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晌贪欢2019-12-30 10:551,430

  周凡嘴角抽了抽,心说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想演展方?看过剧本了?”如果不是看过剧本,估计也不会对这样给人印象深刻的人物感兴趣。但他不认为以对方的水平能够领悟编剧在展方身上投注的心血。

  隽言懵懂地点点头,“嗯,我想演展方。”

  说完,若有所思地往站在一侧作壁上观的聂非那边瞥了一眼,不过随即收回了目光,耳尖有些略略泛红。

  聂非好笑地耸耸肩,忍不住被勾起一丝兴味,“周哥,不然就让他试试,这角色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儿,您说呢?”

  周凡沉着脸哼了一声,又瞄了瞄长相无比端正清俊的隽言,心里百般不认同,但看在聂非的面子和钱的面子上还是勉强点了下头,“好吧好吧,那个聂非你跟他搭一场戏。”

  场地上立马有人清出地方,又有场务和服装拿来了男二号的服装。既然要试戏,服装和妆容都要到位,免得给人有理由以外部条件不到位来腹诽周凡过于挑剔。

  隽言对于这些倒是无不可的,神色从容地去换了衣服,被化妆师在脸上扑了重重的一层粉。

  随即他撩起身上青色长衫的一角,从椅子上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脑袋微微往后一昂,右脸稍侧,露出一双阴鸷幽暗的眸子。

  化妆师被他陡然变化的脸色吓了一跳,惊叫地“啊”了一声又赶紧捂住了嘴巴。

  “叫什么?怎么,连你们也觉得我可怕了?”他出口就操起一口地道的上海话,尾音轻微上扬,透着一股子得天独厚的高傲与轻蔑,仿佛身边的人全是只配仰视他的蝼蚁。但轻蔑的语调内里,又奇异地掩藏着一股子难以令人察觉的悲凉与愤怒。

  “不不,少爷,您看错了……奴才这就去给您备车。”剧组里都是人精,被他这么一瞪,居然立刻有个机灵的群演递了句这一幕的台词出来。

  展方斜睨着,嘴角勾起一抹笑,殷虹的嘴唇被苍白的脸颊衬托略带一丝邪气,“备车?备什么车,宅子里还有谁不知道我不被老爷子禁足了吗?”

  仆人顿时被他目光里的杀气给吓得惶恐不安,噗通跪倒在地。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他整个人被笼罩在阳光之下,高大英俊,神色奕奕,举手抬足都是志得意满、春风得意,与死气沉沉的展方一比,即便不是云泥之别,也是天子骄子之于落水狗的区别。

  “哟,谁又惹我们展少爷生气了?”庄之然笑意盎然,诧然地皱了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展方对着他冷笑:“不是去前线了?来我这里作甚。”

  对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他虽然心生嫉妒却也不愿表现在脸面上,别扭地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坐吧,不过我这可没有恭喜二字,你小心树大招风。”

  庄之然一顿,了然地拍了拍他的肩,“别这样,你知道伯父也是为了你好,你从小身体就弱,怎么能放心让你去。”

  展方紧咬着嘴唇,狠狠压制这眼底的不甘与愤懑,他也是黄埔军校的高材生,还留学德意志三年,如若真是身体太弱受不得苦,他又怎会读了七八年的军校?父亲不让他去无非是为了……但没想到,如今连最好的兄弟也这么说。

  “呵,既如此,那我就恭喜之然兄前程似锦,一路高升吧!”说完,展方眼眸中失望、悲怆、落寞的诸多情绪一闪而逝,伸手倒了满满一杯酒,对着呆愣的庄之然一饮而尽。

  “啪——”话落杯碎,一地碎片仿若在两人之间划下了一道鸿沟,断了两人多年的情份,也促使两人从那次踏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庄之然震惊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好友,眼睛里是慢慢的困惑和不可置信。

  聂非沉溺在对方最后那一回头的决然和悲戚中,回过神来后抖了抖脚,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都没有躲。

  自己竟然被一个新人代入戏了?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娱乐圈最佳反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娱乐圈最佳反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