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宁雨沉2019-09-08 06:262,458

  “你胳膊……”

  “嗯?”童黎夏歪过头,望着自己的胳膊。

  胳膊没什么事儿呀,只是南宫羽还弯着腰,这让童黎夏觉得有些别扭。

  童黎夏并没有看到南宫羽眸子里闪过的一丝吃惊,她伸手上前让南宫羽赶紧直起身子,他给自己鞠躬认错,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是莫名而来的,没有原因。

  哪怕是季南泽或者季千暮,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这样弯下腰给她认错,她都不会有这种感觉。

  好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儿?

  童黎夏咬着下唇,她看着南宫羽,默默的叹了口气,她想,她是病了。

  “胳膊上,是什么东西呀?”南宫羽突然很是好奇地问。

  童黎夏抬眸,与南宫羽对视,抬起手臂指向自己肩膀往下的一小块红色胎记。

  这儿?

  她愣了愣,然后解释:“自小就有,是胎记。”

  南宫羽意味深长的点点头,看他的样子,好像很奇怪。

  一边,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季南泽突然冷不丁的冒出一个字,“丑。”

  丑……

  废话!胎记哪儿有好看的?

  再说,这么一小块胎记,丑就丑咯。

  童黎夏轻咳了一声,原地反击,“胳膊虽然丑,但脸长得比你好看就行了呗。”

  季南泽盯着童黎夏,脸瞬间惨白,气的直咬牙。

  这家伙说什么?她说她脸长得比他好看?

  “谁给你这么大的勇气?你脸比我好看?哪儿好看?”季南泽上前,双手迅速撑在床边,他目光冰冷的望着童黎夏。

  他最讨厌别人说他丑了,明明是那么帅气的一个美男子!哪里丑?

  季千暮站在原地,乖乖的看着这两个人。

  哥和黎夏怎么一见面就吵架啊?

  一边,南宫羽嘴角淡淡的勾起一抹笑,他走过来,拉起季南泽,说:“南泽,你不要和女孩子计较嘛。”

  他声音沉稳而温柔,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

  童黎夏一个不小心便看的入迷了。

  只听季南泽闷闷的‘哼’了一声,双手环胸,极为傲娇的倚在了墙壁上。

  因为童黎夏看季南泽很不顺眼,所以三个人早早的就回去了。

  陈丽一直追着童黎夏问,是不是在学校生活过得不好,有人欺负她?

  童黎夏都一直摇头,表示同学们都很友好,对她也都很好。

  就好比,她刚一进校就认识了很多的朋友,所以她出了意外就有人来看她。

  只是,陈丽还是抓到了事情的破绽。

  陈丽一直追着童黎夏问,为什么南宫羽要向童黎夏道歉?

  还有,南宫慕涵又是谁?

  听着陈丽的这些问题,童黎夏分分钟装死给她看。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次日一早,病房里传来陈丽的哀嚎声。

  “这个臭丫头,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还没有做一个全身检查她就跑去上课了!”

  “哎呀,我今天起了大早给她熬的汤!”

  学校的教室里,童黎夏已满血复活。

  虽然脑袋上还缠着白色的纱布,但这完全阻挡不住她来上课的步伐。

  早上七点二十,学生们已经陆陆续续的进教室了。

  当然,只其中就包括南宫慕涵。

  南宫慕涵在看到童黎夏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吃惊,没想到童黎夏昨天被车撞,今天就跑来上课了!

  这家伙的生命力还真是够顽强的呀。

  南宫慕涵坐回座位上,时而扭头看看童黎夏。

  童黎夏则一本正经的在抄着课堂笔记,但其实,内心早就已经崩溃了,余光也经常往南宫慕涵那儿飘去。

  虽然她是满血复活了,但昨天南宫慕涵做的那些事儿在她的心里还是深深的落下了阴影。

  比如,那一盆子水,还有一袋白面。

  童黎夏左右看了看,发现全班同学都以一种‘佩服’的眼光看着自己。

  “哎,听说了吗?昨天南宫少爷可是亲自去给她道歉了呢。”

  “看来小公主这次真的是捅破马蜂窝了!”

  “是啊,这么多年,我可从未见过南宫少爷给谁道过歉呢!”

  “小公主就像是一只高高在上的白天鹅,怎么可能去给癞蛤蟆道歉?”

  余音未了,教室内突然哄堂大笑了起来。

  门口,季千暮一脚踢开了门,他一手拿着背包,随意的搭在肩上。

  以往温柔可爱的季千暮,今天却黑着脸望着班级里的同学。

  然后,他将背包帅气的往自己座位上一扔。

  本热闹的班级瞬间变得沉默寡言。。

  这是……怎么了?

  南宫慕涵也投来奇怪的表情。

  大家都在心里默默的猜想季千暮这是怎么了,不一会儿,班级里又热闹了起来。

  “癞蛤蟆子想吃天鹅肉这种事儿在我们身边简直是有太多的案例啦!”

  “虽然说是南泽少爷一直捉弄新生,但我觉得其实是新生在勾搭南泽少爷!”

  砰——的一声。

  众人惊呼,纷纷朝着季千暮看来。

  望着他书桌上刚刚摔下的课本,童黎夏皱起了眉头。

  小弟弟今天这是咋的啦?

  好像自从进了教室就不是很对劲呢!

  直到自习结束,童黎夏都没有见洛懿辰他们。

  这群人果然是有钱家的大少爷,都不来上早课的吗?每天都迟到吧?

  想着,童黎夏已经不自觉的伸手戳向季千暮的胳膊了。

  季千暮扭头,不解。

  “小弟弟,心情不好呀?”童黎夏问。

  季千暮没说话,目光放在童黎夏头上的纱布处。

  他愣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好了吗?怎么出院了?”

  童黎夏点点头。

  尽管童黎夏追着问季千暮怎么了,但季千暮始终都是两个字“没事”

  这让童黎夏觉得有些奇怪,听同学们说,她们从未见过季千暮这样。

  那,这天,季千暮究竟是怎么了?

  童黎夏摆弄着手指,低着头朝卫生间走去。

  教室里,众同学还在说童黎夏的事儿。

  每句话都离不开童黎夏是癞蛤蟆,南宫慕涵是小公主。

  这让季千暮更加不爽。

  他之所以心情不好,就是因为他进教室的时候听到这群人说童黎夏是癞蛤蟆!

  可没想到,童黎夏那丫竟然没脑子似的根本就不在意,完全将她们的话当空气,像没有听到。

  像主角不是她一样。

  这让季千暮觉得有些头疼。

  所以,他决定,要背后默默的为童黎夏做些什么。

  “你们以后不要再说新同学了。”他站起来,垂着头,声音却坚定。

  “千暮少爷,你……是在替新同学说话吗?”一个同学狐疑的问着。

  季千暮双手撑在课桌上,很是认真,“从今天开始,欺负她,就是在欺负我!所以,我决不允许你们再欺负童黎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少爷杠上拽丫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魔少爷杠上拽丫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