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最后的晚餐(一)
等天明2016-07-21 19:302,139

  七月的沙滩上充斥着人群,人们的呼喊声将那点微不足道的海浪声死死压住,让这本来就炎热的夏天平添了份烦闷。

          离沙滩不远有一处乱石海岸,这里虽然没有了沙滩的热情,但微咸的海风与周围的绿树相配合倒也舒适。岸边上一条干净的柏油小路向远处慢慢延伸,浓郁的阳光透过树冠在路面形成了不规则的光斑,星星点点。

    “小光,是这里吗?” 路口处,一名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白色篱笆墙外,对着身后的小男孩说道。

    “嗯,如果没记错的话。”小男孩往前探了探脑袋后答道。

    “可看样子,应该很久没人住了吧。”

    篱笆墙内,草坪由于长时间没人打理变得有些脏乱,碎石板小路的缝隙也被各种不知名的杂草填满,年轻人手指揉捏着额头,对这里的主人是否还在保持怀疑。

    “陈屿,你放心吧,他说过两年之内不会走的。”

    “但愿如此,对了,记住,你得叫我哥!”年轻人忽然弯下身去狠狠弹了下正趴在篱笆墙上往里张望的男孩,然后拉着他往不远处一家烧烤店走去。

    “知道啦,好疼…哎!这又去哪啊。”

    “先去吃点东西。”

    小路上,两人说话的回音与不时响起的蝉鸣混合在一起,顺着微风飘向海边。

  “今年的雪,下的不小啊。”

  公交站前两位老人孤零零站在那里,消磨着车来之前的那点零散时光。

  “瑞雪兆丰年,雪下的这么大,明年说不定又是一个好年头。”

  刘莉笑了笑,歪头看了看他的侧脸,虽然记忆中棱角分明的脸庞不见了,但从那隐约可见的皱纹中还是能辨认出曾经的痕迹。

  “对了,那几个家伙说没说,今年…回不回家?”徐鹏拍打了几下肩膀上的雪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今年,他们可能会有点事吧。”刘莉的脸色有些黯然,“孩子们,也许都挺忙的吧。”

  “忙,忙到没爹没娘!”徐鹏重重吐出了一口气,望向远方的目光中却流露出了些许期盼。

  北京。

  “喂,嗯,好的,我马上处理一下。”

  一杯温热的咖啡已经凉了半天,在香味散尽后终于成为了电脑桌上一个简单的摆设,徐柔摁了几下额头,拿起来浅尝了几口后放下杯起身离去。

  窗外夜色渐渐笼罩下来,白天阴灰的高大建筑此刻开始放出夺目的光彩,如同一只只华丽变身后的巨大丑小鸭。

  洗手间内水流溅射出的水花将温暖的空气降低了几分。徐柔擦了擦领口的水珠,整理了一下盘在脑后的头发,随手抽出纸巾擦干脸上的水滴,过度的劳累已经让她有些力不从心了,镜子里原本明亮的大眼睛现在也被黑影与眼袋包围。

  “喂!”徐柔走神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妈?”

  “小柔啊,你爸…出事了。”

  广州。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里,人们的身上裸露的皮肤便被彻底遮住,甚至有的人还翻出了不知放了多长时间的毛衣套在了身上,而这座靠近热带的城市也瞬间被北方来临的冷空气袭击了个措手不及。

  “远风,快点,孩子上学该迟到了。”

  “哦,知道了。”徐远风弯着腰,翻腾了二十分钟后终于找出了不知什么时候买的保暖内衣,用手往后一甩扔给了身后的徐丁,“快点穿,一会迟到了。”

  “哦。”徐丁一脸不情愿的拿起衣服闻了闻,确定没有异味后才给自己穿上,不过由于时间太过久远这件衣服明显小了很多,穿在身上像极了露脐紧身衣。

  “今年冬天怎么这么冷。”车里,韩欣一边不停抱怨着,一边从包里拿出各种粉底液往脸上抹去。

  “今年正好赶上北方寒流,没办法,忍忍就过去了。”

  “说些没用的,下班记着给小丁买几件保暖衣。”韩欣照了照镜子,又从包里拿出了口红。

  “对了,你今年不回老家了?”

  随着前面的车越来越慢,徐远风只能无奈的放慢自己的车速,歪头看了看手表,还好,时间还来得及。

  “公司里的事这么多,明年中秋再说吧。”徐远风漫不经心的答道。

  “哦。”韩欣回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喂?妈,什么事?”徐远风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新加坡。

  夜色笼罩,整座城市的灯光渲染着天空和海面,在黑暗的围攻下骄傲而又安静的屹立在那里,将最明亮的光斑印在南海之南。

  “您好,先生,您的果汁。”

  游泳池内一个健硕的身影痛快地翻了几个身后伸出头将泳镜摘掉,爬上岸躺到长椅上。

  “谢谢,哦,你会中文?”

  “我父母是台湾人。”女孩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笑意。

  徐远行笑了笑,抬头打量着这个女孩,瓜子脸,丸子头,一身蓝白相间的酒店制服,算不上特别惊艳,但也有一种低调朴实的美感。

  “能留你个电话吗?”徐远行忽然开口说道。

  “啊,先生…”女孩被徐远行的话惊了一下,白皙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淡淡的粉红色。

  “哦,稍等一下。”旁边徐远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青岛,市中心医院。

  一夜醒来,窗上的冰花已经遮挡住了视线,原本阴霾的天空也晴朗起来,充满活力的阳光晒化窗上的一小块冰花,留下模糊的水痕。

  一只白色的水杯被放在床头柜上,冒出来的热气在上方的假花的叶子背面形成一层细密的水珠。

  “老徐,起来,先吃点水果。”

  床上的徐鹏听到话后把紧闭的眼睛露出一条缝,观察了好一会才彻底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接过削好的苹果嚼了几口。

  徐莉看到这不禁笑了笑,从桌上拿起水杯递给他,“至于那么小心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说出愿望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