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怪病
枫叶火红2016-08-23 16:573,506

  “姑娘请留步!”

  繁华拥挤的大街人头涌动,街道旁的摊铺中响亮有力的声音传出。

  清秀的脸庞微微抬起,少年旁边摆着很多衣服,而他手里拿着一条粉色衣裙,笑容亲切的向两个少女道。

  “我看姑娘凝脂玉肌,黛眉弯月,明媚皓齿,秋水双眸,当真是清秀靓丽,倾城之容呀,如果姑娘再穿上我手里这件粉色衣裙的话,绝对是让你沉鱼落雁的绝美姿容更加倾国倾城,举世无双!”

  两名妙龄少女闻言刚刚顿步,李逸已经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神采飞扬间,一句句赞叹的话语如潮水般,被这一赞,衣着华丽的少女顿时脸颊微红,心花怒放。

  再看看李逸手里的粉色衣裙,双眸里也多了份喜爱。

  李逸瞧到此番场景,心里窃喜,看这少女表情,已经是被自己打动了,心里暗喜同时,李逸趁热打铁,微微上前几步,道。

  “这衣裙若是穿在你妙曼的身上,肯定会如同星月点缀,让你更加出尘大方,你穿上它,绝对可以吸引扬州城的所有公子少爷,而且我这衣裙质量不凡,是从中州进货来的,由上等的丝绸和有名的裁缝大师制作的,只需要十两银子,最低价十两,怎么样,这么一件美丽的衣裙,仅仅需要十两银子,你还犹豫什么?!”

  清亮的嗓门,带着些诱惑的味道,李逸原本斯文的模样,顿时变得有些像诱骗小女孩的大叔。

  不过李逸这番口舌的确有效果,那妙龄少女被这一捧捧得眉开眼笑,不过念在淑女形象,露出些娇羞的情态,虽然知道李逸这番话有些假,可又有哪个少女不喜欢别人称赞自己美丽冻人,所以少女双眸看向李逸手上衣裙时,已经开始意动了。

  李逸心里也开始欣喜起来,看来今天又可以卖出去一笔生意。

  就在这时,华贵少女身边的丫鬟却开口说道:“小姐不要理会他们这些小贩,尽是些谎话,老爷和段公子正等着你呢,再加上这衣裙还需要十两,哼,太贵了。”

  这位丫鬟看来是和那名姑娘平时要好,说起话来倒不束手束脚。

  这番话,顿时让原本意动的少女清醒几番,恋恋不舍看了李逸手上的衣裙,点头对丫鬟说道:“嗯,小翠,我们走吧。”

  “等等!”李逸对丫鬟小翠恨得咬牙切齿,把快到手的生意搅黄,不过他仍然不放弃,止住两人,笑道:“看来你们对我有所误会,我李逸在这摆了八年摊,所卖出去的衣服全是好货,我李逸早已成了金字招牌,而且,看姑娘这番打扮,似乎是和公子有约,好的衣服要配佳人,我这件漂亮的衣裙要穿在姑娘这美丽动人的身躯,才可以体现出它的价值,姑娘你肯定也会更加迷人,那个公子一定会被你的魅力吸引,拜服在你的气质容姿之下,而且,八两,最低价八两!怎样?!”

  李逸倒是真没有撒谎,他虽然口齿伶俐,却不糊弄人,最多就是说些好听的话,他所卖的衣服,件件都是真品。

  李逸伸出手,做出“八”状,有些肉疼的道:“这已经是最低价了,要不是我见姑娘气质不凡,也断然不会开出这么低价!”

  李逸的话,让原本就有些晕乎乎的少女脸上增添一份羞意,心花怒放。

  “好,我要下了。”姑娘微微犹豫一下,不顾小翠的阻劝,欢天喜地的买下了李逸手里的衣裙,“小翠,八两银子给他,我们快走吧。”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李逸笑的裂开了嘴:“两位慢走,下次再来啊。”

  李逸只不过十六岁,可却当了七八年的商贩,他是个孤儿,只有靠自己要活自己,不过凭着能说会道,在扬州城摆下一个衣摊,好歹养活了自己。

  从早上忙碌到晚上,李逸收拾好摊位,背着一大包衣服,回到用多年积蓄买下的破院落。

  “呼……累死了,不过今天生意还不错,嘿嘿。”李逸回到家,把衣服放好,才一把坐在凳子上。

  房间很小,就一张桌子,一张凳子,还有一张堪堪一人可以睡下的床,房间墙壁到处都是小蛇蔓延一般的小裂缝,让人怀疑是不是随时会倒坍。

  喝下一口水,李逸顾不得累,到厨房忙碌起今天的晚餐,随便吃了点东西,李逸坐在床上,忙碌的一天,终于有了些空闲。

  不过李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放松,看他表情,反而是紧张和忐忑,坐立不安。

  时间流逝,月儿出现在黑幕夜空上。

  一阵阵轻微的痛意从体内开始蔓延,李逸顿时一惊:“今天怪病又要发作了!”

  痛意从微弱递增,不消片刻,李逸感觉身体百骸传来撕裂般的痛苦,宛如无数蚂蚁在骨子里啃噬。

  撕心裂肺的痛!

  李逸清秀的脸上变得苍白,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根根青筋慢慢突起,转眼变得狰狞!

  “啊……啊……痛!”李逸再也忍受不住,在床上痛苦的翻滚,他嘴里发出骇人的嘶吼,宛如野兽般令人心悸。

  剧痛足足持续了半个钟,几次让李逸濒临眩晕,当痛意终于如潮水退却后,李逸仿佛冲水里打捞出来一般,全身湿透,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不行了,怪病一旦发作,足足持续三波,现在不过第一波,看来,又要去抓药了,否则根本承受不住这痛意!”李逸心里苦涩,可却没有任何办法。

  他从小便有这种怪病,毫无征兆的,全身突然出现痛意,小时候痛意还比较弱,可是当李逸越长越大,这股痛意也越来越强烈,像刚才,几乎生不如死,以至于李逸不得不找名医治疗,可所谓的名医面对这怪病也束手无策,只能开出一些治标不治本的药方,而且价格奇高。

  这十六年来,李逸也摸清楚一些规律,一般怪病发作是在晚上,一般五六天发作一次,而且一旦发作,足足有三波痛疼攻击,一波比一波强,每波间隔在两个时辰左右。

  哗啦啦……

  李逸把所有的收入拿出来,点了点,神情一黯,还差五百多两!

  一副药,要一千两,可李逸现在所有家当,也不过四百多两,一千两的药,可谓是天价,可是李逸根本无可奈何,神医已经捏准了李逸的命门,而且知道李逸的收入不菲,所以开出这般高价,他们心里无疑是打着“你爱要不要,要就给钱,不要,就痛死过去吧”的算盘。

  这也以至于,虽然李逸能说会道,一天的收入不菲,可是为了这怪病,却是倾家荡产,穷的叮当响。

  “能不能不买药呢?”李逸思索着,可想想怪病发作起来的痛苦,他的身子不由打了一个哆嗦,那不买药的想法顿时散去,一咬牙,李逸带着所有的家当离开家,朝当铺走去。

  “掌柜的,我要当东西!”李逸走进当铺,对着掌柜的道。

  “拿来看看。”一名头发灰白的老者穿着灰大褂,淡淡的道。

  “给,这是我的传家之宝!”李逸肉痛无比,卸下戴在胸前的玉佩放在柜台上,这玉佩,是他自打懂事时就戴在身上的东西,他想,可能是他那虚无缥缈从未见面甚至有可能死了的父母留给他的吧。

  那掌柜的拿起玉佩,仔细看了起来。

  “玉佩是好玉,可是做工太过粗糙,甚至根本没有经过处理,再加上玉佩中间这歪歪曲曲镶嵌的白色小剑,简直是难看至极,看在玉的成色上,我给你三百两,你当不当?”

  “我要五百三十两!”李逸听的火爆三丈,虽然知道自己的玉佩不好看,可好歹是父母给自己的唯一东西,你还在这唧唧歪歪说的不停,可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能不得低,李逸忍住怒火,低沉道。

  “你另找别家吧。”掌柜的没有丝毫犹豫,把玉佩退回给李逸,然后坐在一旁,鸟也不鸟他。

  “这老东西。”李逸收好玉佩,恨得牙痒痒,可想到自己的怪病,心里犹豫不已,脸上也露出迟疑,像是在思考什么。

  “妈的,我典当我的地契!”李逸被逼得走投无路,从怀里摸了摸,拿出他辛辛苦苦买下的院落所签得地契,怒拍在柜台上。

  “我看看。”一听“地契”,掌柜的眼睛亮了一下,玄元大陆什么最贵?无疑是地皮,南州最繁华的扬州城,地皮的价值更是高的惊人,扬州城的中央黄金地段,就算是一人可站的地儿,也值得几百一千两银子。

  “嗯……位置比较偏僻,才三十平方,唔……我给你三千两,怎么样?!”掌柜的敲打了几下算盘,道。

  “四千!”

  “你走吧。”

  “三千三!”李逸牙齿紧绷,当初他买来时,花了接近六千白银,不过想想怪病发作时那生不如死的感觉,李逸忍住收回地契的冲动,钱可以慢慢赚,可是身体却是无论也买不回来的。

  “成交,明天我就去收房!”

  掌柜喜形于色,连忙收好地契,对一个伙计道:“阿山,给三千三百两银票给这位客人。”

  “是,掌柜的。”

  李逸收好银票,算了算时辰,里怪病发作只剩下一个时辰多一点点,不由连忙赶往扬州城最有名的神医——云药世家云神医的药馆。

  李逸急匆匆赶路的时候没有察觉到,他胸前的玉佩突然轻微的一颤,玉佩里,响起一个气急败坏的咆哮。

  “混蛋,竟然敢拿着本尊的东西去典当,还只是典当五百多两银子,最重要的是,那个王八蛋竟然不要!!!气死本尊了,本尊以前随便放出一件东西,也是无价之宝,那群修士们也会像疯狗一样去争抢,啊……啊……气死本尊了,李逸你个兔崽子,等本尊过几天彻底恢复神魂,再去找你算账!”

  这番话,李逸自然听不到,此时他正火急火燎的向云家药馆赶去。

继续阅读:第2章 清虚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御剑乘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