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反正你就得去我家
四喜丸子2016-08-18 13:373,290

  “你女儿才勾三搭四呢,钟先生都说了跟芮芮是清白的,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冯姨娘是个软性子,大夫人不依不饶的她来来回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最终也只是气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嗤,你是个什么东西,上杆子给人做了妾还真的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要是能教出什么好女儿来,我杜字倒着写。”甩了冯姨娘一个大白眼,大太太不紧不慢的看着钟厚骁说道。

  “钟先生,家丑不可外扬,可是您若是执意要插手,那我也不得不说一句,就算是丢了我周家的脸面也得把这孩子带回去管教。钟先生可知道,昨天周芮她上了两个男人的车,若是没个猫腻,人家会这么殷勤?”

  “诶诶诶,夫人,这事儿你可得打听清楚了,要不然平白的侮辱了三小姐的名声得不偿失的可是你们周家。昨天早上那辆车是周小姐的同学来接她一起上学的,晚上那辆车是我们家老大的,哪个跟周小姐不清不粗了?”

  林真看不过眼,这老太太可真够能信口雌黄的,昨天早上周芮上了别人的车是没错,可是车上还有个女孩呢,怎么着,这么多人都瞎了,看不见啊。

  周芮站了这么一会儿,也终于瞅着一个说话的功夫,从钟厚骁的背后探出个脑袋来,看着大太太的喊道:“太太,昨天是我同学杨倩倩来接我,开车的是她表哥,难道这也不可以?”

  “那你们一起逛街喝茶呢?”大太太紧追不舍,自己儿子可是说了,必须把周芮带回来,她当娘的肯定要做到。

  “昨天是我要拉着周芮一起,怎么,周夫人连自己女儿出去逛街都不许么?”杨倩倩从门外冲了进来,拉着周芮的手气鼓鼓的看着周夫人,“哼,我算是知道了,原来你们家是只许官州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周玥,我问你,昨天晚上在歌舞厅门口的人是不是你!”

  杨倩倩本来是想来找周芮去玩的,结果撞上这么一幕,真真的是气得不轻。她昨天不过是拉着周芮逛了个街就害她被这么欺负,而那个做了更坏的事儿的人还在一边看热闹。

  “歌舞厅?什么歌舞厅?”周夫人吓的脸色发白,转头看向自己女儿。歌舞厅是什么地方,往好了说是歌舞厅,往不好听了说是窑子,她女儿去窑子里算什么事儿啊!

  周玥也是脸上白了一白,没想到自己偷偷去溜了一圈就被发现了,“娘,我……你,你别听她胡说,女儿怎么可能会去那种地方。”

  “你没去?难道还是我瞎了不成?昨晚上你穿了一件红色的旗袍上面绣着凤凰,宽宽大大的一看就不像是你的。啧啧啧,从哪儿偷来的?”杨倩倩素来牙尖嘴利又有理有据,说的大太太和周玥两个人一个个急红白脸的。

  周玥是真的急红了脸,她本来只是一时好奇过去看看,谁知道竟然撞见人。周大太太是吓白了脸,杨倩倩说的没错,那件旗袍不是周芮的,而是她的,她结婚时候穿的,压箱底的。

  谁知道,竟然被这个孩子翻了出来,还穿去那种地方。

  “少信口雌黄,我家玥玥向来进退适宜,我看你明明是为了替这个小贱人开脱。走,我们走,不跟他们这些野蛮人一般计较!”

  周大太太拉着周玥夺门而逃,周围嘘声一片,看着他们出去,杨倩倩冲着他们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有些歉然的拉着周芮道歉。

  “都是我不好,昨天要是不拉你和表哥一起去逛着玩就好了。”

  “不是你的错,他们想惹是生非,就算是什么都没有也能杜撰出来。倒是你怎么来了?”周芮奇怪,拉着杨倩倩进屋,乱糟糟的院子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另一只空着的手腕被扣住,周芮回头,钟厚骁皱眉的样子就映入眼帘。

  这个男人……

  “额,钟先生也一起进来吧,我去泡茶,树育,你招呼钟先生。”冯姨娘见转,连忙走过来,门口还有人,若是被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自己拉着的那只手被冯姨娘牵走,钟厚骁识相的放开,然后跟在三个女人的身后进屋。周芮和杨倩倩在小客厅里面说话,周树育则把钟厚骁带到了大客厅。

  “今日多谢钟先生了,若不是钟先生,只怕我妹妹……”

  周树育敬了钟厚骁一杯茶,口中道谢,但是眼中是探究。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位钟先生可不是什么善人,他不知道能不能保护好娘亲和妹妹。

  “哪里的话,周小姐救我性命,她如今被人欺负我也不能坐视不管。不过今日来是有另一件事想找周先生和冯夫人商量。”

  两个客厅只隔了一个屏风,有什么动静瞬间就被收入耳中,周芮跟杨倩倩说话的动静瞬间减小,竖着耳朵听着这里的动静。

  “什么事?”

  “你们如今被周家处处压制,周先生有武斗之才却只能每日去码头做些苦力贴补家用,难道你甘心?”钟厚骁坐在藤编的沙发上,看着周树育的手攥紧,凸出的骨节一点点泛白。

  “钟先生有什么条件还请直接明讲,如果只是因为周芮的救命之恩,我不相信。”周树育不傻,老爷子没死的时候他在周家的酒坊里面见了不少,也听了不少,对于人心从来不会轻易的去相信。

  “我要酒,你酿,我买。”钟厚骁摸了摸下巴,看着周树育,“不妨告诉你,最近我想做酒水上的生意。”

  “我大哥岂不是更方便?舍近求远可不是钟先生的行事风格。”

  “周大少爷确实更方便,现成的方子现成的酒窖,可是价格上一直谈不拢。可是若是二少爷你来,酒窖酒坊我来出,价格上能少的不是一星半点,敢问哪个近哪个远。”

  “周家组训,宁可死方子也不外传。”

  “我要酒,不要方子,信不信由你。”

  钟厚骁摊手,周芮从屏风的缝隙看过去,两人在客厅里面有种风起云涌的感觉。

  “他们应该不会打起来吧?”杨倩倩也凑了过来,拉了拉周芮,笑声的问道。钟厚骁她是见过的,去过他家好几次,但是跟她堂哥一言不合就打架。在这里可千万别打起来,周芮的哥哥可没有自己哥哥看上去抗揍啊。

  周树育想了想,表示自己要考虑考虑,钟厚骁也点头表示自己不急,他们可以慢慢考虑。接着又说了一件事,说想请他们换个住处。

  “我们在这里住的挺好的,为什么要搬家?”冯姨娘急急的从偏房里走出来,看着钟厚骁问道,“钟先生,您可以完全忘记芮芮对您的救命之恩,我想她救你的时候也没想过要你什么回报,不如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您就当您一直平安无事?”

  林真看着惊弓之鸟一样的冯姨娘有些牙疼,这些小妇人的胆子得小到什么地步啊,可大嫂的胆子怎么那么大。

  “夫人,不是我强人所难,而是此事非同小可,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东边码头的人已经知道我是被周小姐所救,恐怕不日就会威胁到你们的安全,此事因我而起,我不能坐视不管,所以想请你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这样方便保护你们。”

  “这……”冯姨娘和周树育对视,眼中的不安总也压抑不住。

  周树育看着钟厚骁,还是觉得不可信。

  “钟先生是拿不到方子所以想把我们软禁?”

  “不不不,你们过去之后行动全部自由,想做什么都可以,想见什么人也可以,我不会干涉,算不得软禁。”林真看不下去连忙插嘴,看着两人也颇为无奈,“夫人,二少爷,你们放心,过去之后什么都不会干涉你们,想去哪儿就去,我跟在你们身后保护你们,真的是东边码头的人动作频频,老大害怕你们出什么事儿才请你们过去的,什么时候东边的事儿解决了你们再回来都可以。还有,二少爷,你要是不想我们绝不为难!”

  “真的?”

  林真连忙点头,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废话,老大说了,人接不回来就去扫茅房,他扫!

  “若是你们不想去,我派人过来保护你们也是一样,不过这样周围邻居肯定会被打扰。”反正事情的利弊都跟你们讲了,走不走你们说了算。

  杨倩倩偷偷笑了笑,然后拉了拉周芮趴在她耳朵边说道:“假的。”

  周芮当然知道是假的,因为她和钟厚骁的那一纸协议在那里,现在是鼓动冯姨娘和二哥。如果不是娶她,那就只剩下这个理由可以用了。

  “好,我们收拾下东西,还请先生稍等。”周树育不知为何妥协了,叫了周芮收拾东西,自己也拉着冯姨娘去了屋里。钟厚骁坐在客厅里默默的等着,好像跟周芮从来没有多余的交集似的,在杨倩倩坐过来的时候也没动一下眼皮子。

  “喂,我要去找芮芮怎么办。”

  “梧桐公馆8号。”吐出一个地址,钟厚骁总算是抬眼,“你随时可以去。还有,谢谢。”

  得意洋洋的起身,杨倩倩笑眯眯的跑去找冯姨娘。

  周芮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一转身就看到了忧心忡忡的冯姨娘,心里面一虚,不知道该解释还是该继续隐瞒下去。

  “姨娘,我……”

继续阅读:第15章:你买得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墙里佳人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