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仙体
大老猫2016-10-25 11:303,216

  月华不动声色地看我一眼,我弱弱地举手,“我在这里啊!”喂,我就站在月华旁边这么大一块绿色的你居然看不到!

  洛临沉默地看了我几分钟,忽然伸手扯着我的脸,“你是花隐寻?”

  我被扯得五官变形龇牙咧嘴,“启禀上仙,我就是花隐寻。”

  他终于松开手,震惊到,“果真没有带人皮面具?”

  我默然,“果真没有。”

  洛临摇着头,“花遇这老小子居然捡了这么个漂亮徒弟。”

  “师父。”月华笑的很好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背后冷气直冒,“您再不走就该迟了。”

  洛临一拍脑门,“哎呀,还真是。快快快,隐寻快来。”他毫不客气地抓住我,打了个响指,白鹤便飞过来。

  待我们都坐好了以后,他很是潇洒地跟月华挥了挥手,后者是懒得理他,直接甩脸子进门。

  咦?

  似乎和师父说的女追男版本不一样啊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揪着白鹤身上的毛。白鹤真是灵兽中的灵兽啊!定力真好,脖子都快被我揪秃了,也闷不作声。

  终于,有定力不够的人忍不住了,凑过来,“隐寻啊,我的小白快哭了。”

  我的大脑短路了一会儿,“哦!小白是谁?”

  洛临身子一个不稳,差点摔下去,“就是你骑的白鹤,你把它的毛快揪没了。”

  “啊!”

  我很是歉意地替小白顺了顺毛,“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心眼,疼也不知道叫一声呢!”

  小白低低地叫了一声,无限委屈。

  “上仙?”我无聊地趴在白鹤身上,“你会扎发髻吗?”

  洛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自顾自玩着,“当然不会了。”

  “果真不会吗?”

  “果真不会。”

  “那,”我叹了口气,转过头看他,“你现在把我的发髻都扯散了,怎么办?”

  他扯我的发髻的动作一滞,惊恐地看着我,“你的意思是,你不会?”

  我点了点头,“我当然不会。”

  “果真不会?”

  “再没有比这还真的了。”我亮闪闪的目光锁定他。

  洛临似乎被我看的浑身不自在,清了清喉咙,直接将我束发的发带扯下来丢掉,“那就披着好了,也很好看。”

  他变出把玉骨的梳子,替我将头发梳好了。

  我淡定地看着他将梳子变消失,“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我的发髻变回原样呢?”

  洛临身形又是一抖。

  我瞪大眼睛,好问地看着他。

  良久,他从牙齿里挤出几个字,“我不会那样,奇怪的仙术。”

  我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小白已经一声长啸冲下了云端。

  西王母的住处,昆仑山瑶池,到了。

  瑶池是个很漂亮的地方,确切的说是一个漂亮的大宫殿,存在于山头雾里,看上去飘飘渺渺的特别有仙气,说实话我原先以为瑶池是个大水池,结果瑶池居然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切,叫什么水池子,而且弄了半天这里仅仅只是有水而已,不过这里倒是好看,那些水面上都架着各式各样曲折的回廊,白玉做的扶手和地面,精致的各色雕花。

  此时,我和洛临正在这回廊上走着,确切地说,是由一个好看的仙女姐姐引着走。

  方才在瑶池外,我先是被它气势恢宏的大门给震惊了,心里小小地鄙视了一下东华山的破屋子后顺带也把洛临的山头给鄙视了一下。

  洛临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上仙大人,很是轻车熟路地从怀里掏出两张请柬,很客气地对看门的仙子行了个礼,“仙子有礼了,在下羽宿山洛临,和东华山花遇上仙的弟子花隐寻,拜访西王母娘娘。”他脸上的笑容很是谦谦君子,我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话说,还真是挺英俊的,不过,比我家师父还是差一点。

  那仙子看到洛临后,眼睛瞬间眯成一条缝,“上仙客气了,快请进。”她招呼了身后的一个小仙女领我们进去,那个小仙女也是一脸激动,客气地请我们进门。

  我很老实地跟在洛临身后,进了所谓瑶池。

  远远地就看到了摆宴席的大殿,已经有许多人聚集在了那里,我乖乖地低着头跟在洛临身后进了门,在心底暗暗告诉自己,我只是来吃饭的,低调,低调。

  可是尽管如此,不知道是洛临太招蜂引蝶了还是我身上的绿色太显眼,还是有很多人看到了我们,上前来打招呼。

  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最先凑了过来,“好久不见啊!洛临上仙。”

  洛临的脸上是春风般和煦的笑容,“老君哪里话。”

  我一脸呆滞地站在他身后。

  反正不认识我,我不说话。

  老爷爷瞅了我一眼,笑道,“不知这位是?”

  洛临回过头看我一眼,我继续呆滞地站着,他清了清嗓子,“隐寻!”

  “啊!”我好像是从睡梦中被喊醒一样,“是!”

  他一脸黑线,“来,这是太上老君,过来见过。”

  我乖巧地上前行礼,“太上老君好。”

  洛临微笑着对老爷爷说,“这是东华山花遇上仙的徒弟。”

  太上老君惊讶地挑起眉,“花遇什么时候收的徒弟?”

  他的嗓门很大,咋咋呼呼地吸引过来很多人,瞬间我成了众人的焦点。

  “花遇上仙什么时候又收了徒弟?”

  “是啊!还是这么一点点大的小女娃。”

  “咱们居然不知道,这也太……”

  许多人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冷静的我,也是招架不住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安,扯了扯洛临的袖子,有些忐忑地地看着他。

  洛临一皱眉,伸手拉起我的手,“让一下!”

  他的声音不大,却很有震慑,周围原本嘀嘀咕咕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他伸手拨开离我们最近的一个仙子,拉着我走出了包围圈。

  就在那瞬间,我觉得背后有无数道如利刃一样的目光“嗖嗖”地射过来。

  唉!我只是来瑶池吃个饭,为什么都要看着我呢。

  我郁闷地跟在洛临的身后,七拐八拐地找到了属于我们的位置。

  终于在位置上坐定,可是洛临仍旧拉着我的手,我甩了半天也没甩掉,只能无奈地喊他,“上仙,上仙!”

  他好像在发呆,半天才反应过来,“怎么了?”

  “你能不能先松开我的手?”我对着他挤眉弄眼,眼神十分热切。

  “哦?”他挑了挑眉,“小丫头知道害羞了?”

  我摇摇头,“是你拿着我的手我没法吃东西。”真是笑话!我会害羞么!问题是现在面前的桌子上摆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可是我却无法伸手去拿这样真的很憋屈啊!你能体会我的憋屈吗!你能吗!

  洛临瞬间呆住,半天才回过神,摇着头放开我的手,“你说你现在多少也算是仙体了,就算不吃东西也不会饿着,干嘛对吃这么热衷呢?”

  我从他放开手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兴奋地在面前的美食间挥舞我的爪子,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回答,“那你说,既然大家都不会饿,为什么神仙们还要有事儿没事儿就开宴席,你们羽宿山到时辰就开饭呢!”

  洛临原本是端了一杯桃花酒,正准备喝,听我这么一说,立马愣住了,呆呆地看着面前琉璃盏里的酒波,“是啊?为什么呢?”

  我很哥们地拍一拍他的肩膀,顺便在他白花花的衣服上擦擦手指上的油,“上仙你不用纠结,这个问题我想了几百年都没想通,你一时半会儿也想不通,还是跟我一样,吃吧!”

  洛临似乎很受鼓舞,一口喝干了琉璃盏里的酒。

  我颇有成就感地自我欣赏了一会儿,继续开吃。

  一口肉还没有咽下去,就听到身边轻飘飘飘过来一句话,“顺便说一句,像你的智商,想不明白是正常的,你不必纠结。”

  我嘴里的肉一个不稳就卡住了,我掐着自己的脖子可劲地咳起来。

  洛临很是体贴地递过来一杯酒,更加贴心地抚着我的背,“好好儿说着话,没事儿掐自己干嘛,真是傻孩子。”

  我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被酒给呛死。

  西王母的宴席要摆整整七天,所以不用着急,有的吃。我便是被洛临总这样的理由给踢出门去进行运动消化,他自己,却是风度翩翩地端着琉璃盏四处留情!

  我恨恨地奔出大殿,在心里发誓回去一定会告诉月华师姐关于洛临到处留情的事情,没想到外面的人更让我窝火,我就是在回廊上站了会儿,就有人又在那指指点点,“那就是花遇上仙的徒弟。”

  我愤愤地用我的大眼睛瞪了那人一眼,开始往人少的地方走。一边走一边郁闷,师父的人缘未免也太差了,做他的徒弟都会被指指点点,要不要这么可怜!还有那些神仙啊!真没有礼貌!不知道背后说人不礼貌吗!

  我一边自己絮絮叨叨,一边低着头往前走,然后就“碰”地一下撞上了一个东西。

继续阅读:第四章 冰山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