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黎昕来了
漫雪失忆2016-07-27 21:424,119

  一路上,我又听见了流水声,鸟叫声,还有那一大片树林的风吹声,他们是把我带到了深山里去了?然后将我大卸八块再扔到悬崖下,谁都找不到,我的花季青春,就这么被毁了。我真后悔当初救黎昕了,惹上了这么一帮混混了。呜呜……。

  “老大,这丫头怎么哭了?刚刚不是还嘴硬吗?”我的泪水滑落在脸庞,居然被那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发现了。

  “呵呵,心里开始发慌了吧?”那头目冷笑着说, “等到了目的地,你会哭的很更厉害,我们这几年在监狱里受的苦,也让你尝尝。”

  “呸。”我朝着那声音吐了一口吐沫星子说, “你们犯罪,就得受到法律的制裁。 ”

  “还嘴硬,二狗先赏她几巴掌。”那头目的命令刚说完,另一个人就几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

  “混蛋。”我嘶吼着,“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二狗,继续给她掌嘴,打到她求饶为止,我看你多嘴硬?”正当那头目让那人再继续时,我听见了,我的手机铃声响了,心里暗暗欣喜。

  “老大,她手机响了。”

  “谁打的?”

  “叫什么……蓝少杰?”

  “挂断。”

  蓝少杰?天哪,救救我。

  “老大,我挂断,他又打了很多电话,很烦的。”

  “你现在查查,看看她手机里有没有黎昕的电话? ”

  那头目好像思绪顿开,让手下查我的通讯录。可我怎么会有黎昕的电话呢?我一直就没有跟他联系过。

  “老大,还真有黎昕的电话。”那家伙欣喜若狂地说, “还是老大聪明。”

  什么?我的通讯录里居然有黎昕的电话?我怎么不知道呢?

  “现在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带上200万来赎这丫头。 ”这家伙是疯了吗?让黎昕拿200万赎我?真是异想天开。

  “我和黎昕非亲非故的,他凭什么拿200万来赎我?你们有病吧。 ”我轻蔑地说, “真是异想天开。 打电话让我妈准备200万,可能有点机会。”

  “臭丫头,你当我们傻吗?你爸是警察局局长,你妈会不通知他?”他又一次拍了拍我的脑袋说, “给我机灵点,等会不要乱说话。否则,我先割了你的舌头。”

  “嘟,嘟,嘟。 ”他们把电话开了扩音,连续打了很多电话,可黎昕始终没有接电话,最后还直接挂断了。黎昕这家伙,真是欠揍,把我仍在这,现在我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却还置之不理。

  “老大,他不接电话。”

  “再继续给我打。 ”

  “是。”

  “你们不是说,黎昕会奋不顾身的来救我吗? ”我故意挑衅地说, “看来,你们注定要什么都得不到了。”

  “臭丫头,你给我闭嘴。”他又一次凑到我耳边说, “你要再说话,我就真要割你的舌头了。”

  “现在,马上给他发个信息,告诉他,现在这丫头在我们手上,如果他报警了,我们就立刻撕票。我不相信,他不回这个电话。”那头目很生气地说着。

  头目的命令一出,那几个小混混,肯定都屁颠屁颠的抢着做。

  “老大,真来电话了。”一听见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我就开始紧张起来了。

  “你们是谁?骆熙在哪里? ”我听见了黎昕电话里焦急地声音,之前,他不接我电话,是还在生我的气吗?这时,我也只能急的直跺脚,他们用手紧紧地捂着了我的嘴。

  “黎大少爷,几年不见,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你放心,我们现在还很温柔的对待她,如果,你在3个小时内拿不出200万来赎她,我们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哈哈……”那头目很得意地笑着说,”如果,你敢报警的话,我们会立刻撕票。反正,我们也生无可恋的。”

  “波哥?你们出狱了?”黎昕的语气很紧张,“你们别伤害她,钱是小事。”

  “算你小子机灵。”那头目接着说,”3个小时内,你也必须出现在我面前,我们的旧账是不是也要算算?”

  “波哥,你放心,只要你保证她的安全,钱和我都会给你奉上。”黎昕这是怎么了?平时那霸气和傲气都去哪儿了?

  “啊。”随着那家伙一声惨叫,我成功地将他的手咬出了血,他下意识地一脚把我踹倒,我疼的直冒眼泪。

  “黎昕,通知我爸爸,通知我爸爸。”我似乎在挑战他们的底线。

  “臭丫头,让你报信,让你咬我,我一脚踹死你。”那几脚重重地踩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五脏六腑都快炸裂。

  “黎昕,你别来。 ”这是我昏倒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们也许不仅仅缺钱,更是为了报复我和黎昕当年将他们送进监狱的仇,我即使害怕也恐慌,可为什么我的脑子里一直浮现的是黎昕?而不是蓝少杰?我这是怎么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似乎已经被关到了一个房间里,眼睛还是被蒙着,手脚依然被绑着,我的手和脚已经麻木了,稍微动一下,感觉全身受伤了,疼的我咬牙,我慢慢地将自己挪到了墙角,将身体靠着墙角,这才缓了缓。

  “老大,天都黑了,都已经等了5个小时了,那小子是在耍我们吗? ”

  “别着急,疯子已经去接他了,他蒙着眼睛,走到这里肯定要费时一点。”

  “我就担心他在途中耍什么花招呢。 ”

  “他那么担心那丫头,不敢耍什么花招的。你别忘了,当年那丫头是怎么奋不顾身救他的。 ”

  房间外传来了,那俩家伙的对话,黎昕真的一个人来了吗?我靠在墙角冷的直哆嗦,想起了老骆和姜主任,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淌过脸颊。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跟他们告别?

  “老大,我把这小子带来了。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黎昕来了吗?我擦干眼泪,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全神贯注的听着。

  “你怎么对黎大少爷那么粗鲁?帮他把眼睛上的布摘掉。”门打开后,我听见了桌椅碰撞的声音。

  “波哥,别来无恙啊。 ”是黎昕,是黎昕的声音,我不知道我是开心还是难过?

  “钱带了吗?”

  “我先见见骆熙,再谈钱的事情。”

  “小子,你耍我们吗?你空着手来。”

  “波哥,我敢耍你吗?我和骆熙两个人的性命都在你手里拽着呢。钱我藏在了很隐秘的地方,只要你放了我们,我可以立马拿钱给你们。”

  “钱呢?我让你跟我耍花招,我打死你这小子。”

  突然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了一阵慌乱的殴打声和桌椅的碰撞声,他们打起来了吗?

  “黎昕,我在这,你受伤了吗?你们别打了。 ”我在房间里痛哭流涕地哭着,喊着,使劲地敲着墙壁,“黎昕,我在这。”

  “滚进去,我让你们俩好好的叙叙。”正当我痛哭流涕的时候,那头目一脚踹开了门,我似乎感觉到有一个人猛地靠在了我的右边,呼吸很急促。

  “黎昕,是你吗?”我用捆绑着的双手试着确认着他的身份,摸到他的脸颊时,泪水似乎已经泛滥,“你哭了?”

  他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抱着我,我似乎能感受的到他的温度和心跳,那刻,我更加确定他就是黎昕,开学第一天,他也曾经这么紧紧地抱着我。

  “对不起。”他亲吻了我的额头,帮我解开了手和脚的绳子,最后,揭开眼睛上的布时,我看见伤痕累累的他,还有那饱含泪水的眼眸, 一直望着我,我顺着他的眼神,才看到我的脚上和手上到处都是淤青和伤口。

  “今天,我不该把你扔半道的。”他深呼吸,然后靠着墙说,“我也不该对你发脾气的。”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看到他,似乎我也不那么恐慌了,反而很安心,“他们是有预谋的,都盯了我们好几个月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无助地望着他,“这次和上次的情况可不一样。”

  “呵呵。 ”他突然笑了起来,“你骆熙也有无助的时候啊?”

  “我可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 ”我说,“谁让你把钱藏起来的?他们要是真把我撕票怎么办? ”

  “我不是来陪你了吗? ”他顺手将我拥入怀中,“就算要撕票,我们也算双双殉情。”

  “谁跟你殉情啊? ”我用手推开他,“遇见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 遇见我,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他轻轻地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梁,这种情况下,他还有心思挑衅我?

  “ 我手机上,怎么会有你的电话号码? ”我好奇地望着他,“我怎么都不知道?”

  “ 看来,梁小雨这事做的还真是天衣无缝。”他望着我傻笑着, “你放心,你的手机我开了定位,现在估计你爸爸很快就会找到这的。”他突然靠近我的耳畔轻声地说着。

  “什么?你还在我的手机上开了定位?”我惊讶地朝着他吼着,“我就奇怪,为什么我走到哪里,你都找的到呢。”

  “你干嘛?怕他们听不见吗? ”黎昕赶忙捂住我的嘴。

  我这一吼,好像真的惊动了他们,一脚踹开了门,只见他们走路像飘,头顶七彩炫毛,嘴里一根小洋烟,左手手插口袋像个吊,右手拿着棒球棒,恶狠狠地站在我们前面。

  “黎昕,你报警了? ”那个身着黑色T恤身材微胖的男人,径直走到我们面前说,“你不怕我弄死你们。”

  “波哥,我怎么可能报警?”黎昕赶忙起身安抚着他,“只要你现在放我们走,我保证钱一分不少的给你。 ”

  “你当我们傻子? ”说着,他们就挥起棒球棒,使劲地打在了黎昕的身上,他毫无防备地被打在了墙角蜷缩着。我慌张地站起来,随手抓起一根木棍,就朝着他们狠狠地打了下去,他们停止了对黎昕的殴打,转身瞪着我说,“看来,今天真的得好好教训一下你们。”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突然举起棒球棒,三个人同时一棒打在了我身上,我承受不了那么重的力度,一下被甩在了地上。

  “我现在就要让你们也尝尝,我们在监狱里的日子。”那个头目波哥接着又想给我一棒,我闭上眼睛,似乎已经来不及闪躲了。

  突然……。

  黎昕一下扑在了我的身上,为我挡住了那一棒,可那一棒好像刚好打在了他的头上,黎昕的头,一瞬间就流了很多的血,就在那时,警车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山谷,那几个混混,丢下棒球棒,慌张地开始逃窜。

  “黎昕,你醒醒,你醒醒。”我用手捂着他头上的伤口,还是血流不止, 我看见他脸色惨白,浑身无力的躺着,我什么办法也没有,就抱着他一直哭,一直哭,他在昏迷前,就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道歉,我求求你, 快醒来。”我哭的一塌糊涂,我骆熙长这么大,天不怕,地不怕,为什么唯一会害怕失去他?

  可不管我怎么呼喊,他都没有再醒来,由于我身体也很虚弱的原因,我感觉,瞬间开始心悸,胸闷,视力模糊。

  “骆熙,你怎么了?”

  “快,一组去追击逃犯。”

  “二组将伤者抬回,赶快交给医护人员。”

  在昏倒的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爸爸,我才安心的睡去,这样,我和黎昕是不是都得救了?

继续阅读:第22章 崩溃情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悠长的时光里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