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 独孤楼刹
施天雪2018-04-03 16:392,209

  百里祸水不想在给君亦北选择的机会,既然是打算了为了君亦北好,又何必给君亦北选择的机会,让他在她跟桃茶尧之间左右为难。

  “知道你不想呆在这里了,我带你去见一位老朋友正好,也凉凉他们,让他们自己选择。”九方寒华看着百里祸水,她能全身而退,倒还真是不容易的。

  一般的女人,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只怕不是死缠烂打,就是抓住不放手,百里祸水这样费尽心机的成全别的女人,九方寒华倒是第一次见到。

  “也好,老朋友?我倒是想会一会你口中的老朋友。”九方寒华口中的老朋友,百里祸水到还真想见一见,她已经有差不多以前多年没有见过老朋友了。

  除了见过乐正少昊这个仇人之外,别的人还真的没见过,她也没有什么人可见的,都好一千年了,该死的,都已经死了。

  百里祸水跟着乐正少昊的脚步,来到了一处普普通通的村子,这村子不大,却一个人都没有,就连百里祸水踏进这里,都感觉了一股魔气笼罩着,别说是九方寒华了。

  看着九方寒华越来越沉不住气的脚步,百里祸水忍不住拉了一下九方寒华,“想必,这位老朋友对你很重要,但是,切勿着急。”

  百里祸水的一番好意,九方寒华是知道的,却还是不能忍受,就连手里的玄天剑,都亮了出来,这里本来就魔气冲天,九方寒华这样一闹,更加是魔气高照了。

  “瞧瞧,本座说什么来着,就知道这家伙会怒气冲冲的过来,一点都不顾及我们往昔的情分啊。”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魔界被封印的魔界之主,独孤楼刹。

  坐在一个小凳子上,一脚踏在下面的石头上,那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是如天空中飞翔的雄鹰,暗黑色的眼底里流出的是嗜血的杀戮。

  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着,虽然是一张俊美的脸,但是四周魔气而起,那肤色的古铜,五官轮廓的分明,狂野不拘的性格,整个人,都发出一种王者君临天下之气,偶尔的,俊美的脸上邪魅一笑,让人看着就发慌。

  “尊主怎么现在过来了?”九方寒华是明知故问的,他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当初离开魔界的时候,独孤楼刹那么痛快的就放他离开了,并且,还将宝物玄幻镜给了他。

  现在九方寒华才知道,这只狐狸,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独孤楼刹虽然的,不能从魔界真正的走出来,但是,魔界已经封印千年了,封印在他当年入魔界的时候,裂开了。

  能从魔界走出来的人,只怕,绝非一般的人,正如站在九方寒华跟百里祸水面前的,就是魔界之主,独孤楼刹,而九方寒华却并不关心这些。

  他一直关心和在乎的,是那个人,九方寒华在这里,并没有看到,这也是九方寒华为什么把玄天剑都亮出来了,却没有翻脸的原因。

  “多日不见,你怎么也变得如此的假惺惺?九方寒华,我们都太了解彼此了不是吗?你想见南宫颜倾?放心,她在我这里,过的很好。”

  独孤楼刹说完,一个示意,便有人将南宫颜倾带了上来,面前的南宫颜倾不过是以前的容貌而已,还是那样的风华绝代,雍容华贵,只不过,是一身粗布衣的打扮,还有的,就是表情呆滞。

  “这,这是颜倾的剑身对吗?”诛仙台山,南宫颜倾魂飞魄散,十世轮回不得好死,永世孤寂,各种煎熬,只怕也只有南宫颜倾自己才知道。

  百里祸水正想上前,结果可想而是,独孤楼刹不过是一挥手,百里祸水就飞出将近十米远,有他在,谁还能靠近南宫颜倾半步呢?

  “不过是一个傻子而已,有什么值得你九方寒华这样大费周章的?虽然说,长得还算是不错,可惜,智商不足。”独孤楼刹说的毫不在乎,就连看着南宫颜倾的眼神,都是鄙夷的眼神。

  “尊主,既然你那么不待见颜倾,不如,将颜倾还给我,九方寒华感激不尽,没齿难忘。”这话说完,九方寒华就想要接近南宫颜倾,并且顺势把南宫颜倾带回自己的身边。

  只可惜,独孤楼刹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又是一个挥手,这一次,轮到了九方寒华飞出去,看着九方寒华摔倒在地,独孤楼刹不仅摇摇头。

  “你说说你,明知道这样的结果,还是非要摔一次才长记性。”独孤楼刹也下了地,总坐在那,不是累了,他是嫌弃这里太脏了。

  “尊主。”九方寒华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嘴角都摔出了鲜血,九方寒华也毫不在意,眼睛一直盯着南宫颜倾,生怕独孤楼刹一个不顺心啊,就把南宫颜倾也扔出去。

  “要我放了她?我放了她,你九方寒华就会真的从心里感激我?九方寒华,你是当我是三岁小孩了吗?我们都太了解彼此了,不是吗?这种话,骗骗小孩子还是可以的。”

  九方寒华终于知道了,独孤楼刹之所以在这里跟他浪费时间精力,只怕,是需要他给他办一些什么事情,是独孤楼刹自己办不到的,而自己可以办得到的事情,不然,独孤楼刹又何必费劲的从魔界出来,他可是不能出来太长时间的,若是天界的人知道,那可就麻烦了。

  “尊主想要我办什么事情,直说就是了,何必饶了这么一大圈?多浪费时间。”九方寒华是聪明的人,是这三界之中,难得的聪明人。

  “我就说,你会知道我的心思的,看,不假吧,这就猜到了,还是这个痴傻的女人,好使的多哦。”独孤楼刹不得不又看了一眼南宫颜倾。

  此刻的南宫颜倾可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懂,只有一个剑身投胎,没有剑魂剑心等其余的,今生今世,只不过是一个傻子而已。

  正在无忧无虑的玩着看守她人的头发,那看守他的人可是气的无可奈何,又不敢怎样南宫颜倾,只能一边抓着她一边躲着。

  “尊主,有话不妨直说。”九方寒华不耐烦地看着独孤楼刹,他早晚会说出自己的来意,只不过,独孤楼刹生*墨迹,这点,每一次九方寒华都很头疼的。

继续阅读:第二十节 魔界公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风华:魔女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