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死亡通知书
慕容千千2016-09-03 07:583,135

  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时,徐淑曼正在尹禛家,听到电话里的警察报出那两个让她头疼的名字时,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她们和尹禛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没有义务去保释她们。”

  “可是,她们两个人,一个说是尹禛的助理,一个说是他的保镖,所以,您还是让尹禛尽快来领走她们吧!”电话那头的警察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保镖?”徐淑曼都被气笑了,这个曾小柔还真会编谎话骗人,如果说苗静婉是尹禛的助理,至少还做过他几天助理,可是,这个曾小柔是保镖的谎言,亏她也想得出来,她本来想一口就拒绝的,电话那头却传来了曾小柔本人的声音。

  “我知道你不愿意来保释我们,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相信尹禛已经被那些负面的新闻搅和得够心烦了,上次我去电影发布会的事情让很多记者都认识我了,如果我进派出所的事情再传出去,让别人把我和尹禛放在一起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那就不好了,您说我说的对吗?”

  徐淑曼想了想,好像这个小丫头说得还蛮有道理的,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在家里呆了这么久,今天是尹禛事发后第一天开工的日子,在商场里有一个品牌的宣传活动需要他去出席,而那些记者正钻尖了脑袋地想要挖出一切和尹禛有关的新闻,在这个时候真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于是,她有些不情愿地冲着电话哼了一声:“好吧,你们在那里等着我,我马上就过去。”

  尹禛正懒懒地靠在沙发上,手里端着红酒杯,盯着电视里不停闪烁的画面在发着呆,对徐淑曼打电话的内容根本就漠不关心。

  “你在家里等我一下,我出去处理一下马上就回来。”徐淑曼对他说话的态度,温柔得你对待一个孩子:“最近好不容易才将这阵风头捱过去,你可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乱跑,等我回来,我就陪你一起去出活动现场。”

  尹禛漫不经心地瞥了徐淑曼一眼,对她的安排表示没有异议,徐淑曼地些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拿起自己的外套匆匆忙忙地准备离开,将曾小柔的事情赶快摆平。

  可是,她刚走到门口,拉开门,就看到有一只黑色的信封飘落到了地上,想必是有人从外面插到了门缝中,徐淑曼疑惑地捡起那封信。

  纯黑色的信封,平整得像是新的一样,没有一丝褶皱,也没有任何字迹,打开里面有一张很薄的纸,上面的字迹是打印出来的:“尹禛,倒计时五小时,你的死期到了。”

  徐淑曼以为是谁的恶作剧,觉得有些幼稚,便随手将那封信揉成一团,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最近因为粉丝跳楼事件,有很多人开始明里暗里地黑尹禛,有个别极端无聊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并不奇怪,毕竟公众人物就是这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集万千嫉妒于一身啊。

  从派出所里办完了手续出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徐淑曼记挂着家里的尹禛还没有给他准备午饭,所以着急地便要赶回去,下午的品牌活动是尹禛最近以来第一次公开亮相,所以很重要,一定要让他养足了精神,才好去面对那些刁钻的记者们。

  刚刚坐上车系上安全带,曾小柔和苗静婉便追了上来,曾小柔好不容易等到尹禛肯来保释她了,怎么肯放过这么好的接近他的机会?要知道,自己父亲的下落还和他有关呢,于是,连忙上前去拦住了徐淑曼的去路,而苗静婉也一直都很想再回到尹禛的身边去做助理,两个人自然是有志一同。

  “你们两个想干嘛?我不是已经如你们所愿,把你们保出来了吗?”徐淑曼知道她们难缠,却不知道她们是这样的难缠,很不耐烦地问:“到底是想怎样啊?”

  曾小柔笑得阳光灿烂,伏到车窗边,对着徐淑曼说:“刚刚在里面,你也知道了,们两个现在是无处可去,在这里又没有别的亲人了,所以才会被人所骗,还被警察叔叔给抓了……”

  “你们那是被骗吗?是打架斗殴才进的派出所吧?”徐淑曼白了她一眼。

  “都一样啦。”曾小柔尴尬地笑了笑:“我这个人呢,向来都是有恩必报的,既然尹禛帮了我这一次,我又说过是他的保镖,不如我就留下来保护他吧?”

  徐淑曼像是不认识她似的,上上下下地重新打量了她一番:“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做尹禛的保镖?”

  “对呀。”曾小柔重重地点头:“你知道我的身手很好的喔。”

  “你的身手是挺好的,可是,我们家尹禛不需要你这样的保镖。”徐淑曼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看你只是一个麻烦不断的惹祸精罢了,至从你出现,我们家尹禛就一直是倒霉不断,所以,麻烦你以后没什么事情的话离他远一点。”

  说完,徐淑曼毫不客气地发动车子离开,曾小柔很不服气地拍着车门,还想追上去,可是,却被苗静婉拉住了:“你别求她了,没有用的。”

  “为什么,这可是接近尹禛的最好机会了。”曾小柔有些不甘心地跺脚。

  “我当然知道这是好机会,我也很想回去做他的助理,可是,也得让这个女人同意才行啊。”苗静婉撅起唇:“如果她是那么好说话的人,那天就不会莫名其妙地把我给辞退了的。”

  曾小柔觉得她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看来想要接近尹禛,从徐淑曼这边是无从下手的,那么她们还是另想办法好了。

  汇金商城是本市最大的商场,里面进驻的全是国际一线的奢侈品专柜,所以,在这所城市里也算是地标性的建筑了,有很多盛大的活动以及节日庆典都在这里举行,所以,时常会有明星出没。

  尹禛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出活动了,所以对这一次的活动行程,将要走的路线都十分的熟悉,只是,这一次和以前又不一样,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落。

  以前无论他走到哪里,粉丝都会蜂拥而至,手里举着欢迎他的牌子,抱着鲜花和礼物,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地想往里冲,只想离他近一点,哪怕是得到他的一个眼神和一个微笑,都像是莫大的荣幸一般,会尖叫兴奋很久,可是,这一次,车都已经停到会场外了,也没有看到有多少迎接他的人,最多的就是记者,还有少量来接待他的有关品牌的工作人员。

  没有鲜花,没有尖叫声,没有热情洋溢,人头攒动的热烈场面,这让尹禛的心多多少少有些失落。

  他并不是一个十分重名利的人,红或者不红,对他而言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他也不喜欢娱乐圈里的鱼龙混杂,当初之所以会选择进娱乐圈,完全是因为要替父亲偿还那笔天价的赌债,否则他宁可过平淡安稳的生活。

  只是,这些年来习惯了被众人追捧,现在一下子遭受了这样的冷落,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只不过,他脸上的黯淡表情只是一扫而去,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这飞闪而逝的表情却一下子被心细如尘的徐淑曼给抓住了,她轻轻地抱怨了一句:“这些人,真的是太现实了。”

  是啊,这个社会就是如此的现实,娱乐圈更甚。

  尹禛面无表情地戴上了宽大的墨镜,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然后拉开车门,径直地大步走出去。

  记者们见到尹禛,都拥了上来,纷纷将手里的话筒伸到他的面前,不断地提问。

  所有的问题都是针对粉丝跳楼这一事件的,这件事情发生过后,除了徐淑曼第一时间出面回应,表示过惋惜和歉意之后,便再没有了消息,尹禛本人一直都没有发声,他越是不说话,那些媒体就越是追着不放,以前他天天呆在家里,那些人拿他没有办法,可是,现在他出现在公众场合了,自然是会想尽一切办法都要采访到他的。

  可是,尹禛依旧沉默不语,他长得高大,一般人都很难挡得住他,而且,周围还有商场安排好的保安在一路保护着他往商场大门而去,那些记者们就算是使出了全身解术,他不想开口,谁也不能够勉强。

  徐淑曼跟在后面,很满意他的表现,尹禛就是尹禛,他目空一切,荣辱不惊,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都应对得很好,不说话,此时正是最好的态度。

  一行人走到商场门口的专用通道时,那些记者已经被拦了下来,尹禛脚步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停顿,径直往里走去,而只有少量的人跟在他的身后,他就这么带着强大的气场,在众记者注视的目光中,往电梯的方向而去。

  大厅中央很空旷,摆设着漂亮的金色花瓶,最上方有一只奥地利的水晶吊灯非常的夺人眼球,虽然是大白天,可是,吊灯却折射出美丽的光芒。

继续阅读:第10章 做他的保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功夫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