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不断的麻烦
何马2016-09-01 22:513,753

  眼看就要一头扎进肖克怀里,肖克提前出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至一旁,却又保持了一定距离,问道:“做什么?”

  “他,他,他要打我!”妇女惊惶地指着后面。

  一个穿条纹衫、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红着眼睛,脚步虚浮地紧追过来:“贱货,老子看你往哪跑。”

  为什么麻烦总是会自己找上门来,肖克皱起眉头,站起身来。

  男子径直走到肖克面前,喷着满口的酒气:“喂,兄弟,她是我老婆,让让。”

  “大哥,求你,他要打我。”

  “打你,老子要杀了你!”

  “你喝醉了。”两夫妻的事情,肖克不想管也管不了,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你让开!这个贱货,在外面养小白脸,还偷老子的钱,这种贱人,打死了算便宜她!”醉汉根本不管不顾,横冲过来,许文文在桌上放了一个卡通瓷杯,他看也不看拿起来就要开砸。

  肖克出手,握住醉汉的手腕,醉汉力气却大得很,左手一记横摆拳就挥了过来,肖克后仰避开,醉汉恶狠狠地要将肖克扑倒在地,肖克侧身一带一推,醉汉踉踉跄跄跌出去好几步。

  正准备制止这名醉汉的粗鲁行径,肖克心生警觉,回头,身后的女子正畏畏缩缩伸出手来,不知是想拉住自己的衣服,还是想拿自己的东西。

  肖克往她肩上推了一下,横眉冷目地指了指那名女子,让她规矩点!

  女子跌坐在座椅上,那名醉汉还未站稳,又扑了过来,低头猫腰,红着眼就像愤怒的公牛,肖克想侧身避开,但身后是动车的座椅和餐桌角,那醉汉撞上去还不头破血流?而醉汉来得很快,这么一犹豫,肖克就被抱住了腰,醉汉带着肖克冲出好几米,将肖克举离地面,狠狠地摔下。

  车祸还未复原的裂痛再度袭来,疼痛让肖克一阵警醒,不能对任何人手软心慈!这醉汉下手毫无分寸,将自己当仇人一样打,而周围的人纷纷躲避,别说帮手,连个叫乘务的好心人也没有。

  肖克将压在身上的醉汉蹬开,翻身爬起,醉汉又冲了过来,这次肖克不再忍让,伸出粗糙的大手,盖在醉汉的头上,将他的头往下压,同时自己膝盖往上抬。

  “噗——喀”,肖克的膝盖和醉汉的面门发出了碰撞声,醉汉捂着脸,虾米般蜷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小心地摸着青紫的鼻梁,指着肖克骂道:“你??你,你敢打我,你就是她养的小白脸?好,好,你等着,你给我记住!”

  醉汉从来的地方逃走了,肖克想找那名求助的女子问清楚,却发现那名女子也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真是莫名其妙。肖克回到座位,刚才的摔伤令他不自然地扭动着身子。

  没有乘务来,所有的乘客都保持着静默,没有议论,没有询问,事情有些不太寻常,肖克不由往车厢内扫了一眼,窗外是飞驰倒退的树木,距离重庆市至少还有半个小时。

  许文文似乎掉进厕所里了,肖克自嘲地笑了笑,怎么会想起那个丫头来?今天发生的一切处处都透着诡异,从医院醒来到现在,就像在演戏一般。肖克回忆着刚才的动作,那闪避、那出击,好像练过成千上万遍,都练成了身体的自然反应,可是要回忆那些动作从何而来,脑子里却一片空白。

  座椅还未坐热,那名醉汉又折回来了,身后还领着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周围的乘客像是睡着了,或者那群大汉是隐形人?事情在向不妙的方向发展,肖克想起了地铁里遇到小偷的一幕,看来有必要搞清楚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肖克再度起身,他的身高和块头比这群人更有优势,但还不足以弥补数量上的差距。

  “是他,就是他!”醉汉往肖克一指。

  肖克张嘴想解释,可对方没给他这个机会,那名看起来像头领的中年男子冲肖克扬起削尖的下巴,吐出一句:“给我打!”七八个看上去就不是善茬的男子便冲了上来。

  正好有话想问你们,那就不用客气了,肖克抬起大脚踹翻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人,避开拳头,一把拎住第二个扑过来的人,卡着他脖子将他举离地面,往前一送,砸在第三、第四人身上。

  动车狭窄的过道限制了冲来的人群,第五人一个小跳翻过前面乘客的座椅,第六人刚站上座椅,肖克抬腿横扫,令他身体失衡,下巴重重地磕在餐桌上,第五人的拳头挥了过来,第七人跃过倒在地上的四人,从正面冲了过来,第八人在最末,取出一把美工刀。

  肖克避开第五人的拳头,往旁推了一把,让第五人打向第七人,用第七人挡住第八人,鼻脸青紫的第六人刚想起来,被肖克一拳砸下去。肖克用肘击令第五人歪向一旁,又是一脚大力推送,让第七、第八人,叠加到刚想爬起的第一二三四人身上。

  肖克像拎死狗般将第六人拎过来,顺手又给了第五人一拳,然后将第六人当作武器,砸向一二三四七八人。第一、第三、第四和第八人已经爬了起来,纷纷避之不及地躲让。肖克冲了过去,举手投足将他们再次打了个稀里哗啦,这是一场一个人打八个人的一面倒搏斗,肖克那魁梧的身躯就像一辆人型坦克,在那些看起来凶狠的人群中横冲直撞。

  这场打斗开始得突然,结束得也很迅速,肖克从八名打手中打出一条通道,接着又朝目瞪口呆、还没反应过来的尖下巴领头人冲过去。

  事情太怪异了,肖克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只是一种偶然,那些下面的打手或许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带头的肯定知道点什么。内心深处的紧迫感越来越强烈,偏偏还有这些流氓小偷来挡道,肖克要弄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个嚣张一时的领头人发出一声惊叫,往后一节车厢逃去,肖克正要追上去,脚下绊到一个什么东西,向前趔趄了两步。受伤较轻的第四人身材矮小,跳起来抱住了肖克的脖子,就像一只猴子挂在粗壮的树上,肖克用肘猛击他的肋部,将他甩开。而第三、第八人又围了上来,肖克不得不费了一番手脚,让他们重新趴下,同时给了坐在前排的那人一拳,令他鼻血长流,刚才就是他暗中伸腿绊了自己一下。

  尖下巴头领已经越过一节车厢,肖克远远还能看到那个身影,刚进入跑步状态,许文文打开厕所门走了出来,挡在狭窄的过道上,肖克收步不及,两人撞在了一起。

  “哎哟,你干什么!”许文文痛得叫了一声。

  “回座位上去,别管我!”肖克将许文文扶起,继续追捕,此时那头领已经和他相距两个车厢,就快看不到了。

  肖克的速度明显比那人快,追至还差一节车厢间距时,肖克看见那人找了动车乘务员,往后指着述说什么,还捞起衣服给乘务员看。肖克一个激灵,停了下来,寻思这是个连环圈套,若能把自己打得奄奄一息固然是好,如果不能,就因为争斗这事,也能让乘警将自己和那群混混拘留起来,他们有的是时间,而自己,显然不应该为这种小事而停留。

  想通了这一节,肖克马上往回走,在未引起人注意的车厢找到一个无人使用的厕所,闪身躲了进去。

  没想到竟然被一群来路不明的混混逼得要躲进厕所里,肖克反别着厕所门,伴着动车的轰鸣思索从医院出发后发生的一切。地铁的前几站是没问题的,换乘线路后遇到的小偷??是小偷还是什么人找上了自己?然后就是动车上发生的事情。

  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什么?自己真的长了一脸倒霉相?如果是有预谋的呢?那对方的能力未免也太大了。自己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建筑工人,难道还会有人跟踪追杀?如果是跟踪追杀,这些小偷混混未免也太不耐看了。总之,疑点重重,一团乱麻,算了,还是先放一边,看看手机卡里还有什么信息没有??

  手机!肖克一摸口袋,坏了,手机不见了,明明放好的,是打斗中掉了吗?厕所门口传来数人经过的声音,应该是那个尖下巴带着乘警赶过去了,得想办法在厕所里待到动车抵达,不然真的进了拘留所,这打架斗殴的事短时间说不清。但手机也很关键,必须找到,肖克回忆了一番,打斗过程很清晰,不是那时候掉的,只是后来,和许文文撞了一下,应该是那个时候,不知道许文文有没有捡到自己的手机,只能希望如此了。

  厕所里也不是绝对安全,如果对方一定要找自己,首先就是将厕所挨个找一遍。肖克等脚步声离开后,反穿了外衣,打开厕所门出来,动车上的乘客并不是满座,他找了个寻常角落,坐下,将身体放低,拿了张报纸,将一名睡得打鼾的乘客戴的帽子摘下,戴在自己头上。

  乘警来回过了三遍,没有发现人群中的肖克。

  十点五十五分,动车马上要进站了,肖克才起身返回自己的车厢,找到许文文,果然,车厢里原本躺着的那些人都已经散了。

  “你到哪里去了?”

  “上厕所。”

  “我以为你掉厕所里去了呢!”

  肖克笑笑,想告诉这个小丫头,刚才我也是这样想的。

  “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喏。”许文文得意地晃动手里的手机,“幸亏是我捡着了。”

  肖克一把接过手机:“谢谢。”这个手机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不指望手机里的卡片能解开所有谜团,却是自己随身物品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肖克认真地检查手机是否有损毁,许文文默默地看着他,冷不丁问道:“刚才,这里来了很多人呢,也不知道他们找谁??”

  “哦。”肖克检查完手机,放进口袋,“再见。”

  “再见。”许文文看着消失在下车人流中的肖克,心道:“会再见的。”

  她不慌不忙取出拎包,接通手机:“喂,我是。他离开了,他很警惕,我几次想接近他都没成功,我不确定那东西是不是在他身上??放心,我已经监测了他的通信频率,手机定位也监测着??”

  拥挤的车站内人群熙熙攘攘,肖克随人流前行,心中却是一片茫然,所记得的信息到这里就已经完全中断了,看着人来人往,自己又一次不知道该去哪里,真是糟糕的一天。

  他干脆停了下来,环顾四周,心头焦急,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这种感觉真是太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X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X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