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是月家故人
锦瑟2016-07-19 22:012,425

  “简陌,这是怎么了?”燕拂柳听到巨响,匆匆忙忙的从后厨跑进来。

  “你去忙吧,他只是听说孩子们有进步太高兴了。”老者没有回头,只是喝着酒,酒香顺着风窜进简陌的鼻子,明明是香气,简陌却是生生打了一个冷战。

  难道,他这么轻易的就能让人认出来,要知道,月无颜终日面纱蒙面,只是因为脸上有硕大的红色胎记铺满了半张脸,形如鬼魅,何况平时月无颜戴着面纱留着长长的浏海,见过她模样的人几乎没有。

  “简陌?”燕拂柳看着简陌愣愣的出神,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燕姨,没事,我只是太惊讶了!”简陌勉强笑着安抚了一句,燕拂柳一步三回头的进了厨房。

  “不用那么担心,除了我,不会有人知道。”老者依旧淡淡看着远处走来的一群孩子,那些都是这么些年他捡来的孤儿,也都长的这么大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简陌满心里都是疑惑,实在是不记得曾经见过老爷子。

  “因为,我是月家故人。”老者笑眯眯的看着一群走近的孩子,最近吃的好,都开始长个子了,“以后叫我古爷爷就好了。”

  “爷爷,简大哥!”一一群孩子看见简陌眼睛一亮,飞快的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说着话。

  简陌笑着一一应着,这些孩子从两个月前就被凌云志带到了这里,如今看着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都好了很多。

  孩子们很快吃了饭去休息了,这个时候燕拂柳刺得出空闲,走过来把一本账本放在简陌的面前:“魅颜坊这个月的账本。”

  简陌简单的翻看了一下,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出了什么问题?”

  “最大的问题在于,咱们的香粉和其他用品的制作要用到花,时下是冬季本来花就不多,京城的香粉几乎是被香粉林家垄断的。没有原料,咱们的好东西也做不出来。”燕拂柳愁眉苦脸的说,她的丈夫原来就是经商的,只是经商失败,丈夫病逝,家道中落才成为惊天的局面,但是对于经商,她却是一把好手。

  “方法我有,哪怕是冬季开花也不是不可能,可是我没有地。”简陌在没有搞清楚月家灭门之祸前还是不能公开身份的。

  “那就找人合作,我听说新近回来的质子分封了庄子和地在这座山的西面。或者不妨从水影国想办法,那里温暖,四季花开不败。”老者淡淡的说。

  简陌没有出声,质子风倾城吗?

  “还有,魅颜坊的生意好了,有人就不安分了?”燕拂柳接着说,“近日不时有人探头探脑的打听,昨夜甚至有人翻墙进入了作坊。”

  简陌突然意识到,他想要再京城站稳脚跟,想要有自己的势力,想要不被欺负,现在先要找棵大树庇护一下,否则可能还没有长起来,就被谁连根拔了。

  凌云志默默的站在简陌的身边,没有说话,只是拳头默默的攥了起来,他们还是太弱了。

  古老爷子只是小口品着酒,默默的看着简陌,他要等待简陌去解决,他的眼中没有重担压在简陌肩上的心疼,只有等待。

  月家有大片的庄子,只是月家败落,这些庄子就被谁秘密的接手了,何况不接手,简陌也是碰触不得的。

  简陌皱眉思索了一会,微微笑了。

  “云志,跟我出去走走!”简陌站起身,天气虽冷,已经不是冬日的那种冷,多少带着一些春意,山里有些花已经开了,夜晚的空气中浮着清幽的香气。

  燕拂柳只是看着两个少年前后走出去,并没有跟上去。

  “您相信他?”燕拂柳幽幽的问。目光盯着已经隐入黑暗中的背影。。

  “你难道不信他?”古老爷子淡淡的反问,却是多一句都不说。

  燕拂柳禁了声,她相信吗?也许在简陌支撑着重伤的身子给她儿子诊病给她诊病的那一刻,她已经信了,那个瘦弱的似乎一风就能吹到的少年,眸色淡淡,但是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短短两个月,一间脂粉铺子的魅颜坊竟然也撑持起了南城那么多人的生活。。

  但是,她还是担心,担心自己不能为简陌分担一些什么,担心简陌会撑持不下去,毕竟京城这处地方,到处都是官,没有权势,没有所依赖的老百姓几乎是寸步难行的。

  “放心,他是简陌!”古老爷子依旧淡淡,既然敢回来,既然没有死,就有了九死一生的认知,每一步想来也会走的异常的小心。

  “这漫天星倒是很不错!”简陌站在高高的山峰上,剧烈的喘息着,倒是凌云志,脸不红气不喘的让简陌诧异,看来古爷爷让凌云志跟在他的身边不是没有道理的。

  月亮不知何时从浓密的云层里钻了出来,山林一下子明朗了起来。。

  远处似乎什么地方还传来野狼的嚎叫,隐隐的飘过来,听着倒是有些渗人。

  “云志,你可曾后悔带回了我?”静默了半晌,简陌突然问,那日他从山洞里出来,走了很远的路才走出那个山谷,谁曾想外面大雪弥漫竟然那么冷,在二十一世纪,就是雪都不常见了,何况是厚厚几尺的积雪,足以掩埋掉一切。

  因为走路伤口崩裂,因为饥饿和重伤,他奄奄一息的倒在雪地里,路过的凌云志救了他。

  “为什么要后悔?”凌云志温和的眉眼带着疑惑,也带着莫名的坚定,“你让我知道了,活着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要有目标和希望,那么多年,我浑浑噩噩的过着,饱腹就好,从来没有过什么追求,可是最近,我渴望变强,渴望成长,因为有要守护的人,有要去做的事情。”

  “可是,我会把你带到更加危险的境地,我只能告诉你,我回来是因为家仇,我是来报仇的。”简陌叹气。。

  “那就报仇,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了。”凌云志语调很轻,但是带着莫名的坚定。就那样定定的站在简陌的身侧,微微侧着身子,替他挡掉凌冽的寒风。

  “云志,你怎么和他们一起。”简陌一直都很奇怪,凌云志无论是谈吐还是其他,都不像是一个乞丐。

  “五岁时被人扔了的,古爷爷捡了我。”凌云志说这话的时候,眸子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那你可还记得……”

  “不记得了。”简陌的话还没有说完,凌云志就斩钉截铁的回答,回答的太过迅速,反而有欲盖弥彰的味道。

  “无论你什么时候想起来,记得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简陌站在他的身边说。远处是风峦的京城,即便是夜,依旧灯火灿烂,灿烂的就像是那一夜月国公府的弥天大火。

  凌云志却在这个时候猛的一拉简陌,简陌跌落在他的怀里,两个人一同闪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