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孩子惨死
一寸相思2019-11-29 16:302,258

  “不!不!我的孩子!妾身冤枉啊!”林绯叶凄厉大叫,如泣如诉。

  数月怀胎,母子连心,这个孩子对她而言更是意义非凡,寄寓着她满满的幸福与憧憬。

  两个五大三粗的打手从林雪儿怀中接过小小的婴儿,孩子若有所察,竟是高声啼哭起来,每一声都像是利刃般刺痛着他母亲的心。

  林绯叶面色灰败,掀开锦被,踉踉跄跄地从床上跌落,也丝毫不顾自己腹间不断涌出的鲜血,竟是跪在地上,声声如啼地祈求道,“罪妇林绯叶自知有罪,但孩子无辜,还请王爷高抬贵手,饶过他吧!”

  其实她又何尝有什么罪过?但此时迫于形势,为了救下孩子,她不得不挺身而出,寄望于段傲阳能够看在她主动认罪的情况下,饶过孩子一条性命。

  见她终于伏地认罪,男子深邃的眼眸中,掠过一抹复杂叵测的神色,最后却是掷地有声,“皇家威严,凛然不可侵犯。这,便是你不忠的代价。”

  说罢,他便冷冷拂袖而去,只是那一抹离去的背影,颀长而又略显萧瑟。但他的每一步都迈得异常坚定,踏碎了林绯叶的心。

  屋外,重重的鞭挞声响起,婴儿原本高亢的凄啼哭喊,也变得愈发微弱,唯有小小的呜咽声传来,最后更是几不可闻,让林绯叶心中一阵阵地揪疼。

  林雪儿懒懒一抬手,“红袖,还不去把姐姐的孩子抱来?”

  林绯叶便眼睁睁看着身边她最信任的大丫鬟红袖,竟是对林雪儿唯命是从,马首是瞻,不禁勃然大怒,“你又是何时将红袖这枚棋子在我身边安下的?”

  她那般信任红袖,将红袖视若姐妹,凡事都与之分享,最后却落得个惨遭背叛的下场,何其可悲?

  “当初姐姐怀有身孕,可不正是红袖向你推荐我的吗?”

  林雪儿的话将她带回了六月前的记忆中,那时林绯叶刚被诊出怀有身孕,红袖便谏言道,“寻常男子在正妻怀有身孕时,总会去别处拈花惹草,想必摄政王也不例外,若是叫旁人分去了主子的宠爱,那可怎么得了?”

  红袖状若忠心耿耿的话语音犹在耳,“主子不妨从府中将三小姐接来,肥水不流外人田,姐妹相互扶持,在这王府中也能够占据一席之地。”

  如今想来,林绯叶目疵欲裂,嘶吼出声,“红袖,我自认待你不薄,你却如此负我?”

  红袖面无表情地抱着已经变成一团血肉模糊的孩子,淡淡道,“三小姐说,若是我帮她一同扳倒了你,便让我成为王爷的侍妾。”

  段傲阳那般绝代风华、权倾朝野的男子,纵然冷傲逼人,却也是无数女子的梦中之选。而看红袖这般,竟也是为他的风姿所倾倒。

  林雪儿继而笑靥如花,“姐姐可曾觉得近日来,红袖为你精心烹制的薏米红豆紫薯粥异常美味?”

  “你又做了什么?”林绯叶又惊又怒,这薏米粥香甜软糯,的确让她喜欢了好一阵,几乎是日日都用此粥作为早膳。

  “枉姐姐满腹经纶,饱读诗书,竟不知道薏米性寒,易致流产?”林雪儿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唯有这般,让你早产,我才能让王爷误会,你与别的男人暗通款曲。如今看来,我在王爷面前的煽风点火,煞是成功,你与温书墨的私情,在王爷眼中已成事实。”

  “你未免欺人太甚!”林绯叶气得眼前发黑,恨不得冲上去用十指抓花这张如画的面庞。在她眼中一直如露珠般明艳娇弱的林雪儿,城府手段样样都深不可测,温婉如水的外貌下,更是心如蛇蝎,狠辣无比。

  “我的……娘亲呢……”林绯叶断断续续地问出声来,破碎的声音中匿着渴求之色。

  “自然是,被我与我娘,一手折磨至死的。薛氏那个贱人如此软弱,又怎能担得起林府主母的重任?”

  听见林雪儿此话,林绯叶脑中“嗡嗡”作响,眼中血红一片。在她嫁入摄政王府后,娘亲骤然暴毙府中,最后扶了林雪儿的母亲烟姨娘来做正妃。

  嫡亲娘亲之死,让她日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全然不知,这一切,竟都是因为林雪儿的暗中作梗!

  “如若不是这样,我娘又怎能登上大将军府的正妃之位呢?”

  林雪儿笑得好不得意,弯起的眼眸却是那般令人心寒。

  “姐姐可还记得那一日你在房中练字?”她眯起杏眸,温柔之至。

  林绯叶自是难忘。那也是她最后一次见到段傲阳。

  那时她约莫怀了三月身孕,正潜心凝神在屋中练着一手簪花小楷,已有七分卫夫人的神韵。男子自身后温柔地拥住她,见她那方砚台,发墨利毫,积水不涸,便夸赞了一句。

  她便答,“是我尚在府中时,教书先生温书墨赠与我的。”

  段傲阳的脸色骤地阴沉下来,鹰眸中迸出锐利的寒芒,旋即不再言语,转身离开。

  “哈哈哈……”林雪儿拭着眼角笑出的泪,嘲讽之色愈浓,“姐姐真是单纯,竟主动在王爷面前提起别的男子的名字,这岂不是在玩火自焚吗?王爷这等骄傲之人,又怎能容忍,再加上我略一挑拨,可不就成了如今的局面。姐姐落得这般下场,也只能怨自己太过愚昧。”

  林绯叶眼中迸射出强烈的恨意。她如今失去了孩子,痛不欲生,又听林雪儿在自己面前洋洋得意,心头更是怨恨难平。

  “若是我能活着……”定要扒你的皮、噬你的肉!

  林雪儿眸含秋水,嫣然巧笑,笑容中有着无边的冷厉,“姐姐觉得,我都已说了如此之多,还会让你继续活着吗?”

  她俯身伸手紧捏住林绯叶的下颌,强迫她张开不点而朱的唇,冷笑道,“给我把药灌下去。”红袖依言照做,将一碗冰冷的褐色液体倒入她口中。

  药甫一入腹,林绯叶便觉得五脏六腑俱是一阵绞痛,浑身上下都变得冰凉一片,饱受痛苦折磨后,口中吐出一口黑血来,“你……就不怕父亲知晓我的死讯吗?”

  林雪儿一脸嫌恶之色地避开,随即似是回忆起了什么重要之事,眸中掠过一抹冷厉,“我怕是忘记告诉姐姐了。王爷方才拂袖而去,正是去查办林府,如今,林府上下三百余人,想必都已经在断头台上了。罪臣林茂泽,亦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香逃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