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手机卡
何马2016-09-01 22:514,417

  不管怎么说,明目张胆的跟踪者消失了,但从这刻起,肖克除了莫名的紧迫感之外,还多了一种神秘的被窥视感,车厢里仿佛每个人都极为可疑。肖克的疑心越来越重,右手总是不自觉地抄到腰带附近,贴在这周围仿佛有种安全感,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自己这是怎么啦?

  北京时间,八点五十分。平安抵达火车站,肖克混入人流,可那种神秘的被窥视感依然没有消失。

  验票进站,找到座位,扫了一眼周围环境,被窥视感似乎暂时消失了,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将动车票拿在手中仔细打量。

  没有任何其余标记,除了??除了车票编号下有一道指甲压出的划痕。

  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为什么要在这六个数字下面划一道痕迹?是无意的吗?

  肖克想不明白,随身物品里面,除了动车票外,就还剩那张SIM卡了。肖克将小护士的手机卡取出,放入自己皮夹里的SIM卡。通常手机卡里能保存部分名片信息、短信以及最近拨出的号码等,此外不能保存更多其余信息,但也有大容量卡可达兆级。

  自己竟然对这些记得这么熟?肖克对脑子里蹦出来的信息哭笑不得,自己忘记了亲人,忘记了要干什么,却能记住一张SIM卡里可以装些什么。

  装好了卡片,手机开机提示:请输入密码。

  肖克愣了愣,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哪里记得什么密码?四位数的密码,只有四位,肖克取出身份证,尝试着输入月份和日期,手机提示:“密码错误,您还有两次输入机会。”

  开什么玩笑?肖克急躁起来。

  肖克掏出电话簿,手机号码?妻子的号码?妻子的生日?可能性都很大,可只有两次机会,肖克不愿随意浪费,再想想,再想想,说不定过一会儿就想起来了。

  手机密码只能是数字,排除了字母组合,四位数肯定是自己熟悉的,通常都会用生日或特殊日子,没有人会傻到用随机密码;打到通讯公司询问呢?不行,通讯公司通常只会将一次性密码发到本号手机,可是这张卡都无法打开,而且,自己并不能确定这张卡就是自己常用的手机号卡;问妻子?有帮助吗?

  试一试,肖克换回卡片拨通号码,可是只有一阵忙音: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妻子在忙吗?她应该在公车上,可能没听到。

  猜不出啊,动车发车后的十分钟,肖克都在想这个问题,从这里到重庆市要两个小时,连一个最简单的四位数密码自己都想不起来,那又怎么能想起自己要去重庆市做什么呢?

  密码太过私密,肖克果断地放弃了单纯思索密码,将记忆力集中在回忆上,只要自己能想起以前的事,再回想起密码应该是水到渠成吧?肖克这样想着。

  车祸的记忆太过模糊,想来想去也只有旋转、腾空、火光那几幅画面,肖克决定想远一点,看能不能想起车祸前发生了什么。

  他闭上眼睛,却看到一个很漂亮的白裙女子,抚摸自己的脸,道别,挥手,单车,购物袋,画面串联起来,是自己推着单车拿着购物袋和她挥手再见吗?这不是照片里的女人,应该不是自己的妻子,这人是谁?这是在什么地方?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肖克继续回忆,要从无数模糊不清的画面中挑选出有意义的来,皱巴巴的零钞,无数双干树枝般粗糙的手,肌肉虬结的手臂,质朴的笑容,钢筋水泥,高空外架,这是工作的地方?看来自己就是建筑工人,肖克再次为证实了自己的身份而感到放心。

  出车祸之后,好像记忆同脑浆一起被汽车的空翻搅拌过了,所有发生过的人和事都变得模糊起来,自己的失忆或是脑损伤远比那个小护士说的严重吧?

  突然,肖克在记忆中抓住一帧画面,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挣扎着向自己爬来,这是车祸之后的事情吗?好像不对,还在之前吧,这是怎么回事?

  肖克想努力地多获得一些和这幅画面有关的记忆,可惜大脑不听他的,绞尽脑汁也不能得到更清晰的画面,遑论更多的相关记忆。

  “先生,对不起,打扰一下。”

  重要的回忆被人打断了,肖克带着怒意,睁开眼睛,随即叹了口气,对面坐着位扎马尾辫、戴眼镜的文静女孩,那怯生生的模样实在让人生不起气来,不过有点奇怪,自己上车观察环境时,记得自己对面坐的应该是一位相貌普通的中年女性吧?

  是自己记错了?肖克对自己的记忆开始有些失去信心。

  “可不可以,帮我打开这个盒子?”女子腼腆地递过一个铁盒,那脆藕般的手臂真让人怀疑轻轻一捏就会折断。

  原来是看中了自己这双肌肉虬结的手啊。肖克接过铁盒,轻轻掀开,里面是动物造型的巧克力,黑白两色。

  “给你。”肖克递还,举手之劳倒是无妨,但他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看上去这名女子才十七八岁,还是学生妹吧,回忆及思索当下的状况才是重要,肖克对这种小萝莉没什么兴趣。

  “哇,好厉害,谢谢你。”马尾辫的女子雀跃一声,取出一块白色巧克力,“请你吃。”

  肖克摇头:“谢谢,不用。”

  “嗯,你就吃一块嘛。”女孩子手举在半空,楚楚地望着。

  肖克再摇头,连话也不说了。女孩子僵了一会儿,悻悻地放回盒子,自己选了块黑色巧克力,津津有味地吮起来。

  “大叔也去重庆市啊?”似乎因为肖克帮忙打开了铁盒,那女子一个人坐着好生无聊,找着话头与肖克搭讪。

  去重庆的动车,不去重庆市去哪里,这不是废话吗?肖克懒得理会,装作没听见。

  但他显然忽略了当下女生的纠缠能力,对面的女子并未打算这样放过肖克:“大叔是重庆市人吗?”

  肖克不禁抬眼看了看那女子,心想你一个女娃娃,干吗老是找我这种相貌粗鲁的中年大叔搭话?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有动车之狼这种生物吗?

  似乎见自己被肖克关注了一眼,女孩子兴奋起来,叽叽喳喳开始说个不停:“我是江油市人,我去重庆读大学,我们老家其实是在北川县。大叔是哪里人啊?我爸爸是江油市人,我妈妈是嫁过来的??”

  身边多了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肖克再也无法静心思考,想板着脸怒斥两句,对着这样一位看起来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小女生,又实在开不了口,肖克只能装聋作哑。

  对付这种自来熟小女生,肖克没有经验,而记忆里也无法提供什么帮助,被缠得没法,还得时不时“嗯嗯”两声。

  这个叫许文文的小女生是个话篓子,而且挺能吃零食,她的书包就像百变口袋,果汁、瓜子、汽水、薄荷糖、牛肉粒??各种零食不停地冒出来,很大方地都要请大叔尝一尝。肖克每次都婉拒,现在没有心情进食,虽然被许文文折腾得有点饿的感觉了。

  但当肖克听说许文文在大学学的是计算机工程时,忍不住将手机取出来,让许文文帮忙看看,能不能破解四位数密码。

  “你自己忘记密码了?”许文文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是,有办法吗?”

  “这个,应该是信息工程学吧?我帮你看看。”许文文将手机关机,揭开后盖,取下卡重装一次,又合上,按了几个键,没什么作用,又取出自己的手机,将肖克的卡放在自己的手机里,还是不行。

  “要不按四个1试试。”说着就按了起来,女孩子按手机的速度惊人,但肖克的速度更快,一把将手机抢了回来:“不能随便试。”肖克摇头。

  “好吧,那我没办法了,你试过用你的生日没有呢?”许文文建议。

  “不对。”

  “嗯,要不就是简单的,1111或是1234,我就喜欢这样用。”

  “不会。”

  “手机号码的最后四位数?”

  “最后四位数?”许文文的这句话触动了肖克,记忆中还是没有提示,但是有种心里咯噔一下的感觉,应该是什么的后四位数吧?

  肖克将手机里的卡取出来,手机还给许文文,又装回小护士的手机里。鬼使神差地,他将动车票再次取出,看着车票号码下被划了一横的六位数,无缘无故怎会在车票的号码上划出六位数来?最后四位,肖克往手机里输入了六位数中的最后四位,密码正确!

  混蛋,居然是这种随机密码,鬼知道啊!肖克对失忆前的自己狠狠地腹诽了一番,同时开始查看手机卡里有什么信息。

  通讯录。

  奇怪,通讯录里有许多号码,但这些号码的姓名一栏全是字母与数字的组合,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名字,至于妻子、女儿、老爸老妈什么的代称也统统没有,自己通讯录里的人名全是A001、H0135这类,这到底是不是我的卡?

  脸周围的温度有所变化,肖克警醒地一仰头,就听“哎哟”一声娇呼,却是许文文不知何时在一旁偷窥被肖克的后脑勺撞到了下巴。

  “干什么?”

  “人家只是好奇想看看嘛。”许文文嘟着嘴,坐回座位,有些气恼地撇向窗外。

  肖克尝试着拨通其中一个号码,“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怎么又是这样?

  肖克不服气地拨通另一个号码,“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对不起??”

  “对不起??”

  ??

  肖克一口气拨了十几个号码,没一个正常的,刚开始还是按顺序拨打,后来便是随机挑选,难道整个通讯录里的人都死光了?这种异样让肖克愈发不安起来。

  肖克又调出接听和未接听的项目,没有未接听的号码,已接听的号码只有两个,但这两个号码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肖克抬头看了一眼许文文,就像自己输银行卡密码要观察一下周围一样,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而许文文则将头撇得更过去了,这小丫头一直在观察自己?不然怎么会自己稍微一动她就有这样的反应?

  肖克拨通其中一个号码,同样关机,再拨另一个,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号码是通的,但对方不接,不仅不接,而且在响第一声的时候就挂掉了,难道是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

  但肖克太想知道自己,或者说这张手机卡发生了什么事,他又拨了一遍,还是响第一声被挂机,他再拨,挂机,再拨??终于,对方接通了电话,但耳机里没有任何声音。

  肖克也屏住了呼吸,不知为什么,明明有很多疑惑想问,可当对方接起电话,肖克却想等对方先开口。奇怪的通话,双方都保持静默,没人先开口。

  这种对峙大约过了十来秒,对方猛地将电话挂断了,而与此同时,肖克的手指也放在了挂机键上,肖克有些困惑地看着手机,为什么自己会想挂机?心中的疑问到底该问谁?

  这次诡异的无声通话令肖克打消了与卡片上的人取得联系的念头,决定先查找手机卡本身的内容,短信一条都没有,而这张卡片的容量出奇的大,剩下的空间却很小,那么多的容量给到什么资料去了?

  查阅内容时,肖克时不时抬头扫一眼周围的人,看有没有人偷看,这似乎已成了一种习惯。他好几次都看到许文文夸张的表情。

  “不会看你的。”

  “没人偷看了,安啦。”

  “我帮你把风,你放心地看吧。”

  “到底你在看什么?不会是什么不健康的内容吧?”

  终于,小姑娘愤而起立:“真是的,防贼一样,我走得远远的,这样该不会偷看到你的手机内容了吧?”

  看着气呼呼去上厕所的许文文,肖克不以为意,或许,自己在出车祸失忆前就是个不招人喜欢的怪大叔吧。

  许文文离开没多久,又一名女子慌里慌张跑进了这节车厢,不住地惊恐回望,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车厢里的乘客都冷眼旁观,肖克看着车厢拐角,许文文那丫头还在厕所里呢。

  那名妇女慌不择路,看见大块头的肖克,就像看见救星一般,“大哥救命。”径直踉跄地奔走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X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X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