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他为她受伤了
大老猫2016-10-25 11:363,263

  等我醒来的时候,映南坐在我的床边上嘤嘤的哭泣着,还不停的往我嘴里灌着一味极苦得药。

  我虚弱的发出声音“映……南……你……哭什么?”

  “啊!隐寻仙子你醒了?”映南就着衣袖擦了一泡眼泪。

  “我以为……以为你……呜呜,多亏了王去药山采得药。”

  原来映南给我灌的这药是倾憏拿来的,那个忘恩负义,朝三暮四,拈花惹草的妖王,我才不要喝他的药。

  我虚推了映南手上的碗一把,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隐寻,不许胡闹,乖乖把药喝了!”倾憏进来的时候换了一身青翠的衣衫,长身玉立,好不清新。

  呵呵,和莲姬玩搭配呢?黄配青,搭的了真好,好一把新鲜的韭黄呀!

  我就是不喝,闭紧嘴巴,任凭映南怎么喂,我就是不张嘴。

  倾憏走到床边,伸出手掌,我正想着他是不是要亲自喂我,却发现自己张大了嘴巴,动弹不得。嘴张那么大,我的哈喇子也控制不住的要往下跑。

  猥琐下流的臭妖王,居然用定身术。

  映南欢快的举起铜勺,一勺一勺的给我灌了下去,直到碗底,真是一滴也没有浪费。

  喝完了药,倾憏从袖子里拿出一颗蜜饯放进我的嘴里,然后合上我的下巴。

  “吧嗒”一声。

  他的手碰到我的下嘴唇时无比的冰凉。

  “还是王想的周全。”我看见映南的脸上堆起微笑恭维到。

  转了转脖子,居然能动了,看着眼前倾憏那张欠扁的脸,我很生气,于是用力从他胸口推了一把。

  “噗……”倾憏一口鲜血喷出。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怎么回事?难道我法力见长?

  那也不能一推就把妖王推的喷了血吧?

  映南跑过去扶住倾憏,“王,难道是……”

  “没事。”倾憏推开她搀扶的手,看了我一眼。

  其实我很是愧疚,想来他是受了什么伤。我坐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始终没有将关心说出口。

  倾憏最终自己捂着胸口走了出去,看着他的背影,很是寂寥。

  “映南,他真的没事吗?”在我第五十三遍问映南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将我掀回床上躺着。

  “我再说最后一遍,真的没事!他可是妖界之王倾憏帝君,若是这小小的蟒蛇毒气就让他有事,那妖界还不是早灭了。”

  我看见映南眼里流露出来的骄傲,大抵知道倾憏多半是没事的。

  “那蟒蛇毒气是怎么回事?”我敏感的抓住了重点。

  映南深情的看了我一眼,“你知道你摸的是什么花嘛?”

  我摇摇头。

  “那是妖界之花,只要碰到便会被它吸去法力,还会中一种这世上只有一味解药的毒。平日里它是不会开放的,并且在我们妖魔两届妖魔皆知,没人会傻到铺碰到。但你运气就不那么好了,万儿八千年的她才开一次,就让你给碰上了。而那解药就在药山,由一头上古凶兽大蟒看守着。”

  从她的话里,我大概是明白了,我被那无良小花骗了,而倾憏为我去那药山取药,被大蟒蛇伤到了。

  我很内疚,非常非常内疚,我想为他做点什么来补偿他一下,只是过了许久,我也没再见到倾憏,也许是妖界诸事繁杂,所以他真的很忙吧。

  然而我又想到他已经很累了,我还连累他又受伤了,每思及此我都内疚的食欲不振。

  然而直到那天,我闲着没事出门消消食的时候,听见了小红啊碧的谈话。

  小红啊碧是映南不知从何处找来的松鼠精,还是乡下的,以每妖一个月20妖币的价格买了她们当我的侍女,说是侍女,其实更像是陪玩儿的,因为她们从未做过洗衣烧饭,端茶倒水的事,这些都是映南这个妖界护法亲自做的,她们的主要任务便是陪我上树摘果子,下河摸鱼,嗑瓜子,逛街,唠嗑这一类的事。

  本来映南说要给我找两个侍女时,我满心期待着能像莲姬身边的侍女那样,我一挥衣袖她便毕恭毕敬,最好是法力高强又貌美听话的那种。

  但是自从小红啊碧来了……在初见时,我是很不情愿的,但想着有总比没有好,于是便留下了她们。

  从此我的烤鸡烤鸭烤鹅统统得与她们分享,这还不够,本来映南每天准备半斤瓜子便够我消遣了,现在准备十斤都不够,对比我表示了理解,毕竟是松鼠精嘛。

  然而让我不爽的是,说好的一起唠嗑,这两人居然背着我自己嘀咕,我一定要让映南扣她们工资!

  我从桌上抓了一把瓜子,轻轻倚在门框上,我倒是要听听有什么话是要背着我说的,忒不够义气。

  “隐寻呢?”小红问。

  “这头猪,睡着呢吧!”啊碧回,这也太气人,有这样说自己的主子的嘛?

  “她还睡呢,妖王都快被莲姬那xx抢走了,她也不急呢。”咳咳,此处省略两个字,少儿不宜。

  “怎么了怎么了?”啊碧听见这类八卦,自动的眼睛发亮。

  “那我告诉你,你千万别告诉隐寻,也千万别说漏嘴啊!千万!”小红嘱咐到。

  我在心里盘算着,这墙根是白听了,就啊碧那德性,回头,百分百的告诉了我。

  “我告诉你,前天我跟映南护法一起去成衣店采购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她说漏了嘴,妖王现在都住到莲姬那去了,也不知道两人……”小红脸色诡异。

  “哗啦啦……”

  小红和啊碧朝我望过来,看见我手上正保持着一个瓜子放进嘴里的模样,而另一个手上的瓜子正飞快的掉落下来,我想我这时候的脸色一定差的很。

  倾憏,倾憏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明明他说过喜欢我,可转眼就和莲姬住在了一起,虽然我总是被说笨,但是都这样了,即使我再单纯无知也得想到些什么吧,虽然不一定是真的……狐狸精都是这样会骗人嘛?

  我气呼呼的回了房间,留下小红啊碧在外面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来敲我的门?

  “没事吧,隐寻……仙子?”我一把将门打开,径直走了出去。

  我打了背包,还是回东华山吧,这妖界我是呆不下去了。

  “诶诶诶,映南护法说的没错,隐寻果真是一生气就喜欢打背包回东华山了!”

  我听见啊碧小声地说,拜托,啊碧说悄悄话你也敬业点行嘛,这声音大的,其他宅子里的妖都要听见了。

  我走出门,俩人拼命的拽着我,一人拽着我的裤脚,一人拉着我的胳臂,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无非是说着不要走,你走了,我们工钱拿不到之类的话。

  我呸,小没良心的两个人,我都失恋了,你们居然还只担心你们的工钱。

  我施了法术,满天的白菜飞出来,成功的将两个人变成了白菜堆,只露出头来,幽怨的望着我。

  咳咳,平时就唠嗑吹牛的,谁知道这俩人法术这么差,连我都拦不住,自己要走的路,即使没人拦也得走下去。

  我背着我的包,发誓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修行法术,因为走路真的……太累了。

  走了约摸半天时间,映南居然都没有追上来,我轻车熟路的去了妖街,打算赊点包子当干粮,好路上吃,想必包子铺的老狗是肯定会赊给我的。

  “狗叔,忙呢?”我笑靥如画,暂时屏蔽脸上最近才堆的肉。

  “哎呀,是隐寻仙子,可是要吃包子?”狗叔年轻时一定是在人间东北修炼的,一口地道的东北口音。

  “是呀,给我来一百……不两百个包子吧。”我竖起两根手指头。

  “这……”老狗四处望了望,见着没有映南,现出了为难的表情。

  我收了收心虚,将包子笼拍的“砰砰”响,“狗叔,你居然……不相信我,我真是太伤心了,只不是是映南被王派出去有事儿,明天来付钱而已,你就这样!你到底卖不卖,不卖就算!”我痛心疾首的说着,到处后又变成生气就欲走的模样,这演技,连我自己豆佩服自己!

  “嘿嘿,卖卖卖,仙子别生气。”老狗见我似乎真的生气可,麻利的拾好包子。

  “映南护法明日来结钱,可当真吧?”

  “当真当真!”我从他手里夺过袋子,这老狗!

  等我我走的离包子铺稍远了点,到那不算很熟悉的制衣店里,问了老板。

  “老板,你可知道这妖界结界在哪?”

  老板拨着算盘看我一眼。

  “出去啊?”

  “嗯嗯嗯。”我头点地如同小鸡啄米。

  老板伸出手一指,“往前是城门,出了城走到林子里,看见一棵大梧桐,再往前,结界就没了。”

  于是我按照他的指示,一路欢快的吃着包子,一路思索着这制衣店老板到底是个什么妖,不知道不觉得便出了城门。

  “咦,好大一棵树!”这是当我从大梧桐旁边路过的时候的念头,所以我很悲催的过了结界而不知道。

  于是……当我发现我出了妖界时已经掉进了满满一窝狼的狼堆里。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掉入狼群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