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该死的摩天轮
慕容千千2016-09-11 08:013,178

  曾小柔哭了一阵,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抬起头来,小心地瞟了一眼——

  火红的夕阳洒下了金色的余晖,染红了半边天,绚烂而多彩,那一轮圆圆的太阳已经有一半掉到山的那头去了,他们的视角,正好可以俯瞰整座城市的风景,天色将暗,华灯初上,满目都是星星点点的光辉,彩色的、浪漫的、让人心醉的各色光晕装点着这个世界,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美丽。

  “真的很美啊!”原来摒弃自己心中的恐惧,看到的竟然是这么美好的景色,因为视角的不同,而显得更加壮观。

  曾小柔看着窗外的景色,而尹禛却不知不觉地一直盯着她在瞧,她的眼睛很亮,像是盛满了星河,翘挺笔直的鼻梁,小巧红润的唇,虽然单独看并没有多么出彩的地方,不过,五官拼在一起却别有一种风情,很清纯,很漂亮,尤其是她的唇色,明明是素颜,没有搽任何唇膏,可是看上去却红润润的诱人,微微露出雪白的贝齿,让人不由地想要一亲芳泽?

  尹禛不由地越靠越近,脑子有些热,难道是因为这气氛有些浪漫有些让人迷醉吗?为什么,他很想尝一尝她的味道?

  “喂,你做什么?”突然间,曾小柔回过头来,发现尹禛离自己很近,连忙用力推开了他,因为力道过猛,轿厢猛地摇晃了一下,曾小柔连忙扶住了,脸却有些红红的:“你离我那么近做什么?”

  “呃——”尹禛这才惊醒过来,对自己刚刚突然冒出来的那个想法而觉得有些好笑,他怎么会觉得这个土气又粗俗的丫头好看呢?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都有些饥不择食了吧?

  “那个,你头上有东西,我想帮你择下来。”尹禛死鸭子嘴硬地伸出手,“摘”下了曾小柔头上并不存在的东西。

  可是曾小柔已经察觉到有些异样的气氛了,于是坐到了他的对面,回想起自己刚刚失态的样子,还主动抱着尹禛——哎,真的是丢脸死了。

  摩天轮晃晃悠悠地终于降下来,停稳了。工作人员才一打开门,曾小柔便率先冲了出去。

  外面的空气真的很新鲜,不像刚才,和那个家伙呆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真的有一刻都觉得快要窒息了,那种感觉很不好,很不安全。

  尹禛却以为是自己刚刚的唐突让她生气了,连忙追了上去,路上遇到一个卖气球的摊位,便买了几只气球来,追上曾小柔,将手里各色的气球递给她,算是缓解一下刚刚尴尬的气氛。

  其实他想说对不起的,明明知道她恐高,还怀着戏弄她的心情带她来坐摩天轮,实在是太坏眼儿了,可是,他怎么也说不出口,便让这些气球来表达自己的歉意吧!

  “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曾小柔倒是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在外面不安全。”

  这一次尹禛没有再反对,就当他欠她一回吧,偶尔也听听她的话。

  两个人回到公寓,却发现今天的楼道里黑漆漆的。

  “停电了吗?”尹禛一边抱怨着,一边伸手去刷指纹开锁:“这里可是从来都不会停电的。”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说明是有电的。

  “等一下!”曾小柔上前一步,拦住了他,心中警铃大作:“我先进去!”

  尹禛也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

  曾小柔无声地进了屋,小心地伸手摸了一下电灯开关,屋子却仍然黑黢黢的,看样子是有人故意切断了电源,她拉着尹禛的手示意让他跟在自己的身后,便往屋子里走去。

  客厅的窗子大开着,有风吹进来,将窗帘吹得飘了起来,窗外霓虹灯的光亮投射了进来,曾小柔记得今天走的时候窗帘明明是拉上的,窗户也是关好的,看来,屋子里是有陌生人闯进来了。

  可是客厅里空空如也,曾小柔摸到放在墙角的一只球棒,往尹禛的房间里走去,尹禛怕会出意外,想要拉住她,可是,曾小柔却突然就冲了进去,接着房间里面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然后安静了一下,尹禛连忙跑去接通了电源,然后冲进房间里去,看到曾小柔正一脚踏在一个高壮的男人背上,那只球棒还搁在他的脑袋上。

  “快点说,你是谁,跑到别人家里来做什么?”曾小柔恶狠狠地问着,还不时地用球棒轻轻地砸着对方的脑袋。

  “哎哟,哎哟,女侠饶命啊!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那个男人此时正鼻青脸肿地趴在地上,双臂被反剪着,呻吟求饶。

  “下次,你这可不是第一次了吧?”曾小柔料定他不老实,脚下用力,踩得他又是一阵吱哇乱叫:“还不快点老实交代,那几封恐吓信是不是你写的?死猫是不是你放到公司去的?你究竟和尹禛有什么仇,要做这样见不得光的事情?”

  “我没有写什么恐吓信,什么死猫我也不知道,那不是我干的。”男人的脸贴在地板上,声音带着哭腔:“我就是个小偷,看着这家装饰得不错,想着偷偷进来顺一点值钱的玩艺儿,可是,没有想到这么倒霉,才刚刚进来,就被你们抓住了。”

  “你还想撒谎是吧?”曾小柔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以为伪装成小偷就会隐藏他的真实身份了吗:“看来我不给你一点教训看看,你是不会老实说出来了。”

  “喂喂——你要干什么?”那男人虽然用力挣扎着,可是,还是敌不过曾小柔,被曾小柔随手扯过来的系窗帘的丝带反绑住了手脚,然后推到窗户旁边,将那丝带在栏杆上随意地绕了两圈,抓紧一头在手里,用力一推——

  “啊——”窗外传来杀猪般的哀嚎声,那男人被头朝下倒吊在了窗外:“救命啊——救命啊!”

  原本靠在门边一直在看好戏的尹禛也不由地面色一紧,没有想到曾小柔居然下手这么狠,他这可是22楼,要是一个不小心失了手,那可是要出人命的啊。

  “喂,你不能这样做。”尹禛连忙上前去想要阻拦她,可是,曾小柔却松了松手里的带子:“老实说,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外面的男人早已经吓得气若游丝了,刚刚她那一松手,又往外滑了几寸,吓得他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还是坚持回答了曾小柔的问题:“真的不是我——”

  曾小柔不由地皱了皱眉,这样都没有改口,想必说的是实话了,于是,用力将他提了上来。那个男人连滚带爬地从窗口上来之后,看到曾小柔时的表情,就像是看到恶鬼一样,连连后退。

  “看来还真的只是个小偷啊!”

  “我当然是!”那男人看了一眼尹禛,真的很想求求他去帮忙给自己拨个110,让警察叔叔赶紧来救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偷,头一回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凶悍了。

  “好吧,既然如此,刚刚对不住了。”曾小柔上前去解开了男人身上的绳索,一边解还一边念念有词地教育着:“好好的大男人,什么事情不能做为什么要出来做贼呢?你看看让人抓住的滋味有多难受!”

  “是、是、是,女侠教训的是,我再也不敢了。”男人点头如捣蒜,连连地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我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那就好。”曾小柔解开了绳索,十分大度地挥了挥手:“今天我就放你一马,希望你以后能够重回正道,好好地找份工作!”

  “谢谢,谢谢女侠。”男人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敢多耽误一分钟,当下便夺门而出,飞也似的逃走了。

  看着一屋子里狼藉,尹禛无奈地摇了遥头,也只在曾小柔能够有本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抓小偷,把他送到警察局去就好了啊,为什么要把家里弄得这么乱七八糟的,万一出了人命,你可怎么办?”

  折腾了老半天,曾小柔走出去给自己倒了杯水,自信满满地说:“我怎么会有万一?不这么做,我怎么知道那些卑鄙的事情是不是他干出来的?”

  尹禛的心里突然就涌上了一股暖意,说到底,曾小柔还是为了自己的安危,才会做出那样过激的举动来的。

  “我告诉你,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小偷了,成天不好好工作挣钱,就想着怎么去不劳而获,真的要去偷的话,为什么不去劫富济贫?”曾小柔突然住了嘴,打量了一下尹禛,坏坏地一笑:“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到你家里来偷,应该也算是劫富济贫了吧?你这么有钱,我想应该是不介意的吧?”

  真是越说越离谱了,这个女人的脑回路就是与众不同,尹禛翻了个白眼,决定不理会她,让她继续一个人在这里发神经。

  “喝完水,记得进来把我的房间打扫干净。”

  曾小柔愣了一下,所以说,她的身份其实是保镖加保姆吗?

继续阅读:第18章 尹禛耍大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功夫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