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相士
小楼听雨2020-01-14 09:222,107

  当时,正是七月的中午,天气很热,太阳正在头顶热烈的燃烧着,我早已经是挥汗如雨了,头上的汗一滴一滴地落下来,这也是我要离开的主要原因。

  我周围的人也无不如此,最夸张的一个人,他站了一会儿,脚里竟然发出了水声,去旁边一倒,汗水流了一地。据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最高气温超过四十度。最为恐怖的事,相士的摊子就在阳光下爆晒着。

  但是我吃惊的发现,相士的脸上竟然没有一滴的汗,不但脸上没有汗,身上的白色衬衫上,也没有一点出过汗的痕迹。

  我虽然不太相信玄学相术,但我却相信异能,相信气功。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个相士一定是一个气功大师,而且造诣一定不可测。

  这些从他的气定神闲的气质和流光溢彩的双眼中就可以看得出来。我还可以断定,这个老头一定是一个绝顶的高手。当然最后一个猜测,就是我的直觉了。

  这时,相术师给以给一个人看完了手相,那人二话不说,随手就甩出一张百元大钞,千恩万谢得去了,好像相士给他算得十分准确。

  相士抬起头来,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在了我的脸上,相士的眼中爆出了只有我才能发现的阵阵异彩。

  我心中暗道:“果然是高手,只从他的眼中的华彩就可以看出了,他绝对不是一个混迹江湖,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恐怕真的有一些真材实料呢。”

  这时相士向我点头说到:“这位小兄弟,是否有时要问呢?来,坐到前面吧。”相士的声音清朗,没有半点的杂质,极有吸引力。

  我略一迟疑,也就走过去,坐在了相士的对面,看着面前的相士。

  相士用手整理着方桌上的东西,桌子上面有一幅骨牌、十六枚明代的铜钱和六十四根竹签插在盒子里。

  相士把骨牌推倒,又重新叠起来,洗了三四遍后,手指一弹,一张骨牌弹了出来,相士拿起来看了一眼,向我微笑道:“我叫陈笑天,敢问小兄弟贵姓?”

  “苏飞!”我吐出两个字,很恭敬的回答。

  “哦,原来是苏小兄弟,我看你是刚和同学喝完了酒,才离开饭店的吧。而且你和你同学要分开了,你很郁闷对吗?”

  我一呆,下意识地说了句:“对。”

  周围人声嘈杂:“果然是神仙一流的人物啊,人家是怎么知道的呢。”

  陈笑天又说:“看小兄弟,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眼含瑞彩,九露朝天,分明有人中龙杰之姿,好相貌,好相貌,未来不可限量啊。”

  停了一下,陈笑天嗯了一声:“奇怪,分明是绝世之姿,怎么眼角带杀气,眉心有黑雾,印堂发暗呢?分明预兆着目前有及其凶险之事,有不幸早夭之相啊。怪事,怪事。”

  我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该如何插嘴。

  陈笑天把一支笔递给我:“小兄弟,请写下一个字,不必多想,信笔写下即可。”

  我拿起笔来,也没思索,信笔写下一个“因”字,然后恭敬的递给陈笑天。

  陈笑天拿起来,端详着那个“因”字,过了五六分钟才说道:“是了,小兄弟,你若问求学,今年必定可以考上高等学府,若要问命运,只怕眼前却要有大难临头啊。但是,却又有机缘巧合,命透华盖,又有贵人相助之相,真是一个零乱之局,难解,难解。看来只能静待天时,以观后变了。”

  我惭愧地说:“先生说的话,我不太懂,请先生详解。”

  陈笑天用手一指那个“因”字说:“你来看看这个字的外形,是‘国’的外框,里面是‘一、人’两个字,联起来就是国内一人,内应吉兆,必国中啊,问官则官升,问学则学升。如果在‘因’字旁边加一个手的话,就是一个捆字,预示你以前曾经惹了事,种下了祸根,所谓前因后果,你有被囚禁的危险啊。”

  我被张笑天的话唬住了,忙道:“请先生指点一二?”

  陈笑天略一沉吟:“也罢,我和小兄弟也算有缘,就在这里瞎说几句吧。”

  陈笑天拿过一张纸,在纸上刷刷点点,运笔如飞,不一会儿,几千字已经跃然纸上。

  陈笑天写完后,把纸叠起来递给我:“苏飞,回去再看吧,你这几天将会遭受前所未有的凶险,如果你能根据我的话去做,有可能遇难呈祥,凶险会变成奇遇也说不定。不过,人定难以胜天,但是你照做了,至少可以增加一成胜算,其余的我也不敢保证多少,只有凭你自己的机缘造化了,你好自为之吧。”

  我掏出一百元钱,递给陈笑天。陈笑天一摆手:“不必了,你还是学生,这钱我就不收了,如果有缘,你十天后再来此处找我,如果没缘的话,也是天意,天命难违啊。”

  我说了很多感激的话,分手时,我问陈笑天:“老人家,你会不会功夫啊?”

  陈笑天随手拿起一粒骨牌,轻轻地向桌上一放,再去看时,骨牌已经没入桌面,和桌面齐平。陈笑天用手在桌子上轻轻一拍,骨牌直飞出来。陈笑天用左手接住,右手盖在桌子上的那个凹痕上,再拿开手时,桌子上已经完好如初了,再没有半点的痕迹。

  周围的人哄然叫好,我看得如醉如痴,暗想:“我猜得果然不错,陈笑天果然是此中高手,看来我的运气还真好。”

  我想起曾经的誓言,就是要练武术,还要比林倩更厉害,眼前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老师吗?看来我一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陈笑天向众人微笑道:“武术,强身健体也,无所谓会不会、精不精、也无所谓高不高,兴之所至,即为上品,苦学才是正理,各位,我失陪了。”

  陈笑天收拾起他的摊子,向众人一点头,飘然而去。

  我回到家里,急忙拿出陈笑天给我写的那张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校花的贴身高手异能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校花的贴身高手异能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