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万悦阁千金易字,寻师踪兄弟聚首。
风烛年2018-01-22 12:264,258

  第一章江南城地处阳关要道,东接云商帝国,西临天秦帝国,乃是大陆两大帝国的交接处,在这里文人侠客都愿汇集于此,这座古城在特定的时期中也被赋予了两大帝国文化传播的中转站。

  在江南城里居住的民众,他们既不受云商帝国的管束,也不受制于天秦帝国。

  管理整个江南城的是当地第一家族散氏家族,散氏家族在江南城中是近百年刚兴起的一个家族,传至当代家主散逸生正好是第三代。

  散逸生为了替这座古城立传在城中创办万悦阁,拿出家族书库中的藏书数万卷以供来往过客观阅,散氏家主散逸生的著作《武林第一人》、《江湖异志》与《江南风云录》都陈列其中,并传言如有人在此三本书中找出一字错误愿以千金作为酬谢。

  消息一经放出,本就繁华的江南城,一时间来往的过客更是络绎不绝。

  与往常一样每日来到万悦阁中人大多数观阅的都是散逸生的三部著作,但是却无人能指出其中的缺陷。

  翻开三书本的第一页上面都写着同样的一句话:英雄莫问出处,俊杰傲视苍穹。

  带过翻开第二页上面写着也是相同:

  银月剑,摄魂刀,江湖血雨乐逍遥。古银铃,墨生寒,笑看天下第一人。

  这首歌谣讲述的乃是当今武林第一人——刘星宇。

  自刘星宇以一人之力覆灭傲剑山庄的联盟后,他就好像在人间蒸发了,有人说他去了漠北寻求更高深的功法去了,也有人说在江南的一个小村庄见过他,甚至也有人说曾经亲眼见到刘星宇飞升成为仙人而去,也有传闻说他因杀孽太重已经死在天罚之中···

  各类说法颇多,但事实的真相却不得为之。

  期间有位看书的客看完这段话后,立即询问阁中其他观书人道:“这书是何人所写?”

  这个问题惹得阁中其他观书之人大笑,但并未告知何人所著。

  这位看客年纪大概十七八,一身穷书生的着装打扮,虽说衣服已是破旧不堪,但是倒是人长得有几分秀气,眉宇间透着一股傲骨,手中却握着一柄破布包裹的长剑。

  阁中管事之人看到看客这服装束,上前去笑问道:“看看官气宇之势倒像是富家子弟,不过这穿着有些破损,想必是家道中落,如是想博得功名振兴家族,阁中有书万卷,如是想易观天下武林呢,那看官面前的三卷书足矣。”

  看书的青年手指那三卷书重复的问了一句:“这书是何人所写?三卷书可以易观天下武林恐怕夸大其词了吧。”

  听到对方言辞中带有轻视之意,管事之人倒是没有生气,笑道:“看官是第一次到江南吧?”

  青年点头道:“是的。”

  管事之人解释道:“此三卷书乃是本阁阁主散逸生所著,因新著恐其中有些误差,所以在此展阅,若有人能指出书中不足,本阁愿意以千金一字所求。”

  “在下欧阳晨风确实看出此三卷书中有不足之处,贵阁阁主现在何处,能否带我前去相谈。”欧阳晨风说道。

  管事之人有些不信的说道:“欧阳公子,不是我不带你去阁主,只是近来许多宵小之辈都以此作为借口会见阁主,为此阁主大发雷霆,不知欧阳公子能否在此说出有何不足,本人代为转告阁主可否。”

  欧阳晨风走到三卷前说道:“大家看,这三卷书的书名各不相同,但是书中的第一页、第二页记录的都是完全相同之事。”

  众人本以为此人真的看出其中的不足,但是听完欧阳晨风的解释后一阵唏嘘道:“本以为这小子能看出其中门道,原来也只是个滥竽充数之徒,这三卷书前十页都是相同的,若是这样也算不足的话,以每字千金来算,散氏家族岂不是要陪你半数家业。”

  管事之人收起来脸上的笑道,语气有些不悦道:“这就是欧阳公子所谓的不足吗?”

  欧阳晨风笑道:“难道这不是不足吗?”

  欧阳晨风又给反问了回去。

  “看来,公子不像是看书的,倒像是惹事的。”管事之人有些警惕道。

  欧阳晨风回道:“晨风初到江南,若是有得罪贵阁之处还请海涵。”

  “那就请离开本阁吧。”管事之人直接下了逐客令。

  欧阳晨风不急不缓的走出万悦阁后在街上到处闲逛着。

  在欧阳晨风闲逛的中一个年纪与其相仿,穿着锦服华裳手握一柄折扇的青年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十年未见,欧阳兄还是如此的穷酸之相。”

  欧阳晨风放下手中的正在观看的物品说道:“惹到我算是你的不幸。”

  “是吗。”说完一个健步就离开了原地。

  欧阳晨风不甘落后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之间的距离始终相差一丈远,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一座大院的后门停了下来。

  锦服华裳的青年站在门前呼吸有些乱,笑道:“欧阳兄你我不必再比试了,就是在比试下去我也不是你的对手,这是我家后院,不妨进去坐坐。”

  欧阳晨风落地后上前去就一脚踢在锦服华裳青年的屁股上,笑道:“真是反了你小子了。”

  “欧阳,我知道错了,快里面已经备好了酒宴快进去吧。”锦服华裳的年青嬉笑道。

  欧阳晨风瞪了他一眼道:“已经有几人到了。”

  “都到了。”锦服华裳附青年和道。

  锦服华裳青年上前去敲门,一旁欧阳晨风上前道:“逸生,你那个书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们进去说吧。”锦服华裳的青年正是万悦阁阁主散逸生。

  散逸生进去后看到三人,一个肥头大耳皮肤黝黑双目细成一条线,一个瘦如竹竿,还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没有明显的特点。

  三人一见到欧阳晨风立即冲了上去嬉笑道:“妈呀,风哥你来了。”

  欧阳晨风正色道:“你们三个给我站着别动。”

  随后神情一变笑道:“一个个的真是欠打呀。”

  按照年纪,几人的年纪相仿,其中散逸生与欧阳晨风同年,欧阳晨风大几个月,这三个比欧阳晨风都小一岁所以听到欧阳晨风叫到别动时,三人真的在哪没有动,因为几人在圣君山苦修时都受过欧阳晨风的摧残,内心对欧阳晨风还有有些畏惧的。但是一句欠打呀出来后,三人立即磨拳搽腿的上去一顿暴揍,身后的散逸生时不时的上去补一脚,口中默默有词的道:“你也有今天,让你踢我,让你踢我屁股。”说完又上去踢了几脚。

  四人没过一会儿将欧阳晨风打成了一个猪头,不过四人的脸上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都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打完后,欧阳晨风站起来说道:“范羽你小子块头还是这么大眼睛还是那么小,这十年恐怕没有用功天天想着吃了吧。”

  说完转头看着那瘦如竹竿的正在那笑着,欧阳晨风走到面前抬头道:“高光你笑什么,这十年你光长高了吧。”

  转到最后一个青年面前上下打量道:“诚毅倒是不错,刚才打我没有少下死手呀。”

  听到欧阳晨风说完后,高光和李诚毅揉着脸上的伤没有说话。

  范羽看着欧阳晨风满脸坏笑的回道:“风哥话不能这么说,你看刚才打你的时候就属我出力最大,还有就是我挨打的最少,要说没有好好练也是他们三个才是。”

  范羽一说完就双手捂着嘴,眉头微蹙,知道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欧阳晨风点头道:“高光、诚毅、逸生,我们羽公子好像没有尽兴,作为兄弟我认为应该让他尽兴。”

  “欧阳说的有道理,兄弟们上,我们给羽公子活动活动筋骨。”

  散逸生一声后,四人一同将范羽从上到下整个收拾了一遍。

  打完后,范羽躺在地上死活不肯起身,散逸生见此笑道:“兄弟们,我们就先进去喝酒,羽公子可能觉得太热了要躺在地上吸吸凉,我们就不耽搁他了。”

  听到有酒喝,范羽一个纵身站了起来嬉笑道:“走喝酒去。”

  四人对范羽这等没脸没皮早已习惯不语,一同进入大厅之中。

  五人进入大厅时,一旁的下人见到家主脸上挂了彩,但是满连笑容,只管上酒菜,不敢多言。

  待酒菜上完,散逸生将下人全部赶了出去后,散逸生举起酒杯笑道:“自从十年前我们一同在刘师叔的山上学艺分开后,就没有在聚过了,现在我们兄弟五人在此相遇应该好好庆祝一番。”

  散逸生话还没有说完,范羽一杯就已经下肚道:“逸生还是这么婆婆妈妈的,喝个酒废话还这么多,赶紧干了继续。”

  晌午的酒宴,五人一直吃到半夜,桌上满是杯盘狼藉,椅子上却看不到一人,五人都已醉倒在地。

  次日清晨,欧阳晨风睁开眼后,发现自己在一间卧室,正要起身穿衣,听到散逸生在敲门道:“欧阳醒了没有。”

  欧阳晨风打开看到散逸生换了套蓝色长袍道:“逸生这么早。”

  散逸生手握一柄黑色的折扇道:“有件事我进去和你说。”

  欧阳晨风看到散逸生手中折扇知道那是他父亲散忠的兵器,不由的看着床边那把破布包裹的长剑。

  散逸生进屋坐了下来道:“欧阳你下山后有没有回云商过。”

  欧阳晨风走到散逸生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道:“我前几个月刚下山,一直打听师尊的讯息,未果,前几日听人传江南城有人千金易字,准备过来求助散师叔,去万悦阁后我已知道,师尊乃是与四位师叔一同去漠北。”

  听到欧阳晨风的回答后,散逸生松了一口气,正色道:“十年前家父散忠接到刘师叔的邀请一同奔赴漠北前,曾经对我说过‘若为父三年未归,你就是下一任散氏家主,若十年未归,你让家族退出江南城。’而今三年之期早已过,还有两个月就正好十年了。”

  “不错,师尊在十年前临走之时也曾对我说过同样的话,记得师尊的原话是‘晨风,为师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归,如为师十年未归,你便可自行下山回云商去吧。”欧阳晨风回忆道。

  散逸生点头道:“范羽、高光、李诚毅师傅临走之前也曾说类似的话,要么就是让子孙避世,要么就是让他们寻求家族的庇护之类的话,而且期限都是十年。”

  欧阳晨风叹道:“这么说师尊与几位师叔知道去漠北凶险极大了,但不知为何以十年为限。”

  散逸生打开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扇了几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欧阳你现在的修为都已经突破极限成为天师了吧。”

  欧阳晨风点头道:“是的。”

  散逸生看着欧阳晨风回答后在哪沉思,说道:“欧阳,你想到了什么。”

  欧阳晨风憋了憋嘴道:“ 在未突破极限之前我也想下山,但是好像有个屏障怎么也下不了山,一直等到我突破极限之后才能穿破那道屏障。也就是说他们十年之限不是真的十年,而是他们认为我们十年内能突破极限有自保之力。”

  散逸生赞同道:“没错,现在范羽、高光、诚毅他们都以突破极限可以自由穿行各个师叔的布置的屏障,而我还没有突破极限所以被困江南城中,也就证明了这一点。”

  欧阳晨风笑道:“你虽困江南城,但是心却知天下,不像我与范羽他们各自独守空山中。”

  “何以见得。”散逸生反问道。

  “那三卷书岂不是最好的证明吗?”欧阳晨风又反问了回去。

  “对了欧阳,云商帝国你最好先回去一趟。”散逸生道。

  欧阳晨风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

  散逸生起身摇头道:“云商有变,我去看看其他几位兄弟起来没,有他们一同前去我也可放心。”

  散逸生离开后,欧阳晨风立即拿起床边的长剑也离开了房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