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欺人太甚
四喜丸子2016-08-11 10:413,105

  “钟厚骁,你不要欺人太甚。”周芮气息有些不稳地说道,她可真真是气急了。

  “周芮,你不要总惹我,我就不会对你不要脸的。”钟厚骁在说这句时,周芮感觉钟厚骁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让她不禁打颤。

  “神经病。”周芮咒骂了一句,不知道如何反驳,便不想再理会,就匆匆往周宅跑去。

  钟厚骁没想到自己又失控了,自己好像每次碰到她都会失控,感觉她身上好像有一种魔力让自己深陷下去,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自控能力挺好的人,可是只要是对着她总是容易冲动。每次见她满脸委屈看着自己的时候,又十分后悔自己对她做的事情,都怪她每次都要说一些他不爱听的,惹他生气。

  周芮气冲冲地往自己屋里走,没料想又碰到了周艳。这个人总是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非要往她枪口上撞。

  “周芮,怎么走这么急赶着去投胎啊?”周艳又是那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嘴脸。

  “周艳我今天没空跟你耍嘴皮子,积点德吧。”周芮压制住怒火说道,这个周艳真是每次心情不好都会有她。

  “看来今天是不顺心了,是被上次送你回来的甩了吧?我说吧,人家肯定不把你放在眼里,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还往上凑……”周艳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麻雀就是麻雀,还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省省心吧……”周艳巴拉巴拉讲个不停。

  听见周艳还提起上回钟厚骁的事,周芮真是气打一处来,“周艳,我看你一天天说这个咒那个的,我是麻雀,我看你就是只乌鸦,一天天地说不出好话,见到你准没好事。”

  “周芮,你被人甩了,气可不能撒我头上。”周艳以为是周芮是被那有钱人给甩了心情不好,越发地想要讽刺她,也顾不上周芮骂自己乌鸦了。

  周芮懒得跟她解释清楚,随她怎么想,没有搭理她就直接往里面走去,权当周艳在发疯乱叫。

  晚饭的时候,冯姨娘看着周芮欲言又止,周芮不禁问道,“姨娘是有什么话要讲?”

  “哦,是这样的,芮芮。”冯姨娘见周芮问她,思索了一下还是问出来心中疑惑,“芮芮,方才我听你跟周艳争吵,听见她说什么上回有男子送你回来,是怎么一回事啊?”

  周芮不禁心中暗骂周艳,说她乌鸦嘴真是不为过,眼下还是要跟姨娘解释,“姨娘,那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不是周艳说的那样的,那次他看我一个人大晚上回去不安全顺道就送了我回来,只是碰巧让周艳瞧见了,姨娘莫要听她胡说。”周芮哪敢告诉冯姨娘钟厚骁的身份,姨娘少不了是要担心的。

  “哦,那就好,我就怕你交了不好的朋友落了别人的口舌。”冯姨娘松了口气,“你既然都这么说了,姨娘岂有不相信你的理,周艳这人姨娘我是知道的,听你这么说,姨娘我就放心了。”

  “姨娘我还能有什么事能瞒住你呢。”周芮撒娇地说道。

  “芮芮啊,你现在大了,有什么也不愿跟姨娘说了。”冯姨娘感叹道。

  “哪的话,姨娘说什么芮芮都听,什么事都不瞒姨娘可好?”周芮像哄小孩似得哄真有些失落的冯姨娘。

  “芮芮啊,姨娘没什么能给你的,就希望你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姨娘可以不用担心。”冯姨娘也是老了,上了年纪就容易感伤,虽说周芮并非她所出,但是确实在她身边长大,由她拉扯成人,在她心里周芮早就是自己的孩子了,所以她不希望周芮受到任何的伤害。”

  “姨娘,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和姨娘二哥一起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就满足了,其他的芮芮都可以不要。”周芮抱住冯姨娘轻声地说道。

  “可是眼下,恐怕……”冯姨娘欲言又止。

  周芮知道冯姨娘的担心,用手拍拍冯姨娘安慰道,“姨娘尽管放心总是会有办法的。”

  周献礼的病逝来得极其突然,就在这个夏天接近尾声的时候。外面的知了也终于停止了叫唤,周芮听老人们说,这些个知了只能活一个夏天的时间,所以它们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在叫唤,孜孜不停,好让人们知道它们曾经来到过这个燥热的世界。周献礼始终没有熬过这个夏天,就像这些个知了燃尽了自己最后的一丝生命,最后都要尘归尘,土归土,叶落归根。

  周芮只觉得整个天都塌了了,但是她不能倒下,冯姨娘得知周献礼去世后,直接哭晕过去了,各路姨娘小姐都哭得不省人事,一时间周宅哭声一片。周芮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越冷静,她不能就此任人摆布,这一天,终于来了,她终究要面对。

  葬礼很隆重,毕竟周宅在清水镇还是很有名望的,所以那天来的人特别的多,大太太也是忙着打点周府里各种大小事务,一时间周宅上下忙得不可开交,虽然每个人脸上写满了悲伤,但是又有几个是为周家老爷的离去难过,有几个是为自己往后的日子难过的?哪怕是再难过,现下也是不得不先把难过的情绪先收一收,府中各种事务正是用人之时,趁着此刻为自己日后谋好出路才是正经的。

  “二小姐,多少都吃点吧,你都忙了一天了。”荣妈看着整整瘦了一圈的周芮劝说道,“虽说老爷走得突然,可这该吃的饭还得吃啊,这吃饱了才有力气好好打算打算啊……”

  “荣妈,我现在吃不下,你放那吧。”周芮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周献礼的突然离世让她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再一想到周献礼离世周宅就再也没有她们的容身之处了,让她怎么还吃得下饭,一时间,周芮竟是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今后何去何从。

  与钟厚骁的合同一事虽说可接燃眉之急,可终究不是长久之策,何况一旦决定,流言蜚语是自己这小小的身板能承受的住的吗,二哥和姨娘又该如何想自己……这心头乱如麻,眼角的泪水也是将落不落,挂在那处,更添一丝羸弱。

  “二小姐,不要太难过了,身子是自己的,多少吃的,你这样会累垮的。”荣妈看着消瘦的周芮心疼地说道,可怜她身为一个老妈子,心有余力不足,除了哀叹还是哀叹。

  “荣妈,你快去休息吧,你累了一天了,不用管我,我等等会吃的。”周芮知道荣妈关心自己,从小荣妈就对自己好,以后离开周宅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了。

  “好,那二小姐我下去了,你等等记得吃啊,有什么事叫我啊。”荣妈说完,帮周芮关上门就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周芮一个人了,周芮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她是憋了一天了,这些委屈,这些难受,她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哭出来,她知道后面还有好多好多的事等着她处理,她没有时间去难过,这个时候最要不得的就是眼泪了。

  周献礼一走,她得考虑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出不了多少时日大太太就会组织提议分家,到时候肯定少不了吵得急头白脸。

  今天满府的哭声,哭的哪是离世的周献礼,分明都在哭自己。周芮放声大哭,好像要把这些年的憋屈都要一股脑地都要发泄出来,她好想有个肩膀,但是她只有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她此时脑海里总浮现出那张霸道的脸,周芮用力地甩了下头,也许真的只有他可以帮自己了,不管怎么说,先过了眼前的难关才是,日后自有日后的打算。

  没过几日,大太太就把大家聚到前厅说是要商量事情,其实大伙心里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周芮跟冯姨娘一同去往前厅,前厅里挤满了人,每个人看似镇定,但其实心里都怀着不同的心思,但脸上那些个不一样的脸色却都是出卖了他们。周耀辉也从酒庄里赶来回来,二哥周树育也是前几天赶回来的,大太太冷了一张脸坐在前厅前面,这架势,要多足有多足。

  “大伙都到齐了吧?”大太太开口没有任何情绪地问道。

  “太太,都齐了,姨娘小姐少爷们都来了。”周管家小心地说道。

  “今儿我招大伙来是想商量一件事。”大太太见人都到齐了,缓缓地开口说道,“老爷刚逝不久,本不该提这事,但是老爷走了,留下这个偌大的周府我一妇人也是没办法打点,想来大家伙也是不同意我这夫人当家作主的,所谓亲兄弟明算帐,今天请大伙来就是商量商量分家的事。”

  大家面面相觑,虽然都心里明镜一般地知道大太太是什么心思,但谁也不想先出声,枪打出头鸟,谁都不想先开口。

  “那大太太是想怎么分,怎么个意思?”终于有人憋不住开口问道。

继续阅读:第9章 搬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