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生帝王命
青树坪米粉 2018-03-29 14:202,936

  昆南市,城北汽车客运总站售票处。

  陆奕拿到了一张开往云海市的长途汽车票,他流浪漂泊的心,终于平静下来,骨子里涌出一股重获新生的感觉。

  再次回到祖国,陆奕决定要重新活一次,远离过去几年打打杀杀的生活,做一个普通人。至于组织愿不愿意让他金盆洗手,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因为自从两年前起,组织便似乎放弃了他。

  在“英雄墓冢”圣得西监狱呆了两年之久,陆奕已经对过去的生活感到厌倦。

  既然活着回来了,陆奕便要以另外一个身份重新活一次,像普通人一样,上大学,结婚,生子;像普通人一样,做一个高级白领,或者开一个小酒吧,做一个有点钱又不是很有钱的小老板。老婆只要一个,情人越多越好,这样的人生虽没有以前那么刺激,但多了一份平静与安逸。

  从售票处往候车室走,周围人潮涌动,人挤人肉贴肉的感觉,让陆奕越发感到有存在感。

  过了一会儿,年轻的少妇坐在了他身边,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因为天气热,美妇身上汗水浸湿了衣衫,尤其是胸口一汪清湿,透过了外面的浅色T恤,分不清是汗水,还是……

  陆奕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心里忽然就跳动了一下,眼睛也暂时忘了收回来,他不是初哥,但是在监狱呆这么久,女人对他来说实在是莫大的诱惑。

  “你!”

  少妇原本准备宽衣解带,给自己正在哭闹的婴儿哺乳,但似乎很敏感的察觉到陆奕稍显怪异的目光,脸色微红,站起了身,走往他处。

  陆奕摇了摇头,这才转过眼神,他发誓他在打量一个比他只大了一岁的少妇,至于打量何处,纯属意外……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正神游间,陆奕发现一个瞎子不知何时拄着拐杖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小哥,算个命吗?”算命瞎子用手中的拐杖敲了一下地面。

  “想算,但是没钱。”

  陆奕发现眼前这个算命瞎子有点意思,因为他吐词清晰,咬字字正腔圆,能在昆南市遇到一个会说京城话的算命瞎子,这让陆奕决定跟这算命瞎子多说几句。

  “相遇就是缘,有没有钱,钱多钱少,是另外一回事儿。最重要的是你心诚不诚,愿意不愿意让我算。”

  算命瞎子用手在周围摸索了一阵,才坐在了陆奕的旁边,他将自己的破布包放在了自己的腿上,那包看上去很沉。

  “呵呵,老人家有点意思。”

  陆奕从口袋里面掏出了几个金币放在了算命瞎子的破布包上。

  这几个金币是陆奕几周前在欧洲逃亡的时候弄到的,原本打算留下来留作纪念,现在既然决定回国之后安逸地过普通人的生活,留着也没多大的用场,不如就丢给算命瞎子了。

  “竟然是瑞士法郎币,小哥,你还说你没有钱。”

  算命瞎子将金币放在口中咬了一下,用怪异的声音低笑了一声,然后将金币放进包里,并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紫微罗盘。

  认识瑞士法郎?陆奕饶有兴趣地望着瞎子,这瞎子看上去有点邋遢,但身上有一股看不通透的感觉。陆奕也算识人无数,知道这瞎子不是个简单人,倒似京城里那些专门为首长们算命卜卦老神仙身上的气质。

  “小哥,将生辰八字报给我。”算命瞎子摸着罗盘,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陆奕便将自己的生辰八字报给了他。

  紫薇斗数?!陆奕见过紫薇罗盘,相术大师很少会用到,一旦开启,那就是谋天策地。

  算命瞎子摆着罗盘,脸上皱巴巴的,但一双手偏是光洁细腻。他推演了一番,面色多变,起初是喜,后来转为忧,最终叹了一口气。

  “普通人,一生一条命格,清晰而明确。但你这一生却有两条命格。命格之一是前半生,命格之二为后半生。前半生为杀破狼主格,嗜杀而血腥;后半生为紫武廉主格,尽管不再血光满路,但通往的却是一条权力聚合之路。世人都知杀破狼主格,命运凶险,却不知道紫武廉主格虽终成大富大贵之路,但个中凶险更为甚啊。”

  算命瞎子边说话,边起了身,他拄着拐杖慢慢地往路口走去,“杀破狼将帅命,紫武廉帝王命,命格之中唯一不变的是桃花泛滥。桃花运,桃花劫,一字之差,喜忧各半……”

  望着算命瞎子渐行渐远,陆奕笑了笑,并没有将算命瞎子的话放在心上。

  相术之说,信就有,不信则无。

  陆奕刀头舔血,在战场上经历风雨那么多年,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

  若真是有命运之说,那命运也早就因染了无数人的鲜血而变得模糊、淋漓。

  昆南市开往云海市的长途汽车上,悠扬的歌声在车内飘荡。

  陆奕摸了摸已经长出稍许的短寸发,饶有兴趣地望着下铺正在欢歌的四个女孩。

  从聊天的信息中可以得知,四个女孩是云海大学的学生,之前一起在昆南市下面的偏僻山村做义务支教,现在支教结束了,正在回云海市的路上。

  女大学生们似乎没有被长途汽车的疲劳给吓倒,苦中作乐,在车内轮流唱起歌来。路途遥远,女大学生们青春洋溢,一时倒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都饶有兴致地开始欣赏这些女孩子们的表演。

  “下面有请我们云海大学的校花,张优优,给我们唱一首歌。”

  主持这场车内歌会的是一个名叫孙晓冉的女孩子,长相甜美可爱,性格外向。而她介绍的那个名叫张优优的女孩子,一直坐在陆奕的床铺下面,很安静,陆奕还没有机会仔细看清她的脸。

  “晓冉,别闹了,咱们还是安静一点吧,会影响大伙休息的。”张优优的声音很轻柔,她有点不好意思。

  “呵呵,似乎要大家来点掌声,我们的优优女神,才愿意出来献唱哦。”孙晓冉的话声一落,车内便响起了掌声。

  “妹子,你唱吧,俺们都喜欢得紧哟。”司机师傅用昆南话笑着说道。

  见车内众人都在劝自己唱歌,张优优笑道:“我唱得不好,还请大家见谅!”

  她倒不是一个扭捏的姑娘,既然大家都让她唱歌,她就不打算推辞了。

  张优优微微一笑,放开了歌喉。

  “曾经有一个人,我爱了,又倦了,那是一段撕心裂肺的疼;曾经有一座城,我去了,又走了……人生若能幸福安逸,谁又愿颠沛流离……”

  张优优的乐感很好,音线飘逸中带着磁性,有点像王菲的声音,空灵而剔透。

  陆奕沉浸在歌声里,又沉醉在了歌词里,他久久的回味最后一句高音“人生若能幸福安逸,谁又愿颠沛流离!”

  这是一首现场创作的歌,歌词不对韵脚,但歌声传达的意境让陆奕想起了过去几年自己的经历。

  被囚禁在有英雄墓冢之称的德克莎斯州圣得西监狱长达两年,陆奕似乎度过了一个世纪。

  从北美到南美再到欧洲中东,历经半年的时间,陆奕才摆脱各方势力的追杀,进入了华夏最西南的大省滇南省。

  背叛、抛弃、屈辱、逃亡……二十岁的他,早已凤凰涅盘多次。

  等到张优优唱完了歌,车里安静了下来,并不是张优优的歌声不悦耳,而是歌词挑起了大家心中的伤感。旅客们坐在长途车内,或多或少都在为生活而奔波,张优优的歌声触动了众人的灵魂,让他们感同身受了。

  “唉,妹子,你唱得实在太好了,再来一首吧。”司机师傅提议道。

  “是啊,再来一首吧。”陆奕在上铺笑道。

  张优优听到上铺有人说话,探出了身子,有点好奇地抬头看了一眼陆奕,陆奕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

  这是一个长相很清纯的女孩,一张脸如同清水间的芙蓉花,她不妖媚,不出尘,长得如同邻家女孩那般亲切。眼睛不大也不小,鼻子小巧玲珑,圆润的脸蛋上映着红霞,嘴角带着笑意的酒窝,是陆奕以前极为喜欢的类型。

  清纯的校花。

  “嘎滋!”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出现。

  长途汽车发出急刹声,张优优因为没有站稳,跌坐在了位置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高手在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高手在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