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针灸窥艳色
青树坪米粉 2016-09-07 17:053,136

  “噔噔”,从楼上走下来一个长相俊朗的男人,他身高约莫在一米八零左右,剑眉星目,看上去大约二十四五的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军人气息。

  “啸天哥,有人在这里闹事!”张欢歌被陆奕的那句话气得脑袋有点空白,一时想不到用什么话来反击陆奕,这时候白啸天从楼上走了下来,她赶忙召唤救兵。

  “哦?”

  白啸天脸上露出诧异之色,打量着眼前的陆奕,眼前这个年轻人站在众人之中,脊梁骨高高地耸立,一脸正气,倒不似普通人。

  “我是张优优的同学,是过来看望她的。我可没打算闹事,不过刚才有两只狗乱吠,不让我进门,我便出言喝止了。”陆奕说话略显刻薄,将张欢歌和张轻舞两人气得差点蹦起来。

  白啸天潇洒的一笑,他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情况,道:“既然是优优的朋友,就没有拦住的道理,优优躺在二楼房间里,现在身体状况很不好,你可以看她一眼,不过她现在不是很清醒。”

  “白啸天是负责小姐安全工作的队长。”陈姨在旁边介绍道。

  “谢谢白队长。”陆奕点了点头,便往楼上走去。

  还没有进门,陆奕便闻到一股淡淡的异香从房间里传出来,他面色一凌,张优优并不是感冒发烧,而是中毒了。

  这毒似乎是……变异春药……

  春药在华夏是一个极度敏感的词汇,但是在西方国家却习以为常,它是一种保健品,帮助男人重振雄风,帮助女人获得幸福和快感。

  不过变异春药,即使在西方国家,也是一个违禁药品,因为它药效太强,有极大的副作用。

  普通的春药是用来刺激人体肾上腺,帮助男人或者女人提高情念的,而这变异春药则霸道了许多,不仅有普通春药的功能,如果不及时清除的话,还会让人身体受损,情况严重的话,会因为过度刺激人体的欲念,肌体过度兴奋,最终导致死亡。

  “还请你们都出去!”陆奕回头对陈姨和白啸天淡淡道。

  “嗯?”白啸天眉头一皱,他原本只是打算将陆奕带上来看一下张优优,然后就让他离开,但没有想到陆奕竟然请他和陈姨离开,这让他十分诧异。

  他奇怪道:“你怎么让我和陈姨出去?既然你已经看过小姐了,应该是你出去才对。”

  白啸天原本对陆奕的好感荡然无存,暗道难怪方才会跟张欢歌和张轻舞闹矛盾,原来是个愣头青。

  “呃,小陆,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阿姨搞不太懂。”陈姨也对陆奕贸贸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感到诧异。

  陆奕脸色严肃,他指着张优优,道,“如果你们想让张优优好起来的话。那就请你们出去!”

  白啸天被陆奕的“认真”给气笑了,“你还是说清楚吧,作为小姐的贴身保镖,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我是不能离开她的身边。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更需要我的保护。”

  “张优优是中毒了,而且这个毒恐怕整个云海只有我一个人能解。”陆奕解释道。

  他并没有将张优优中了变异春药的真相说出来,不然,这些人反而会以为自己故弄玄虚。

  “那么多医生都看过张优优了,说她是重感冒,没有一个人说她是中毒。你这么下判断,我是断不会相信的。”白啸天摇了摇手道。

  陆奕看到一抹诧异之色从白啸天的脸上一闪而过。

  “这是一种变异的毒,毒性扩散的初期跟普通感冒一样,身体发烫,如果不能及时解读毒的话,身上的热症会逐渐加剧,进入内脏,从而会让人产生呕吐的反应。现在张优优已经开始呕吐,这说明毒已经开始蔓延。如果你们不想让她毒入骨髓的话,还是迅速离开房间,让我来救治她。”陆奕虽然不大愿意多费口舌,但如果不说清楚,恐怕白啸天不会轻易地罢休。

  “口说无凭,我没有办法相信你。”白啸天听陆奕说得头头是道,但他当然不会因为陆奕的一番说辞便改变主意。

  见陆奕不肯走,他跨出了一步,便来到了陆奕的身边,因为比陆奕个子高一些,使了一个小擒拿手,准备将陆奕控制住,然后拖出房间。

  不过,陆奕似乎早就所觉,他微微侧了一下身子,便躲过了白啸天的攻击。

  “你是张优优的保镖,我也是张优优的保镖,你没有权力赶我走。”陆奕漠然看着白啸天,心中暗道,这家伙倒还是一个高手,如果不是自己刚才早有预判,在白啸天那一招之下,恐怕会吃点小亏。

  而白啸天有点诧异,因为他没有想到陆奕精瘦的外表之下,还隐藏着实力。陆奕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漠视,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这似乎有点像武林高手,不屑地看着小孩子耍着花拳绣腿。

  “你也是小姐的保镖?”白啸天冷笑道,“但凡小姐的保镖,必须要经过我的审核,才能进入保镖组,我之前都没有看过你,那你怎么能成为保镖?”

  “昨天晚上陈伯在车上跟我口头达成协议,具体情况你可以去问陈伯。陈伯当时跟我谈合作的时候,也没有提过有你这么一号人物,所以我也没有必要拜你的”

  陆奕不太喜欢白啸天身上展现出来的气息,作为一个保镖,他身上的侵略性太强。

  保镖尽管没有必要像特工那样,将自己的气息完全隐藏到黑暗之中,但是不低调,不出头,这是基本的职业素质。白啸天有点忘本,他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似乎都将自己当成了这个房子的主人。

  “你……”白啸天一向以为自己脾气还算不错,心胸很宽广,但遇到陆奕这种刺头,还是被激怒了。

  白啸天准备再动手,这时候门口出现两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个人是昨天送陆奕回家的陈伯,另外一个是长相漂亮的贵妇,她脸若皓月,眉若柳叶,一对眸子如同秋水映月。

  “啸天,你不要激动,小陆昨天被我聘请成为优优小姐的贴身保镖了。因为大小姐不太喜欢你们在学校里跟着他,所以便考虑让陆同学按照保护她。”陈伯解释道。

  “你刚才说,你有办法治愈优优?”李紫媚打量着陆奕,发现他一脸诚恳,看不出来吹牛的模样。她似乎因为张优优病着,所以她今天的身体状态也不是很好,尽管看上去魅力依旧,但能够觉察到她眉眼之间有点憔悴。

  “是的!不过需要清下场,如果要治疗张优优的话,必须要用针灸,这个过程不适合很多人在场。”陆奕见李紫媚出现了,便据实相告。

  “你会针灸?”李紫媚有点不可思议道。

  “会一点!”陆奕一向很谦虚。

  “这样吧,你给我扎一两针,我试一下效果。”李紫媚撩起了袖子道。虽然她平常大大咧咧,跟张优优在一起经常如同姐妹花一般打闹,但当张优优遇到危险的时候,还是不惜以身犯险。

  “呃……好吧,阿姨,你应该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看上去精神不太好。我就用针灸,给你提提神吧。”陆奕知道如果自己不拿出一点成绩,恐怕这些人是不会让自己轻易动手的。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针包,针包里面共有五种针,各是6、8、10、12、15,五种规格。

  陆家的阴阳五行针,这五根针分别称为金针,木针,水针,火针,土针。

  李紫媚疲劳之症,需要大补,五行针当中的木针,主攻滋补,所以陆奕挑出了八厘米的针。

  “阿姨,我现在要针灸您的足三里,还请坐下来。”陆奕走了几步,来到了沙发边。

  李紫媚点了点头,半个身子靠在了沙发上,然后将一条纤细嫩滑的腿露了出来。

  李紫媚今天穿着一件银色旗袍,因为足够丰腴,所以显得珠圆玉润。

  陆奕找了一个软皮墩坐了下来,他左手轻轻地托起李紫媚洁白光滑的小腿,心中一阵荡漾,因为没有想到李紫媚的一双腿竟然这么美,光滑白皙,如同一根白藕。

  不过,他脸上依旧保持着镇定,平缓地将小腿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准备施针。

  足三里位于小腿与大腿的连接内侧,木针轻轻地转动,刺入了足三里,过了几秒钟,李紫媚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感觉从腿部传来。

  疲劳感消失,酥麻的感觉游走全身。她感觉自己走进了丛林之间,到处充满着活力。

  “真是太神奇了!”李紫媚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紫媚阿姨,不要着急,等我针灸三分钟。”陆奕有点无语,李紫媚实在太冲动了,差点跳起来。

  因为穿着旗袍,李紫媚动作一大,腿一分开,陆奕竟然一不小心看到了她穿着的小裤,浅肉色,里面隐藏着无穷的诱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高手在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高手在花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