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再现凶案
甄根硕2016-08-12 12:232,209

  “董局长,该不会让我和一群奇葩工作吧?”

  说心里话,我也想要那具尸体,总觉得有蹊跷,总觉得苏红秀能从尸体里化验出别的结果,但是不能直接跟董一天要尸体的检查权限,毕竟我们是第三小组,对案件没有直接插手的权利,一直只能协助破案。

  “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会答应你。”董一天已经被这起案件搞得一个脑袋两个大,背着手,皱着眉盯着窗外。

  “那具尸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心里想什么呢,我答应你,如果能把这起案件破了的话,有机会会让你碰当年那个案子,但你要先沉下心来,做好自己的工作。”

  董一天依旧背着手盯着窗外,慢条斯理的说着,我听完后,心里苦涩的笑了一声,看来要自己找机会解开当年的谜底,安慰我母亲的在天之灵,亲手将凶手碎尸万段。

  没错这就是我多年以来唯一的想法。

  回到地下室,几个人都在,苏红秀看到我进来的时候,急忙问道:“尸体呢?”显然,她更对于尸体情有独钟,当然还有老干妈跟动物内脏,这就让人很疑惑了一个长相不错的女孩子怎么会对那么血腥的东西感兴趣。

  “给。”

  随手将尸体检查权限的通知仍在苏红秀面前,她扫过一眼,立刻转身走出地下室,这丫头怎么连声谢谢都没有。

  “我说美女,我帮你搞定这么一件大事,难道你不应该谢谢我?或者晚上我们出去约一下也是可以的,嘿嘿,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酒店……”

  这话还没说完,整个办公室的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程雯扶着额头,正想问他们怎么这么看着我,突然觉得脖子上一凉。

  “再废话,让你的第三条腿随时断掉!”

  苏红秀的手里握着手术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在耳边冰冷的说了一句,随后将手术刀抽回,等等,不对,她手里怎么会有手术刀,应该是解剖尸体的手术刀!她竟然随身带着那种东西?!

  “难道有姐姐一个人还不够吗?非得招惹别的女人,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哼!”

  一直没说话的程雯半个屁股坐在桌子上冷哼一声。

  顿时我的头上冒出一层冷汗,原本以为这里还有一个正常人,现在看来,人家只是隐藏好罢了,这本是咋不去做卧底呢。

  我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咳咳,那个什么,我先走了。”

  说完,恨不得马上离开这第三小组的办公室,也就是地下室,现在死者的任何信息都没有,只有从失踪人口那里去查了。

  “闷骚,你能不能把最近这段时间的人口失踪列一个名单出来,最好有联系方式和照片?”

  “没问题,等我三分钟,马上搞出来给你看,不过,局长不是给三天时间让我们破案吗?你查这个干啥?”

  闷骚哥在电话里跟我得比了半天,怎么比娘们还娘们,我都怀疑是不是他很长时间没跟人说话,导致现在成了话唠?

  “少废话,让你查就查。”

  闷骚哥在电话里嘀咕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果然很快,他将查到的信息发到了我的手机上。

  按照验尸报告来说,死者的死亡事件已经超过了四十八个小时,如果有人已经发现死者失踪的话, 肯定会有人报案,但从失踪人口的照片来看,按体型身高,还有年龄划分,这份资料就跟白纸一样,毫无用处。

  躺在车里的座位上,盯着窗外,这个时候忽然听到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哪个孙子?”

  “赵大海这个孙子,宋丑,立刻给老子回第三小组!”

  电话里的赵大海好像心情不怎么好,幸亏刚才我没说别的,打开车门重新回到了地下室。

  “这是这周以来的第二次案件了,作案的手法跟死者的情况和上次一模一样,你们看看吧,这是现场的所有照片,还有尸体的化验结果。”

  赵大海愤怒的将资料仍在桌子上,头上的地中海两侧的头发,都因为愤怒快要竖起来了。

  死者,女,赵璐,二十七岁,6月17日,晚上七点三十分左右死亡,全身赤裸,血液流失,光头,胸部被全部切除,腹部有切口,体内性器官被切除,下体有被异物插入的痕迹,左侧胳膊上有一朵玫瑰花纹身,身体被捆绑成跪姿,绳扣是死结,越挣扎越紧,口中塞有沾有血迹的毛巾,这次不同的现场没有任何鲜花之类的装饰,地面上留有一摊血迹,死者躺在一个小树林里,是被晚上打算在小树林里车震的一对情侣发现。

  在死亡现场查到脚印,但是因为晚上的小雨,已经被全部破坏,死者的手里攥有一张机打字体的纸条,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 ,隐约看出两个字,赵璐,看来应该是死者的名字。

  而发现死者的地点属于郊外,虽平日会有少量车通过,而且旁边靠近河流,加上昨天天色昏暗,傍晚下了一场小雨,距离案发现场不远处的地方,可能会有人钓鱼,如果是案发第一现场的话,可能会有人听到死者的求助声,或者是看到凶手经过。

  这次凶手将打印有死者名字的纸条放在死者手里,这是在跟刑侦队示威,或者是说,是在挑战刑侦队的某一个人。

  通常,按照常理说,一般的凶手在杀害了第一个死者之后,会显得惶恐或者是紧张,甚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藏起来,但是凶手却在连环作案,而且时间间隔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看来第一起案件肯定不是模仿作案,更不会是意外中将死者杀害的,第二起案件的话,凶手改变了作案手法,开始在现场给我们留下线索,难道这两起案件不是同一个人为之,还是凶手在犯第二起案件的时候是故意为之?

  忽然觉得这人的作案手法好像跟十几年前的那个身穿雨衣的人有些不同,但是只是一种感觉罢了,在外人看来这两起案件跟十几年前的案件完全一致,可是给我的感觉这次的凶手跟之前的凶手有某种联系,或者是说……

  总之,这两次的案件让我觉得有些东西是时候去解决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宗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