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顾漫2016-07-29 23:447,348

  大神宿舍的排行

  和肖奈在一起后,有一个问题让微微疑惑了很久,那就是——为什么愚公他们明明比肖奈年纪大,却喊他老三,喊她三嫂呢?

  某天想起来问肖奈,肖奈一边看书一边回答:“唔,技术问题。”

  “呃?”微微听得云里雾里,“什么技术?”

  肖奈说:“扫雷,他们输了。”

  后来,微微从愚公那听到了扫雷事件的完整版本,愚公同学激愤地描述了当时年少的肖奈是如何如何的阴险,如何在发现自己年纪最小后,默不作声地拿出了笔记本,如何语气平淡地挑衅:“是男人就靠实力说话。”

  愚公同学至今说来仍然郁闷万分:“我干吗要和他比实力啊!”

  问话时的微微虽然还不知道这些细节,但是仅仅“扫雷”两个字,就把她囧到了,随即发现了个问题:“咦,那你输给老大了?”

  肖奈看了她一眼,一脸我怎么会输的表情。

  微微囧:“那他是老大啊。”

  肖奈说:“我让的。”

  微微很怀疑:“你有这么好?”

  “老大是默认舍长,要做事。”

  微微:“……”

  微微一笑在倾城 ——婚后生活撷趣

  01 肖宝贝取名记

  林教授今天真是高兴坏了,为啥?自家儿媳怀孕了呗。林教授那个喜啊,自己当年二十出头当妈已经够早的了,没想到今年她才四十七,竟然已经快要当奶奶。

  林教授这一天都无心工作,四处找人含蓄地炫耀,每个人起码要说上十分钟。这不,还没到中午吃饭,全历史系就知道,肖家就快再生个天才出来了。到了晚上下班,全A大老师都知道了这个惊人的喜讯。

  一下班,林教授就拎着本古老的字典奔向了不远的儿子家。

  被儿媳妇迎进门,林教授在沙发上坐下,儿子儿媳坐对面。林教授分外慈祥地看着自家儿媳,哎呀,这个孩子当年是一看就喜欢,现在是越看越喜欢。现在的小孩子,尤其漂亮点的,都注意身材什么的,哪个肯这么快生宝宝,哪像她们那会儿。

  林教授把微微从头到脚关切了一番后,慈祥地开口:“今天我来,是商量孙儿的名字的。”

  微微看婆婆进门带着字典,心里就有数了,没有被惊到。

  “不过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名字。”

  林教授矜持地笑着说:“就叫肖宝贝如何?”

  微微被惊到了。

  什么叫大俗即雅,什么叫大巧若拙,这名字就是了。林教授太得意了,觉得自己真是取了个绝世好名。生怕儿子儿媳不理解这名字的好处,林教授连忙详加解释。

  “微微,你看,这名字里面有你的姓,人家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你生的。”

  微微:“……”

  “儿子,你看,把微微的姓放孙儿的名字里,人家一看就知道你疼老婆。”

  肖奈:“……”

  林教授越想这名字越满意,寓意好又美满,读起来又顺口,太适合自己盼了多年的孙儿了。不过名字这事攸关一生,一定要慎重。

  “我打电话给我一个精通姓名学的朋友再问问。”

  林教授今天显然兴奋过度,说着就拎起沙发旁的电话开始拨号,一会儿便跟人在电话里滔滔不绝起来。

  对面沙发上,微微仍处于离魂状态,肖奈靠近她,在她耳边低语:“我能不能去房里玩游戏?”

  居然想留她一个人应付婆婆!微微怒瞪他:“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敢跑。”

  肖奈俊眉微扬,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刻意放慢语速:“你确定是我一个人做的?”

  ……

  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微微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鄙视。

  能。

  大神用语言表达着他的境界:“夫人息怒,我一定……”

  稍顿,含笑,“敢做敢当。”

  那边林教授跟玄学大师已经沟通得差不多了,放下电话高兴地说:“大师说这名字好,我看就定下吧,生男生女都合适用。”

  神啊,不要啊,她不要被自己孩子埋怨一辈子啊。微微正想找合适的话拒绝,肖奈却早她一步,一口否定:“不行。”

  “怎么不行?”被儿子否决,林教授很怒。

  “重名。”

  微微有些怀疑地看着他,不是吧,这么囧雷囧雷的名字,也会有重名?

  林教授显然也十分之怀疑,肖奈在婆媳两人十分不信任的目光下,自若地说:“我认识一个叫这名字的人,昨天,还叫她好几次。”

  微微确定了,大神在胡说八道。昨天是周末,又下雨,他们俩在家当了一天的宅夫宅妻来着,哪里会认识什么叫“肖宝贝”的人啊,还叫好几次……

  等等!

  肖宝贝、肖宝贝……小宝贝……宝贝……

  不是吧!

  微微脑中闪过昨夜乃至以前很多夜的某些片段,惊疑地看向某人,某人向她尔雅地微笑。

  微微的脸色于是——

  红了

  青了

  紫了

  ……

  最后,某大神的脚,被狠狠地踩了。

  “真重名了?那不好,我家孙儿的名字一定得是独一份的。”没注意到自己媳妇怪异的脸色,林教授又重新翻起字典,苦恼地,“到底叫什么才好?”

  夜色渐重,快到繁忙时间,老妈徘徊已久,老爹还在家里饿着肚子,于是肖奈干脆利落地结语:“他没手吗,等他生出来,让他自己翻。”

  ……

  ……

  某娘亲: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儿子/_____\

  某媳妇:我怎么嫁了这么个老公 >_____<

  某……受“惊”卵:我怎么摊上这么个爹,我要重新投胎┬┬_┬┬

  02 肖宝贝……们

  身为计算机系神人和系花的产品,肖小朋友从小就表现出了他对计算机的狂热爱好。具体表现为,刚刚学会爬的时候,他就不畏艰难地爬到了爸爸开着的笔记本旁边,对着键盘心满意足地尿了一场尿,彻底报废了爸爸的电脑。

  当然下场也是凄惨的——被客厅接电话回来的年轻爸爸抓住,狠狠地拍了两下他肉嘟嘟的小屁股。

  等到稍微大点的时候,他就抱着爸爸的腿不放:“爸爸给琮琮买一个小电脑吧。”

  爸爸:“为什么要小电脑?”

  肖小朋友很有志气地回答:“工作。”

  年轻的爸爸顿时产生了后继有人的自豪感,弯腰抱起他:“什么工作呢?”

  琮琮:“按ABCD!”

  爸爸:“……”

  肖宝宝的大名是爷爷取的,叫肖明琮。爷爷煞有介事地对这名字做了一番解释——明者,日月也,日月者,天之灵气也。琮者,玉器也,玉石者,地之精华也。

  所以我们肖明琮肖宝贝,毫无疑问是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啦!

  咳……

  老人家的自鸣得意先别管。单就小朋友本身来说,说是精华也实在不为过。长相上像美艳的妈妈多些,小小年纪修眉明眸,漂亮俊秀……当然,胖乎乎了点儿。聪明灵敏的脑瓜据说像足了爸爸,一点点大逻辑清楚得不得了,对数字尤其敏感。不过活泼好动十分有破坏力的性格却不知道像谁。

  一天晚上,微微好不容易把他给哄睡了,拉着肖奈坐在客厅的地板上修玩具。微微看着一堆四分五裂的玩具,有些苦恼:“琮琮到底像谁呢,我小时候没这么皮啊,我有些玩具现在还好好的,我妈收着呢。是不是像你?”

  “不像我。”肖奈一口否决,把小汽车的轮子按上去,说:“我小时候从来不拆自己的玩具。”

  “……呃,所以?”

  “别人的应该拆了不少。”肖奈遥思状。

  微微:“……”

  好吧,知道儿子像谁了,不过琮琮啊,你还是要向爸爸学习!别拆爸爸妈妈给你买的呀。

  琮琮小朋友精力旺盛,活泼过头,从来不甘寂寞。还不会爬的时候喜欢在摇篮里讲婴儿国的外星话,而且必须有观众在场应和,不然就扭动踢腿表示抗议。刚刚能爬就裹着尿布滚着奶瓶四处乱爬熟悉地形,到能走就更不得了了。

  哄他睡觉是全家最头疼的事情。小朋友很懂得给爸爸妈妈分配工作的。每天爸爸妈妈下班去爷爷奶奶那接他回家,吃饱喝足后,先坐在爸爸怀里看爸爸用电脑,咿呀咿呀地提出一些建议。睡觉前呢,喜欢缠着妈妈玩玩具、讲故事,而且每天都要妈妈陪床才肯乖乖睡觉。

  这天微微哄他睡觉,不知不觉自己也睡着了。睡了一会儿,觉得身体一轻,被人抱了起来往外走,一会又被放置在了另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微微眼眸微睁,拨开某人解睡衣扣子的手:“不要,没力气。”

  扣子只解一半,半遮半掩也别有风情。某人从善如流地不解了,直接扯下来,手从底下伸进去,俯下身在她耳边说:“微微,我们抓紧时间,把该生的都生了吧。”

  “啊?”微微被他弄得气息紊乱,一时没听懂。

  身上的人似乎带了些恼意,斩钉截铁地说:“再生一个,让他们自己玩去。”

  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话,按B市现在的政策是可以生两个的。两人早就这个问题达成共识,决定要两个孩子的,但是这么快就再生微微却是没想过。倒不是担心工作问题,微微还是蛮幸运的,遗传到了她妈妈的体质,怀孕期间居然没有孕吐啥的,脸也白白嫩嫩的,一点没长东西。只要前三个月小心些,后面就可以正常上班了。

  生是不怕,可是带呢?现在琮琮大部分时间是爷爷奶奶在带着,大学教授的时间相对比较自由,又请了保姆帮忙,才勉强应付得过来。要是再生个琮琮这样的小魔王,公公婆婆会不会揭竿起义啊>o<

  这事肖奈在床上提了一次就没再提,微微觉得他是一时心血来潮,便也没多想。隔了几天肖奈抱着儿子去了趟书店,带回来一堆童书,然后坐在阳光洒照的地板上给儿子读童书。

  他的声线还是一贯的清冷,可是在这光线的照射下,在小孩时不时的咿呀声中,却莫名地显得柔和而慵懒。微微靠着他坐着,随手拿了本菜谱看,一心二用地听着他读故事……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劲了。

  按照肖奈的惯例,童话书里的小主角们的名字都被改成了明明或者琮琮。

  第一本童书是这样的:

  “明明带着妹妹去放羊,他们来到一个小山坡,山坡上长满了青草……”

  第二本童书:

  “小虫,小鸭,小猪住在森林里,是快乐的三兄妹……”

  第三本童书:

  “虫虫哥哥和小猪妹妹……”

  ……

  琮琮听了N个故事后委屈了,认真地抗议:“为什么琮琮没有小猪妹妹!”

  微微听到某人漫不经心的回答:“很快就有了。”

  微微:“……”

  微微坐起来,拿书敲他:“你干什么呀= =”

  肖奈:“培养琮琮做哥哥的责任感。”

  微微:“……”

  琮琮总结发言:“妈妈,琮琮要带小猪妹妹玩。”

  于是,时隔两年,微微又怀孕了,长辈们最先知道,都欢喜得不得了,人老了还有什么追求,就想着含饴弄孙享享天伦之乐了。

  微微的舍友们也飞快地知道了,纷纷来电表示震惊。

  晓玲:“微微,你家大神为什么对生孩子这么热衷?”

  微微:“……他热衷闪电战。”

  二喜:“你跟你家大神,才见面就恋爱了,才毕业就结婚了,才结婚就生孩子了,孩子才生没多久就生二胎了。微微啊,接下来你想干吗了?”

  微微:“……晚上我问问他下一步计划= =”

  丝丝:“呜呜呜,你都有两孩子了,我还剩女着,不行,下个相亲对象不管咋样我都嫁了!”

  至于公司里,因为微微又穿上了孕妇装,于是大家也不告而知了。嗷嗷待娶的群众纷纷表示受到了严重的刺激,纷纷觉得肖奈很无耻。哪有这样的,领先一步就算了,领先两步也忍了,居然现在还要再来一步,无耻太无耻。

  愚公抢天呼地:“老子什么时候才能生小孩啊!”

  莫扎他:“你还是先摆脱处男吧……”

  愚公:“知道你脱处了,别显摆了。”

  莫扎他忧郁地炸毛:“脱的是不能生孩子的处,有毛用有毛用!”

  大家还没来得及理解他话中的深意,就听传闻有恐女症的阿爽喃喃自语:“我不想要老婆,但是要孩子,怎么弄?”

  大家七嘴八舌地表示这事有难度:“……只听说过隔山打牛,没听说过隔空生子的……”

  微微的第二胎特别安静,怀得比第一胎还舒服,基本没什么不适感。大家都觉得是个女孩,早早就取好了名字,叫肖明玥。

  然而十月落地,居然还是一个男孩。大家有点计划外的失落,但是更多是对新生命的欢喜。本来要改名字的,但是奶奶熟悉的那个命理大师说,这时辰这斤两,叫肖明玥最好,不能改绝对不能改,于是虽然是个男孩,还是叫明玥。

  明玥宝宝生下来就十分安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睡觉,不然就在摇篮里沉思,要是有人来看他,他就静静地躺摇篮里跟人对视,看一阵,研究完毕,扭头,闭眼,继续睡觉。

  长得像谁一时还不太看得出来,不过微微觉得是像大神多些,不过大神也没这么闷啊。

  唉~~~

  微微觉得很疑惑,为啥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极度闹腾,一个极度安静呢?就不能中和一下吗?这基因是怎么分配的!

  极度无聊的微微坐月子的时候,就靠思索这个问题来打发时间了。

  自从弟弟出生,琮琮就安分了不少,经常踩着小板凳趴在摇篮上看弟弟,跟弟弟说话,间或用小胖手摸他,捏他,但是明玥宝宝就是不理他。

  明琮唱电视里学来的歌给他听,本来还在沉思中的小宝宝听了一会儿,翻过肉乎乎的小身子,拿屁屁对着他,开始睡觉了。小哥哥不爱对着胖屁屁唱歌,停了下来,失落了好半天,然后忧虑地跑到妈妈的床前说:“妈妈,弟弟好像有点笨。”

  正在喝鸡汤的微微被呛到了。

  明琮为笨弟弟担心了好多天,直到不久后上了幼儿园了才释然。上幼儿园第一天回来,他就很高兴地对妈妈说:“妈妈,弟弟笨点也没关系,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很笨。”

  微微:“……”

  03 哥哥弟弟之床前明月光

  微微教明琮背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虽然琮琮一教就会,但是微微觉得小孩子会忘记,于是第二天又教了一遍。第三天,微微继续给他复习:“床前明月光……”

  琮琮严肃地问:“妈妈,你只会这一首诗吗?爷爷和奶奶会很多首。”

  微微羞愧:“妈妈是理科生……叫你爸爸来教你……”

  被儿子鄙视的微微泪奔去书房找老公,把手里的诗集摔给他:“你去教吧,你家的基因太欺负人了……”

  被赶出书房的爸爸走到儿子身边坐下,看手里的书,微微买的——《启蒙诗词一百首》,里面选的都是很简单朗朗上口的。肖奈翻了翻,把书扔在一边,把儿子抱过来,信手拈来一首教他——

  “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

  仍然是李白大大的诗,诗名叫《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诗名长,全诗更长……

  小琮琮纠结了。某人丝毫不以欺负儿子为耻,满意地摸摸他的小脑袋:“以后不要欺负爸爸的老婆。”

  *** *** ***

  幼儿园的王老师非常喜欢琮琮,逗他说话:“琮琮会背诗吗?”

  琮琮:“会。”

  “会背什么诗?”

  琮琮扭头:“都会。”

  老师汗:“那琮琮最喜欢什么诗呢?”

  琮琮一边玩小火车一边随口背诵:“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老师没想到他背得这么流畅,惊喜地问:“琮琮为什么喜欢这首诗啊?”

  琮琮抬头,响亮地说:“因为弟弟是月亮!”

  老师茫然ing:你在说啥东东……

  很快幼儿园要开家长会,老师们要编节目,向家长们展示教学成果。王老师报的节目是肖宝宝背诗。

  园长提前检验节目质量,对琮琮背诗很满意,老师见园长喜欢,继续献宝:“他还懂这首诗是什么意思。”

  “是吗?”园长很惊喜,问琮琮,“琮琮,那‘床前明月光’是什么意思呢?”

  琮琮堆着积木,奶声奶气十分肯定地回答:“床前的弟弟没有穿衣服和裤裤!”

  老师:“……”

  园长:“……咳,那个王老师……”

  老师泪奔了,明明昨天问他他还说是月光照在床前的啊!!!怎么忽然变成限制级答案了呢?!!!

  哎,老师啊……他们姓肖的从大到小,都冷不丁会变杀手= =

  04 哥哥弟弟之琮琮养弟弟

  (一)

  这天微微和肖奈带着两只宝宝一到奶奶家,奶奶就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她帮琮琮答应了一个广告!

  虽然是亲戚拜托的事情,而且只是平面照片,不会在电视上播出,但是微微还是很担心,回去的路上一直很纠结。

  “琮琮还小吧,拍广告会不会不太好?”

  肖奈倒不介意自己儿子露个小脸,男孩子嘛,不必介意这么多。

  “没事,让他去玩玩吧。”肖奈开着车说,“他也应该赚奶粉钱养活自己了。”

  微微:“……”

  微微看看后座上两只加起来才六岁的宝宝,只能默默地把头扭到一边。

  虽然肖奈都同意了,微微还是不放心,自己儿子一贯聪明,她索性就当琮琮是个小大人似的商量:“琮琮愿意拍广告吗?”

  “广告是什么?”

  “就是拍成照片,给很多人看。”

  琮琮小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很有点小苦恼的样子,最后,他看了看呼呼大睡的弟弟,下定决心似的说:“琮琮拍。”

  拍摄那天很凑巧,家里人都有事,微微只好把玥玥也带去了拍摄现场,还好琮琮很乖,不用太费神,自己踩着小胖腿走在微微旁边,还主动拿着弟弟的奶瓶。

  一到拍摄现场,可爱的宝宝们立刻得到了围观。微微观察了一下环境,看上去很正规的样子,而且工作人员都很周到细致,摄影师非常和气,一再说不会伤到宝宝眼睛,微微终于放心了。

  拍摄的间隙微微去了一趟WC,委托工作人员帮忙照看几分钟。工作人员里有几个女生,早就被两只可爱的娃娃萌死了,看见妈妈走了,立刻围上来逗弄。

  “琮琮几岁啦?”

  琮琮奶声奶气:“琮琮四岁,弟弟一岁半。”

  “琮琮把奶瓶给阿姨,阿姨帮你喂弟弟好不好?”

  琮琮抱紧奶瓶,表示不可以。

  “好萌啊。”

  女生们几乎两眼放光了,“琮琮喜欢拍广告吗?”

  琮琮扭头:“不喜欢。”

  工作人员互相看看:“那琮琮为什么来拍啊?”

  琮琮被她们看得有点小萎靡,于是抱着弟弟的奶瓶,拖着摇篮,垂着脑袋说:“琮琮要赚奶粉钱,养自己,养弟弟。”

  微微从卫生间一回来,就发现众人看她的眼神不对劲,这种看后妈的眼神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微微很困惑,为啥老在她上完厕所后,世界就诡异了呢……

  (二)

  莫扎他非常非常喜欢小孩,但是显然自己不会生,于是经常带着KO做的点心奔微微家,试图拐带琮琮和他私奔。

  这天他又带着KO私家秘制的小花生饼干到了微微家,进行例行诱拐。

  “琮琮到哥哥家玩好不好,哥哥教你玩游戏,KO叔叔还会做很多小点心。”无耻的某人仗着自己脸嫩,经常自称哥哥,不过他也只敢在没人的时候这么自称,因为上次被KO“叔叔”听到后,回家就在某个不纯洁的场所进行了一场叫“叔叔”的……教育。

  莫扎他继续无耻地诱哄:“琮琮到了哥哥家,爸爸妈妈就有空生小妹妹了,琮琮不是要小妹妹吗?”

  “不要妹妹了。”琮琮啃完小饼干,认真地摇头说。

  “为什么?”莫扎他奇了,明明上次还说要小妹妹的。

  琮琮苦恼地说:“因为琮琮的奶粉钱只够养活弟弟一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微微一笑很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