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改头换面
慕容千千2016-09-08 08:003,182

  “OK,,大功告成!”Devin的声音打断了尹禛的思绪,他正端着茶杯,刚刚抿了一口。

  那口茶就含在了嘴里,一直忘记了咽下去。

  经过一番打扮的曾小柔,很难让人再和这前那个土气、粗鄙且毫无气质的村姑联系到一起了,此时的她,头发及肩,利落而干练,化着淡淡的妆,衬得她的五官更加立体精致,而身上的那套衣服已经换了下来,一件质地很好的小衬衫,V领,中袖,系着一条花色素雅的丝巾,衣裳的下摆扎进了高腰的黑色长裤中,简单大方,却又帅气逼人。

  “我这样穿,会好看吗?”曾小柔有些不安地看着尹禛的反应,他瞪着眼睛一直都不说话,让她觉得自己就好像被关在笼子子里猴子一样可笑,于是转过身来:“我去把衣服换掉。”

  “不用了。”尹禛叫住了她,一口茶终于吞了下去:“你这样——很好看,呃,我是说很符合你的身份。”

  曾小柔却有些不习惯,她从小到大还没有穿过这么暴露的衣服,如果不是那条丝巾挡着,她觉得衣领都低到自己无法接受的地步了,真不懂城里的那些女人是怎么想的,非得把胸前那两砣露出来给人家看才开心吗?还美其名曰”性感”,这种性感,对曾小柔来说简直是不道德。

  “没有办法,这是她唯一能够接受的衣服。”Devin有些无奈地摊开手,手里还握着一把梳子:“很可以,她的身材样貌其实还不错,可是,为什么思想这么古板?”

  曾小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刚刚在试衣间挑衣服的时候,这个家伙一个劲儿地向她推荐那些款式奇怪的衣服,幸好自己守住了底限,自己是来做保镖的,没有义务要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讨雇主开心的。

  “就这样吧!”尹禛点了点头,已经是相当满意了。

  “好你个头啊!”曾小柔不满地抱怨着,蹲下身子捂住了自己的脚,新鞋子有一点鞋跟,尽管已经不算是高跟鞋了,但是对她一个向来只穿布鞋连皮鞋都没有穿过的人来说,实在是有一点强人所难,简直比上刑还让人难受,曾小柔龇牙咧嘴地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将鞋子脱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脚:“痛死了。”

  尹禛一头的黑线,这个女人,实在是无药可救了,就算是让她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才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原形毕露了。

  “你必须要习惯。”徐淑曼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鞋子拿起来,重新放到曾小柔的面前:“穿上它,这是你的工作。”

  “一定要穿吗?”曾小柔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他们。

  可是,那三个人有志一同地点头。

  “好吧!老娘拼了,是不会让你们有理由又让我赔违约金的。”曾小柔认命地接了过来,套在脚上,又一瘸一拐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扶住了桌子。

  “我请你注意一下仪态好不好?”尹禛皱着眉头:“你跟在我身边,随时都会有记者偷拍我们的行踪,你就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稍微优雅一些不可以吗?还有,说话也请你斯文一些,OK?”

  “那些记者偷拍你就好了,没事拍我干吗?”曾小柔抱怨着:“我穿成这个样子,连路都走不了,还怎么保护你。”

  徐淑曼走过来,好心地扶住了她:“没关系,新鞋子就是这样,磨一磨就不会痛了。”

  鬼才相信她的话,曾小柔甩开了徐淑曼的手,单脚跳着往前走去,气呼呼的样子。

  尹禛无奈一摇了摇头,看来想要改变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做到的事情,不过,他有信心,一定要让她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她的条件其实还是不错的,原本以为她身材很差,现在这样一打扮,曲线毕露,看上去还是十分有料的嘛。至少这一打扮,比以前看起来顺眼了很多。

  当天晚上,曾小柔便住进了尹禛的家,而苗静嫁,则被徐淑曼安排进了公司的公寓。

  曾小柔背着自己的行李,跟着尹禛,而尹禛一边走一边介绍他的习惯:“在我的家里,无论是吃饭、喝水还是睡觉,都要合乎我的规矩,我喝水有固定的牌子,有固定的杯子,不同的水有不同的杯子,你不知道就不要乱动,我的房间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可以进去,房间里的东西不可以乱动,卫生间里的东西就更不要动了,总之,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不要拿手去碰就可以了,冰箱里的食物你可以吃,但是不要用家里的炊具做东西,我闻不了油烟的味道……”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曾小柔根本就没有听进耳朵里去,这个男人就是这么难搞加龟毛,如果事事都要按照他说的去办的话,那么自己在这个屋子里干脆把两条腿拎起来走路好了。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尹禛停了下来,看到曾小柔将手里的那只行李袋”咚”的一声扔在沙发上,不由嫌弃地补了一句:“家里的任何都东西,都要放在它们应该有的地方,比如你的行李,应该收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你的房间里有柜子。”

  曾小柔掏了掏耳朵:“你真的很啰嗦啊,我难以想象,你话这么多,怎么会有那么多粉丝喜欢你的?”

  尹禛气愤地闭上了嘴巴,他其实真的不怎么爱说话,只是涉及到个人的利益,他不得不多叮嘱叮嘱曾小柔,毕竟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让人放心了。

  “明天我要回剧组拍戏,你早点休息,和我一起开工。”尹禛决定不要再理会她,和她对话,简直有要将圣人逼疯的架式。

  可是,当尹禛躲到房间里三十分钟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的时候,他又隐约地觉得有些不安了,这个女人也未免太安静了一些吧?安静到让他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于是,打开门走了出去。

  依旧是刚刚他们回来的模样,客厅里没有乱,只是茶几上多了一只红酒的酒瓶,曾小柔正翘着脚靠在沙发上,手里端着喝茶用的杯子,杯子里还剩半杯红色的液体。

  尹禛瞬间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走过去,看了看桌子上那只还剩下一半的酒瓶。

  “这可是我从法国带回来的限量版,你居然将它喝掉了?”尹禛肉痛地抱着酒瓶,他自己都舍不得开,竟然让她如此的暴殄天物,还拿茶杯喝红酒,她为什么不干脆抱着瓶子喝呢!

  躺在沙发上的曾小柔见他如此生气的样子,一脸的醉意,笑着伸出手指头,在半空中晃呀晃的:“我肚子饿了,找来找去没有找到吃的东西,正好看到有一瓶酒,就拿来喝了,你说过的,吃的东西我可以随便拿,只要不用厨房就行,我没有喔!”

  她倒挺会对自己说过的话贯彻始终的,尹禛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曾小柔突然跳了起来,站在沙发上,扯开了嗓门就放声高歌起来,也不知道唱的是什么,惊得尹禛连忙放下酒瓶,上前去捂住了她的嘴巴。

  这么晚了,要再任她这么胡闹下去的话,隔壁一定会上来举报的。

  “怎么?你觉得我唱的不好听吗?我告诉你,我的嗓子可是村子里头最好的了。”曾小柔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不要害羞啦,我们一起唱好了。”

  是不是最好他没有听出来,不过是最洪亮的倒是听出来了,尹禛忍无可忍地将曾小柔拎了起来,喝醉了的她身子沉重无比,尹禛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将她送进了房间里。

  “希望你在酒醒之后能够明白你做了什么蠢事!”尹禛一把将她扔在床上:“这瓶红酒的钱,从你的工资里扣!”

  曾小柔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刚刚又折腾了一番,被扔在床上便一动也不动,对他的话毫无反应。

  于是,在尹禛的印象中,曾小柔的罪状又加了一条——酒量差,酒品更差。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曾小柔才发现昨天晚上自己喝醉了,连衣服都没有脱便睡着了,现在醒来,头疼得要命。

  真是的,她此生不大好,只爱小酌一杯,可以酒量却很差,昨天看到尹禛的酒柜里放了很多酒,便随便拿了一瓶,没有想到入口温和后劲却这么大,害得她喝得断了篇,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都不记得了。

  曾小柔从床上爬起来,眯缝着眼睛便往外走去,她觉得头痛欲裂,想去卫生间洗洗脸,清醒一下。

  可是,没有想到,才刚一拉开卫生间的门,就看到水气氤氲之中,一个光裸着的身子的男人正在洗澡,听到背后有响动,还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啊——”尖叫声冲破云霄,曾小柔连忙捂住了眼睛,伸手摸到了放在盥洗台上的浴巾,朝他扔了过去。

  尹禛连忙用浴巾将自己的重要部位裹了起来,恼怒地关掉了淋浴的水:“我在洗澡你为什么要跑进来?”

继续阅读:第15章 原来你怕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功夫女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