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男人的贞洁观
青树坪米粉 2016-09-07 17:043,303

  “亲,还是不亲呢?”

  陆奕竟然生出流氓的想法,不过他还是将这想法给压制了下去。张优优虽然很诱惑,但他知道不能趁人之危,即使要亲她,也得救活她,在她清醒的意识下,让她主动献身才是。

  陆奕一只手搭住了张优优的肘部穴位,轻轻一摁,张优优一双柔荑便软了下去,然后他取出最长的土针,刺入张优优后脑勺的风池穴。张优优哼了一声,睡了过去。

  陆奕终于松了一口气,望着张优优,暗叹道:“真是个麻烦精。”

  随后,他继续开始给张优优的手部按摩。

  约莫又过了五分钟……

  “呃……陆奕,你这是,我这是……在做梦吗?”

  张优优难以置信地望着陆奕,这男人竟然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平角裤,一丝不着地坐在自己床边,然后一只手还在不停地揉搓着自己的手背。

  “呃,你不是在做梦!”陆奕没有想到自己治疗的方案,效果竟然这么好,张优优竟然提前清醒过来了。

  “啊……”张优优发现自己穿得也只剩一套内衣,所以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不过陆奕反应速度很快,迅速地伸出了手,堵住了张优优的小嘴巴。

  “千万不要叫,你这一叫,我的名誉就全部毁掉了。我是在给你治病,所以才脱成这个样子的,因为你身上的火毒太盛,如果不将你脱成这个样子,你会因为火气不屑而进入更加麻烦的状况。”

  陆奕跟张优优解释道。

  他很害怕这女人突然叫起来,然后外面的那些人,一起冲进来,那样他不仅没有了名誉,恐怕还得被人当做暴露狂,猥琐男……

  “外面有很人,如果你叫的话,会把他们全部引进来,到时候他们也会把你看光光的。”陆奕想了想威胁道。

  张优优听了这话,才没有方才醒过来时的那般激动。她意识到了如果那些人进来的后果。

  陆奕见张优优面色缓和,估摸不再会那么激动,然后才缓缓地松开手。

  “哎哟!你是属狗的吧!”陆奕迅速地收回手指头道。原来张优优趁陆奕不注意,竟然咬了他的手指头。

  “你无耻!你混蛋!”啪嗒啪嗒,张优优梨花带雨,眼泪开始滴落。她心中很委屈,毕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么被人看光光了,换谁心理都不好受。

  “……”

  陆奕转过身,开始默默地穿衣服,他并不太会安慰人,其实,任何男人面对这种情况,都应该不知道怎么去哄。他心中很委屈,他不是救了张优优吗。怎么现在像是犯了什么天大的错一样。

  “你不穿衣服吗?”陆奕已经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穿好了,他望着还在哭的张优优,有点无奈,房间里这场面暧昧极了,女人掩面而泣,男人穿裤子……倒似陆奕方才做了不该做的事儿。

  “都被你看光了,穿上了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张优优拧着秀眉怒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跟我未来的老公说这件事。呜呜呜……”

  “其实……你可以不跟他说的。反正我不会说,那么这件事就会永远是一个秘密。”陆奕发现张优优想得太多了,或者说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想得比男人要多得多。

  “我不能欺骗我的丈夫。”张优优望着陆奕恶狠狠道,“夫妻俩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如果有秘密的话,那怎么能够一辈子相处下去呢?呜呜呜……”

  “……”

  陆奕发现自己不能跟张优优继续讨论下去,因为张优优已经陷入了自己的空想状态中,如果陆奕顺着张优优的逻辑,自己恐怕只有以死谢罪了。

  “我没有让你欺骗任何人。其实最应该哭的是我。我救了你,你不但不感谢我,还骂我咬我,未来我的老婆知道我曾经在一个女孩子面前几乎一丝不着,恐怕她也会饶不了我。所以我比你更加可怜。”陆奕只能反其道而行之,这把张优优竟然说愣了。

  “你是一个男的,被人看了有什么可怜的。”张优优皱着漂亮的眉毛,气愤道。

  “我虽然是一个男的,但我也有隐私,也有贞洁观。”

  陆奕已经转过了身子,他知道张优优在自己的目光鄙视下,是轻易不愿穿衣服的。

  “死变态!”张优优没好气地将身边的一个枕头扔向了陆奕。

  陆奕背着身,轻松躲了过去。

  张优优呆滞了半晌,发现哭闹也解决不了问题,便穿起了放在她身边的睡衣。

  跟陆奕这种没脸没皮的男人再怎么哭,也不会引起一点同情,所以张优优索性坚强起来。

  直到张优优穿好了衣服,陆奕才打开了门,却见李紫媚和白啸天等人已经守在门边。

  陆奕暗想,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应该不错,希望他们不要听到他与张优优的对话。

  “优优,吓死我了。”李紫媚率先冲进了房间,将张优优一把抱在怀里。

  “快松开我,得憋死我了。”张优优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李紫媚的丰满的胸型炸弹中,爬了出来。

  她贪婪地吸了一口气道,“李紫媚,你是想谋杀我吗?”

  “哎呦,怎么可能呢?我怎么舍得让你先死呢。”李紫媚这话说得相当的霸气,站在她身后的众人,包括连陆奕也愣住了。

  “对了,谢谢你啊,陆同学,等会你就跟陈伯去签合同,我给你多发一个月的薪水,作为奖励。”李紫媚眨了眨眼睛,对陆奕抛了一个媚眼道。

  “现在还不急着去签合同,我觉得现在最先要处理的事情是,究竟是谁给张优优下了毒。”陆奕环扫四周,眼中露出了一股冷静的目光。

  “你的意思,是我们当中的某个人,想要害张优优?”李紫媚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是的。而且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陆奕淡淡笑道。

  李紫媚眉头一皱,轻声问道:“是谁?”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究竟是谁害的,反正听陆奕的口气,问题应该出在优优身边。莫非是自己看了眼,有人悄悄混进来了?

  李紫媚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一向聪明的她也有些找不到方向。

  一屋子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陆奕,等待着他的下一句话。

  而陆奕则是轻轻的笑了笑,转身指向白啸天,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给优优投毒的人!”陆奕的语气很坚定,丝毫没有不确定的意思。

  听到陆奕的话,房间里的人都竖起了眉头。包括李紫媚都不相信陆奕说的。白啸天是军人出身,当年被优优的父亲救过。所以才来帮助保护优优,如果真的陆奕说的这样,完全没道理。

  白啸天面色一怔,顿了顿,怒喝道:“臭小子,你别乱说。当心老子废了你!”其实白啸天在说这话的时候,自己心里也很虚。

  确实是他给优优投的春毒,不过他能确定。他投毒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发现,他根本就不相信眼前的这个毛小子会发现。

  陆奕早就料到了白啸天会这么说。笑了笑指着白啸天说道:“你昨晚就回来了,而且在优优的门前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对不对?”

  白啸天一愣,反射性的点点头:“没错,我昨晚是在小姐的房间外,看守了不久。那不是因为小姐病了吗?”

  白啸天自以为自己说的滴水不漏,其实在慢慢的往陆奕的“陷阱”里钻去!

  “那你说说,你昨晚是什么时候呆在优优门前的?”陆奕笑眯眯的问道。“晚上七点多,这么了?”白啸天如实说道。

  陆奕点点头不再说话,而是对白啸天说道:“你把你昨天请来的医生再叫来!你是不是清白的很快就知道了?”

  不用陆奕点穿,他就知道。昨晚的医生肯定是白啸天请的。而且诊断结果也是白啸天告诉他们说的。不然那写医生不会笨到这个程度。

  正在白啸天犹豫不决的时候,李紫媚看向他。“啸天,难道你真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李紫媚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不是平常那般诙谐。甚至带着丝丝寒意,她好像发觉了什么。

  一听李紫媚都说话了,白啸天立马低头说道:“夫人,我发誓没有做什么,小姐真的不是我做的!”

  “我相信你,那你把医生叫来。我不想亲自去!”李紫媚挥了挥手,这时候她身上的贵人气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就连白啸天都觉得身子一震。

  白啸天不说话,立马掏出手机,将了起来。他不敢走出去,一旦走出去,那自己的嫌疑就更大了。

  他现只希望医生能够聪明点,别露出马脚。不然,不然就要大开杀戒了。白啸天宁愿杀光了这里所有人,也不愿意被揭穿然后过上四处逃亡的生活。

  陆奕不说话,而是慢慢的走到了优优身边。低声在她耳旁说了两句什么!然后优优耳根一红,点点头不再说话。

  很快,白啸天叫的医生就来了。因为优优这里是高档住宅区,所以医生都隔得很近。

  见医生进门,没等白啸天说话。陆奕假装一脸焦急的看向医生:“你好,请你看一下优优。她到底是什么病,怎么还没有好转?”

  医生看了白啸天一眼,可惜他没有读懂白啸天的眼神。

  点点头朝优优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高手在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高手在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