注定的劫,躲不过,避不开。

  唯有与其,生生世世,爱恨纠葛,至死方休。

  林绯叶阖上眼,抑去眸中几欲夺眶而出的晶莹。只是她原本平静无澜的心,却被这骤然出现的男子,搅乱了一池春水,再难平复心绪。

  不知过去了多久,她再度睁开眼,只是这一次,那一双水光潋滟的眸中,投射出的却是无比坚定的光彩。

  上苍既然赐予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那么一切都有机会从头来过,没有了林雪儿处心积虑的挑拨,她与段傲阳之间,绝不会再重演上一世的悲剧!

  只是此刻的林绯叶尚且懵懂无知,这一刻的覆手抉择,将会在之后带给她无数的欢笑,以及无尽的悲伤……

  “主子,广阳侯府就在前头了。”绿衣在马车外扬声道。

  林绯叶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原本满溢着恍惚与怅然的面孔上,此刻牵起一抹温婉大方的笑容。林府良好的教养让她始终都表现得温柔端庄,只是历经两世沧桑,饱饮世间冷暖炎凉,此刻她这张如花的笑靥下,早已不再是当初天真单纯的少女心思。

  伴随着骏马一声长嘶,马车在广阳侯府前缓缓停下,林绯叶掀起帘子向外步去,软底鸳鸯绣鞋迈进了侯府的正门中。

  广阳侯府一如记忆中般恢弘大气,琉璃作瓦,白砖筑墙。自有婢子引人去往府中的花园,沿途小桥流水,芳草如茵,看在眼中也是一番别样的幽静美景。

  “哟,这不是林家的大小姐吗?”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顿时便搅坏了林绯叶原本怡然的心境,她回眸望去,一张精致的俏脸映入眼帘,上好的贡缎包裹着纤细有致的娇躯,此刻正娉娉袅袅地向着她走来。

  看见这位老熟人,林绯叶眉尖轻蹙,不冷不热地道,“南宫小姐,果真是许久不见。”

  “哪里的话。”南宫毓欣掩唇轻笑,一对眼睛却像是淬了钩子般来回打量着林绯叶,“几日不见,林小姐似是出落得愈发漂亮了。”

  “怎比得南宫小姐的风韵。”林绯叶扯了扯唇角,心中对这些客套话嗤之以鼻。

  面前这位乃是当朝丞相之女,名为南宫毓欣。丞相权倾朝野,又经摄政王扶持,一时间风头几乎盖过了镇国大将军。

  南宫毓欣是丞相的爱女,而林绯叶则是当朝将军之女,自古以来文官武将之间便从未太平和睦,朝中也的确如此,丞相与大将军各成一派,两派针尖对麦芒,大有争锋之势。

  而这战火也蔓延到了小辈这一代,南宫毓欣素来看不惯林绯叶的做派,两人寸步不让,处处紧逼,几乎成了宿敌般的存在。

  若说这南宫毓欣片刻间转性了,要与她交好,林绯叶自然是半点都不相信。此刻她心中暗怀警惕,面色漠然。

  南宫毓欣遭到这般冷遇,面上的笑容微微一僵,转为盛气凌人的神色,“不知道林小姐今日要献上何等才艺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