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突发状况
漫雪失忆2016-07-26 20:006,111

  “ 骆熙,你这个周末哪里都不准走,就乖乖的呆在家里。” 姜主任一边做早餐一边唠叨着,“ 你今天很反常,这么早就起床了,准没好事。”

  “ 是,我的肉体得到解放,你们却禁锢了我的灵魂。 ” 我穿着睡衣,懒散地躺在沙发上,似乎,我还是活在他们的计划里。

  “ 你别那么文艺! ” 姜主任端着两碗粥走出厨房,居然还说出那么新潮的话。

  “ 姜主任,有进步嘛,那么新潮,还知道这是文艺范儿! ” 我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调侃着。

  “ 你给我起来吃早餐!少贫嘴!” 姜主任的突然袭击,猛地拍在我的屁股上,让我无奈地宣布投降。

  “ 你能不能温柔点? ” 我承认,姜主任真的很残暴。

  “ 你应该习惯了。” 她的表情很奇怪,最近怎么变化这么大?

  “ 可你快没有机会欺负我了。我马上要出国了。” 我叹着气说,“ 你会不会感觉孤单呢?”

  “ 我觉得,我是解脱了。 ” 哎,我妈真的是吃错药了吗?自从,我答应去英国了,她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巴不得我赶快消失。

  “ 我今天还真的不能呆在家里,蓝少杰约我出去玩呢。 ” 我一边吃早餐,一边开始试探姜主任的反应,开始给她报备今天的行程。

  “ 什么?蓝少杰? ” 她的反应很反常,因为她很惊讶。

  “ 干嘛啊!那么惊讶干什么?” 我差点因为她的反应,被刚入口的粥给呛着。

  “ 蓝少杰不是在美国读书吗?怎么可能约你出去呢? ” 姜主任摸摸我的头说,“ 骆熙,你做梦了吗? ”

  “ 怎么可能,他已经放弃美国的大学了,他现在读清江大学呢。” 我才没有做梦呢,我清醒着呢。

  “ 不可能,蓝少杰读大学的事情,是早就敲定了的。他高考过后,就直接去美国了。” 我妈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肯定,难道,我见到的蓝少杰是灵魂吗?真是的。

  “ 懒得跟你掰扯,跟你说他现在清江大学建筑系嘛,你不信可以去查查啊。” 我放下碗筷,直接奔卧室去了。

  “ 我才懒得查呢,你就是在白日做梦。”身后传来的就是姜主任不屑地话语,“ 这点,我很确定! ”

  “ 是,我白日做梦,总可以了吧! ” 我在房间里一边选衣服,一边说着,“ 妈,那我今天还可以出去吗? ”

  “ 早就知道,你这么早起床,准是憋着坏呢。”姜主任好像什么都能看穿似地,“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去偏僻的地方,不能单独一个人。”

  “ 我怎么觉得,你们最近对我的人身安全特别上心呢?” 我疑惑不解地说,“ 我之前也经常一个人出去啊!”

  “ 只是提醒你注意安全。” 我妈回答的很苍白,总感觉有问题,但不管怎么样,只要可以出去玩,怎么样都好。

  “ 骆熙,你快赶回寝室,秦湘出事了。” 正当我欣喜若狂的时候,收到了韩小雪发来的信息,突然感觉很不安,赶忙给她回了个电话。

  “ 喂,小雪,出了什么事情吗?” 电话刚拨通,我就紧张地询问着,我以为,她们都不再理我了。

  “ 骆熙,你快过来吧,我们快顶不住了。秦湘那个男朋友的老婆跑到学校来闹了,秦湘都快崩溃了。 ”电话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有哭声,有吵闹声,我只能断断续续地听到小雪的声音。

  “ 你们别慌,我马上赶来。 ” 我挂断电话,顺手抓起一条裙子,换上就往外跑,好像,已经把和蓝少杰约好的事情,抛到了火星去了。

  “ 唉,骆熙,你火急火燎地跑哪里去? ” 姜主任再也压抑不住火了,“ 你给我站住。”

  “ 妈,我回一趟学校,你放心。 ”说完,我就框的一声,将门关了,紧接着就风风火火地往学校赶。

  赶到学校的时候,我们寝室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大家都是来看好戏的吗?真是的。太过分了。

  “ 让一让,我回寝室,麻烦你们让一让。”我使劲地往里面挤着,心里只想着她们现在很需要我,我必须马上出现在她们面前。

  “ 你这个臭婊子,你勾引我老公!”

  “ 你想要嫁进豪门吗?休想,只要我活着,你就没有这个机会。”

  “ 你这个可恶的第三者,我要你身败名裂。 ”

  刚刚挤进去,就看见一个身材微胖的大概三十多岁左右的女人,被寝室阿姨拦在了门口,嘴里还在不停地骂着。她这是要怎样啊?

  “ 闭嘴,丑八怪。难怪你老公不要你了,你就该回家照照镜子,黄脸婆!肥婆! ” 这个梁小雨真是的,什么话都说的出来,站在窗口还振振有词骂起来。

  “ 你活该。谁让你生不出孩子!” 哎,这个韩小雪也跟着起哄了,她们俩的勇气,真让我很佩服。

  “ 骆熙,你站在那儿干嘛?给我上来! ” 梁小雨朝着我狂吼着,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最真实的她们。好像,昨天的一切,都被冲到九霄云外了。

  “ 站住,你是她们朋友吗?” 那个女人,突然叫住了试图离开的我,而我只是弱弱地点头,我好像还没有勇气,对着那个女人乱骂一通。

  “ 臭婊子,叫你勾引我老公,我今天就要你好看。” 那个女人嘴里碎碎念着,却一把揪住我的头发,使劲地拽着,疼的我快流泪了。

  “ 大姐,你干嘛啊?神经病吧你! ” 我忍着痛,试着想要反抗,可我的手劲儿真的很差劲。

  “ 天,快看,那八婆拽着骆熙头发呢,快下去啊!” 韩小雪你能不能快点,站在窗口瞎搅和什么啊。

  “ 我今天就要让她看看我的厉害, 躲在里面,算什么。” 说着,她拽的更使劲儿了,我的头发呀,快被连根拔起了。我使劲地反抗着,可却让她那长长的指甲,深深地在我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道抓痕。

  “ 哎呀,你快松手,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寝室阿姨赶快跑来阻止着悲剧的发生。

  “ 我就是想事情闹大。臭婊子,你给我下来,不然,我就把你朋友的头发给拽下来。” 她毫不理会阿姨的劝解,执迷不悟。

  “ 我的天哪,真是个疯女人。”我无法反抗,只能用手紧紧地护着我的头发。

  “ 疯女人。你放开骆熙。” 梁小雨总算是来了,我的天哪,我快要死掉了。

  “ 你不就是冲着我来的吗?你放开我朋友。” 秦湘也下来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骄傲地她哭得眼睛都肿了,好让人心疼。这就是她所谓的青春吗?

  “ 你过来,你换她。” 说着,那个女人又开始使劲地扯着我的头发,“不然,我就会伤害你的朋友。”

  “ 真是的,还收拾不了你了。” 小雨见这形势第一个冲了过来,和那个女人动起手来。当然,我是逃脱了魔掌,可几个女人的战争开始了。

  最后,我还是参加了战斗,和那个女人干了起来,我长长的头发,被弄成了鸡窝似的。梁小雨,韩小雪脸上,手臂上也都挂彩了。秦湘差点被推倒,身上也伤痕累累的。我们四个也打不过那个女人,真难想象,她在家是怎么修炼的。

  “ 别打了,别打了。警察来了。”正在我们激烈战斗的时候,被寝室阿姨的声音打断了。

  “ 干什么,干什么,大学里也敢聚众斗殴吗?” 这声音?好熟悉,很像是强叔的声音,我真的完蛋了,“全部都给我住手,统统站好。 ”

  天哪,是谁报的警呀,为什么来的人,居然是市警察局的人呢?

  “ 把他们都带回警察局里,录口供。 ” 强叔一边示意群众都散开,一边让手下,把我们都带回警察局。我紧张地直哆嗦,把头埋的很低,很怕强叔认出是我,可进了警察局,我就完蛋了。

  “ 哆嗦什么,哆嗦,快走,不好好读书,学电影里打架啊?” 其中一个警察,朝着我怒吼着,我实在是吓懵了,我不敢想象,我要是去警察局碰见我爸,我会是怎样?

  “ 警察,你们要好好的教育一下她们,这些大学生太不知检点了。 ” 那个女人,乘势又开始挑起是非来。也幸好她多嘴了,不然,我肯定会暴露的。

  “ 你闭嘴。” 那警察一边催促着我们上警车,一边叨叨。

  “ 骆熙,你怎么啦?是不是害怕去警察局看见你爸呀?” 韩小雪见我一直在哆嗦,就好奇地一直在问。

  “ 闭嘴啊!” 我看了看强叔那边,使劲地给她使眼色,她还一直问,一直问。

  “ 等等。” 强叔还是听见了,我没能逃脱的厄运。

  “ 骆熙?谁是骆熙? ” 强叔径直地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我的心脏都快要炸了。

  “ 她是骆熙。” 突然,梁小雨机灵地将韩小雪推了出去。强叔,瞅了瞅,应该是确定不是我,然后,就示意让我们上警车离开。

  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如此忐忑,从来没有这样坐着车去警察局。上了一个大学,我的人生好像都已经开始颠覆了。不知道老骆同志要是看到这样的我,会不会气疯了?

  到警察局,就开始给我们录口供,我一直用蓬乱的头发遮住我的脸,真的害怕有人会认出我,警察局局长的女儿都被弄进警察局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一定会丢死人的。

  “ 骆熙,有这么见不得人吗?”韩小雪朝着我挤眉弄眼的说着,“别怕。不会有事的。”

  “ 韩小雪,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 我虽是压低声线,可真的是怒火冲天。

  “ 你们俩干嘛呢?老实点,统统都报上名,然后,找个人描述一下整个过程。” 给我们录口供的警察朝桌子上拍了几下,以示意我和韩小雪不要讲话,看他的样子很是嫩气,应该是新来的,谢天谢地是不认识我的。

  “ 警察,我来说。这个名叫秦湘的女孩,她勾引我老公,还怀了我老公的孩子。 ” 那个女人迫不及待地往前凑,一股哭腔阐述着自己的悲惨命运。

  “ 我没有让你讲她抢你老公的过程,我让你讲你们打架的缘由和过程。” 小哥警察瞟了几眼那个女人,很气愤地说。

  我们几个在旁边不禁轰然大笑起来,还真是一群没心没肺的家伙。O(∩_∩)O哈哈~

  “ 笑什么笑,你,就是你,你来说。” 小哥警察朝着我一阵狂吼,示意让我来阐述事发经过。-_-|||

  我也只好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发生的经过都说了,了解事情之后,他们对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教育,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警察局联系了各自的监护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秦湘口里一直说的男朋友,他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很帅气,很冷酷,面目表情,只是填了单子将他老婆领了回家,连看都不看秦湘一眼,甚至根本不过问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我们亲眼看见他对秦湘如此冷淡,真的不敢相信他就是秦湘口里那个多么好的男人。

  “ 秦湘,为什么他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你? ” 梁小雨还是忍不住说出了那句话,“这就是你付出一切的男人的吗? ”

  “ 别说了。” 秦湘哭的红肿的眼眸,又一次面临崩溃的边缘。

  “ 纯粹就是一人渣。” 韩小雪说,“ 亏你还一直把他夸的那么好。”

  “ 他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 她忍着哭腔说着。

  “ 真不知道你爸妈怎么想的,就这样看着你往火坑里跳也不阻止你吗?” 我还是忍不住了怒火。

  “ 其实,他们也很心疼我,一直不同意我和他在一起,是我一意孤行的。”她有点伤感地说道,“ 有件事,我憋在心里很久了,我其实不是我爸妈的亲生女儿。那时候我只有三岁,我爸的公司经营的很好, 由于我妈没有生育能力,于是在孤儿院领养了我。他们一直很爱我,我也很感谢他们一直给我那么优越的生活。就在去年我高三的时候,爸爸的公司面临破产,为了拯救他的公司,我故意接近罗涛,就这样认识了他,并且真的爱上了他。当然,这样的结局,也让我们全家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爸爸的公司是保住了。” 秦湘很淡然地讲出了这个故事,可我们听的热泪盈眶的。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初刚刚认识秦湘的时候,她说的那句什么叫青春,迫不得已才叫青春。也许,这样的路,不是她自己能选择的。

  “ 秦湘,我终于懂你了。 ” 韩小雪压低了声线说着。

  “ 是啊。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老是那么傲气了,只是掩饰着自己的悲伤吗? ” 小雨也含着眼泪。

  “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你们。我从小到大,都是很孤傲的。但是,我发现短短时间里,是你们让我卸下了伪装,让我感受到快乐。” 秦湘和我们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 喂喂,你们四个干嘛呢? ” 突然,那个录口供的小哥警察凑了过来。

  “ 谁是梁小雨?韩小雪?” 小哥警察朝着我们说着,“你们爸妈来接你了。”

  紧接着她们都被爸妈接走了,只剩我和秦湘孤独的坐着。

  “ 骆熙,你填的监护人的电话号码,对方表示根本不认识你呢?” 那个小哥警察很郁闷的走过来。可我心里却暗喜,因为,我是乱填的。

  “ 可能,他们不愿意认我了。” 我故意装作很无奈的表情说着,“ 他们不接我,我可以自己走吗?”

  “ 那你准备在警察局过夜吧!”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

  “ 我可不想。” 我撅着嘴说,“ 想马上离开。 ”

  “ 那我可得麻烦你,马上去我们局长办公室一趟。 ” 他很镇定地说着,仿佛好像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 我干嘛去你们局长办公室,我又没有杀人放火。 ” 我害怕了,明显感觉声音在颤抖。

  “ 骆熙!!!你给我进来。 ” 也许,知道我会狡辩,想尽办法不去见他,我爸还是出现了,朝着我怒吼。

  “ 骆熙,真的抱歉。你爸爸不会是局长吧?这下害惨你了。 ” 秦湘很似歉意的眼神望着我说,“ 对不起。”

  “ 没事。小事情。” 虽然我嘴里逞强着,可是我真的很怕我爸活剥了我。

  而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他进了办公室。

  “ 啪!! ” 爸爸狠狠地摔门声,都让我吓得失魂一样,我确定我很怕他。

  “ 你可真长能耐了,都混到警察局了。” 他又摆出了一副局长大人的样子。

  “ 你又拿审问犯人的口气骂我!!” 我站的笔直, 鼓起勇气说到,“ 从小到大,你都这样。 ”

  “ 你要是我的犯人,我还办公室恭候你吗 ? ” 爸爸的语气明显顺了很多,“ 你这不会又是想我了,就到警察局走一遭吧? ”

  “ 这次还真的不是想你。 ” 我压低声线说着,“这次是真的不想看见你。”

  “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爸爸说,“ 是我派你强叔去解决事情的。”

  “ 那这么说,有人给你报告咯?” 我说,“ 为什么?总是要我活在你们的保护里?”

  “ 活在我们的保护里,不好吗? ” 爸爸意味深长地说着。

  “ 说好的,给我的自由呢?” 我说,“ 你们总是禁锢着我。 ”

  “ 想要脱离我们,你就抓紧时间学习去英国。” 爸爸说出国的事情,丝毫没有犹豫,也对我的无理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

  “ 好。我答应你们。我肯定去英国,而且,我要尽快出国。你们也赶快安排吧。” 我赌气地说。

  “ 我最近很忙,局里很多事情,暂时不回家了。你千万不要乱跑,知道吗? ” 老爸这次是很认真地说,“ 严禁你一个人单独出去! ”

  “ 你们最近是怎么了? ” 我真的很疑惑,怎么都在强调我的人生安全呢?

  “ 你只要记住老爸的话就好。 ” 老爸真的很罗嗦。

  “ 是,遵命,局长大人。我不会单独出去的,我现在谈恋爱呢,都是两个人出去呢。 ” 我知道,我那么说,就是故意气我爸的。但我真的不解,为什么那么上心我的人生安全?难道,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吗?

  说完,我也摔门离开了。离开的那一瞬间,我似乎觉得解脱了。我突然很想离开这里,只要可以离开他们。

  走出警察局的大门时,刚好碰见秦湘的父母接她离开,我在她脸上看到了幽怨,也许,她并没有自己讲的那么坦然,不然,她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的想灌醉自己,麻痹自己那真实的神经。我们都不能为自己的青春买单,但却可以选择怎样的青春。

继续阅读:第16章 迟来的约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悠长的时光里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