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谁给你的狗胆!!
影独醉2016-08-30 14:353,052

  ‘砰!!’

  突然,一声巨响响起。

  房门被人推开,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

  “保护公主殿下。”

  刹那间,一队银甲士兵鱼贯而入,又是瞬间将洛千沫护卫在中间,他们手中的利剑也都已经纷纷出鞘,那长剑之上闪烁着冰冷的杀人寒芒,直指叶老爷子和叶步帆。

  银甲士兵,全神戒备。

  只待一声令下,他们便会提剑杀人。

  “呵……”

  见此一幕,叶老爷子只是冷笑了一声。

  似乎不屑一顾。

  洛千沫却是一惊。

  “你们……”

  然而,洛千沫两个字刚刚响起,屋外桂嬷嬷就神色复杂的跑了进来,她看了一眼叶老爷子,又是冲着洛千沫摇了摇头,示意洛千沫不要说话。

  这个时候,又是一个银甲男子在桂嬷嬷之后走了进来。

  男子神色冷峻,面带寒意。

  走进屋内,银甲男子扫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叶步帆和站在一边的叶老爷子,便是来到了洛千沫面前,躬身、双拳一抱道:“属下天荒城城主府侍卫统领刘旬,护驾来迟,请公主恕罪。”

  话落,不等洛千沫开口,刘旬又是转身怒视叶步帆,指着他,道:“来人,将这个行刺公主的刺客拿下。”

  “刺……客?”

  洛千沫闻言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步帆。

  叶步帆是刺客?

  一个傻子也懂的行刺?

  然而,洛千沫刚要开口,或者说要帮叶步帆辩护,却被桂嬷嬷拉到了一边。

  “嬷嬷?”

  洛千沫不解的眼神看向了桂嬷嬷,桂嬷嬷再次向洛千沫摇了摇头,并且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刹那间,洛千沫脸色巨变。

  她再次看向刘旬的眼神之中顿时闪过一丝的惊愕。

  这时,原本坐在地上的叶步帆猛的爬了起来,又是跑到了叶老爷子身后,抓着叶老爷子,和刚才一样,只是露出了一个脑袋。仿佛老鼠见了猫的眼神看着刘旬,叶步帆直接哭诉道:“爷爷,他好凶,他还打帆儿,帆儿这里疼。”

  说话间,叶步帆又是指了指自己的后颈之处。

  “嗯?”

  叶老爷子闻言眉头一皱。

  下一秒,他直接看向了叶步帆所指的后颈之处。

  见状,刘旬微微一愣,看着叶步帆的眼神之中更是闪过一丝惊色。

  ‘轰!!’

  这时,叶老爷子的身体却是猛的一震,双瞳一缩,一道寒意迸射而出。

  只见,叶步帆后颈之处一片淤青。

  没有丝毫的迟疑,叶老爷子猛的看向了刘旬。

  双目含怒,满载杀机。

  “你打的?”

  冰冷的声音响起,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是瞬间下降一个层次。

  刘旬见状一愣,却又是说道:“胡扯,我堂堂炼脏境武者,城主府侍卫统领,我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会去打一个傻子?更何况,今天,在此之前,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傻子,又怎么可能打他?”

  话落,刘旬根本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看向了身后的城主府侍卫,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个行刺公主的刺客抓起来!!”

  “是!是!!”

  两名士兵当即回神应声道。

  ‘啪嗒’‘啪嗒’……

  话落,两名银甲士兵更是瞬间迈步向叶步帆。

  “谁敢!!”

  却在这时,一声怒喝响起。

  只见叶老爷子那深邃的眼眸直视两名准备擒拿叶步帆的士兵。

  那眼神如刀锋剔骨;

  那眼神如野兽嗜血。

  ‘嗡,嗡!!’

  两名士兵灵魂一颤。

  他们只觉得自己整个身体仿佛被禁锢了一般,再也无法动弹半分,再也不敢擒拿叶步帆半毫,甚至那一滴滴冷汗也是不自主的从他们额头上滚落了下来,无奈之下,两名士兵只能扭头看向了刘旬。

  见状,刘旬大怒。

  “叶鸿,你想造反吗?”瞪着叶老爷子,刘旬一声怒吼响起。

  “呵……”

  叶老爷子却是冷笑了一声。

  “造反?好大的罪名啊。”不等刘旬回答,叶老爷子又是看着他冷笑道:“你是不是还想说,老夫意图谋反,老夫孙儿行刺公主,整个叶家图谋不轨,理应株连九族,诛杀满门?”

  ‘嗡!!’

  叶老爷子的话让刘旬身体一颤,脸色巨变。

  “你……”

  刘旬刚想说什么,叶老爷子却是面色一沉,一步迈出。

  一步,如狼,似虎。

  一股莫名的威压瞬间涌向刘旬。

  刘旬心猛的一惊。

  ‘咕噜……’

  看着叶老爷子冰冷的眼神,他脚步一退,吞咽了一口唾沫,到嘴边的话也是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敢伤我孙儿,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话落,叶老爷子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出现,已是刘旬面前。

  见此,刘旬大惊。

  “你……”

  刘旬一字响起,叶老爷子却是已经一掌拍出。

  ‘咻--’

  一掌,速度快到了极致。

  ‘啪!!’

  刹那间,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只见叶老爷子一掌直接拍在了刘旬脸上,刘旬根本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噗嗤--’

  一口腥红的液体从刘旬口中喷出,还连带着三颗洁白的牙齿。

  ‘砰!!’

  又是一声巨响。

  刘旬整个身体都是重重的撞击在了地面之上。

  大地,为之一颤。

  “嘶……”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房间之内一片死寂,刘旬也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叶步帆却是直接跑到了叶老爷子身边。

  ‘砰!!’

  他一脚直接踢在了刘旬脸上。

  “叫你打我。”

  ‘砰!!’

  叶步帆四个字响起,又是一脚。

  ‘砰砰砰!!’

  叶步帆一脚一脚的往刘旬脸上招呼着,一时间血花飞溅,看的在场所有人心底一阵恶寒,尤其是洛千沫,现在她终于知道这个傻子是多么的记仇了。而叶老爷子却是毫不在意,他俯瞰着刘旬,冷声道:“城主府侍卫统领?你算个什么东西?谁给你的狗胆伤我孙儿?谁又给你的狗胆诬陷我孙儿?又是谁给你的狗胆栽赃我叶家?”

  冰冷的声音,整个空间一片死寂,针落可闻声。

  “叶鸿,你太放肆了。”这时,屋外一道怒声响起,“公主殿下面前,你竟然还敢当众行凶,伤我城主府侍卫统领,你如此--置帝国律法于何处?又置帝国皇权于何地?”

  下一秒,一名青袍男子从屋外走了进来。

  男子此刻双手负于身后,他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

  天荒城,城主--刘墉。

  ‘刷!!’

  没有丝毫的迟疑,刘墉肃穆的眼神直接落在了叶老爷子身上,又道:“叶步帆一介草民擅闯城主府重地,这本就有罪。更何况,他还是在三更半夜之时,私闯公主闺房,他一不是公主殿下的朋友,二不是公主殿下的亲人,第三更加不是公主殿下的客人,那么请问--他所谓何事?”

  “就算不是行刺,也是意图不轨。”

  “一个陌生男子半夜潜入公主闺房,这若是传出去,又将置公主名节于何地?”

  “擅闯城主府,夜潜公主闺房,对公主意图不轨,玷污公主名节,四罪并罚,就算是将叶步帆当场格杀也不为过。刘旬作为我城主府侍卫统领,他秉公执法,何来栽赃嫁祸一说?”

  “倒是你--叶鸿。”说话间,刘墉看着叶老爷子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的玩味和戏虐,又道:“你包庇你孙儿,又公然抗法,还重伤我城主府侍卫统领、帝国执法者,你这--与造反何异?”

  ‘刷!!’

  话落,刘墉右手直指叶老爷子。

  神色肃穆,一身正气。

  叶老爷子看着刘墉的双眼也是眯成了一条线。

  两人四目相对,针尖对麦芒。

  整个房间内瞬间一片死寂,气氛也是无限诡异。

  却在这时,叶步帆那双天真无邪的双眼看向了刘墉,摆着双手道:“不对,不对,城主叔叔,你忘记了啊?是你下午的时候带帆儿来这里的呀,你还给帆儿准备了一件宝贝呢,就藏在这间房子里面。可是……可是这间房子里面还有一个死八婆,她还打我……,帆儿,帆儿打不过她。”

  说着,叶步帆又是看向了洛千沫。

  狠狠的瞪了一眼。

  “城主叔叔,你帮我打她好不好……”

继续阅读:第0004章 千万不要忽悠傻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道狂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