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烟姨娘前来
一寸相思2019-11-29 16:052,243

  牡丹宴过后,如所有人所料,林绯叶的闺名,在一夕之间传遍了整个京城。上至皇室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听闻了这位奇女子奏琴引蝶的故事,顿时惊为天人,传为一段佳话。

  而正被所有人议论纷纷的林绯叶,此刻正悠然坐在闺阁之中,素手银针,如同穿花蝴蝶般绣出精美的纹样。

  “小姐,”隔着老远便听见绿衣的轻唤,接着便见她掀了帘子快步走进屋内,圆圆的脸蛋上带着几分欣喜,“又有人送帖子过来请小姐过去一叙了,这次是沈大儒士家的千金,邀请众多名门千金前去赋诗作画呢。”

  “推了。”林绯叶甚至未曾掀起眼帘,便淡淡地出声道,“沈大儒士一家虽然官职不高,但却傲气得很,对武将之女向来不待见,如今邀请我去赋诗作画,也不过是因为我那日风头尽出罢了。”

  她低垂着脑袋,一心一意地绣着手中的帕子。

  绿衣顿时垮下小脸,“小姐,自从上次牡丹宴之后,你便闭门不出,再也没踏出林府大门一步。”

  她幽怨地低喃道,“你总是不在人前亮相,可不是浪费了这样的天赐良机?万一大伙儿渐渐把你淡忘了怎么办……”

  林绯叶黛眉轻扬,朱唇微勾,“欲拒还迎,以进为退,这才是真正的上策。若是早早出去抛头露面,反倒是自跌身价。”

  绿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见她懵懂,林绯叶轻笑出声,低婉的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如若我没有记错的话,过几日便是外祖的六十寿辰了吧,届时亮相,既令人耳目一新,又显得格外孝顺恭谨。”

  这几日来整日刺绣读书,林绯叶的一双明眸也难免有些倦怠,倦倦放下手中的绣品步至窗前,眺望着窗外的浓浓夏景。

  夏花烂漫,落英缤纷,带着一丝燥热气息的风迎面而来,为她原本胜雪的肌肤蒙上一层薄红,即便不加妆粉修饰,她依旧美如画中人。

  林绯叶定定地盯着窗外的翠竹,美眸潋滟,水光荡漾,看似天真单纯的容颜上,笼罩着与年龄相不符的老成与从容。

  绿衣默默地立在一旁,垂着眼不敢直视面前如画般的女子,自打牡丹宴开始,小姐便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即便是她,也分不清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好是坏。

  小姐变得愈加聪慧伶俐,偶尔露出的眼神却充满了惆怅,午夜时分甚至还会因梦魇而惊醒。每每望着容颜绝美的小姐,她都会升起一股小姐即将迎风而逝的错觉。

  但,也只是错觉罢了。

  林绯叶眸中掠过一丝凌厉,“近日来,红袖可有何异动?”

  绿衣细细在脑中回忆了一番,这才锁紧了眉徐徐道,“约莫两日前,红袖自云烟院的方向回来,脸上带着极其显眼的巴掌印。但不管我怎么问她,她却是闭口不言,只是一个劲地哭。”

  林绯叶似是嘲讽一笑,“狗咬狗,一嘴毛。”

  “嗯?”绿衣瞪圆了眼,满脸疑惑。

  林绯叶抬手打了个呵欠,继而慵懒地笑道,“那一日红袖深夜出院,实则是去往琴室,受林雪儿的指使,去毁坏我的飞泉琴。”

  “啊?!”绿衣失声叫出来,粉脸涨得通红,几乎是咬着牙道,“红袖这个小蹄子,居然干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来……她对得起主子吗?”

  林绯叶伸手拭去打呵欠时眼边的一滴水珠,再睁眼时已是一片凛然,眸中冷意四溢,“各自为主罢了,她背地里认了林雪儿为主,我也怨不得她。只是她万没有料到,飞泉琴没有被毁,所以林雪儿才会震怒不已。红袖脸上的伤,想必便是她打的吧。”

  “主子真是神机妙算。”绿衣一脸信服。

  神机妙算?林绯叶苦笑,只觉凉薄。

  她不过是历经一世背叛,看人看事,愈发通透。

  林雪儿与红袖之间,到底不过是利益关系,如今红袖惨遭掌掴,实数咎由自取。林绯叶低低笑了一声,眼中没有半分怜惜的情绪。

  绿衣在她身侧搬了小板凳来坐下,口中忍不住问道,“既然红袖存了这般心思,主子还把她留在身边做什么?”

  留个奸细在身边,在她看来实在是太冒险不过,心中不由担心起主子的安危来。

  “奸细,若是用得好,其好处绝不亚于得力手下。”林绯叶虚眯起眸子望向远方,手指轻轻敲击着木桌。

  话中意味深长,绿衣愣了好半晌,这才讷讷道,“主子近来越发让奴婢看不懂了。只是这样倒也好,至少主子不会再被林雪儿那样矫揉造作的面目蒙蔽了。”

  小丫鬟欢天喜地的模样让林绯叶微微一笑。

  原来,林雪儿的作态已经这般明显了吗?

  只怪前世她太过愚蠢,未能勘破这女人的虚伪面具。

  但如今的她,再不会了!

  林绯叶继续以指轻扣桌面,有规律的清脆响声传入耳中,让她稍稍展眉,“父亲那儿可有消息传来?”

  记忆之中,父亲林茂泽领兵前去驻守北疆,至今已有三年未归。娘亲整日独守空房,怕是日日以泪洗面吧。

  与北疆的战役,早在三月前便已结束,以北疆臣服并每年进贡大批物资而落下帷幕,如此战果可谓是大捷,而父亲的归期却仍是迟迟未定,想必娘亲也难免挂怀。

  林绯叶心头跳了一跳,顺嘴便问出了口。

  “将军派人寄了书信回来,说寄信时已经到了杭州,若是乘船走海路,想必十日之内定会归来。”绿衣笑眯眯地答道。

  林绯叶淡淡颔首,这时屋外便有人通传一声,“烟姨娘携三小姐前来,可要让她们进来?”

  林绯叶眼瞳微微一缩,半晌冷冷一笑,“传。”

  “主子!”绿衣急急地唤道,“明知三小姐和红袖不安好心,还放她们进来做什么?”

  林绯叶撩了撩额间的碎发,端坐于黄铜镜前,望着镜中映出少女清丽脱俗的容貌,眸光微闪,笑意盈盈,“我倒要瞧瞧,她们能在我这兰香阁内,掀起多大的风浪。”

  她睨了绿衣一眼,吩咐道,“今日之事,即便你心中有多少怨恨多少鄙夷多少嘲讽,也要强忍住,休要在红袖面前表现出来。”

  莫要,打草惊蛇……

  绿衣赶忙低头应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