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梦的注解(一)
浮川2017-02-25 16:412,677

  我们都直愣愣地瞪着他,希望他说出那些还未说完的秘密。这个世界上最吸引人的出来秘密还是秘密。这已是无可置疑的事情。

  “我祖先是姜尚,也就是姜子牙。那个神秘的不能再神秘的人。我的家族的使命是为了保护一个人,一个能够开启‘三生花’秘密的人。这个人血统当中有着女娲的血。可以说是这个人的祖先是季历的先祖季云的后代。他和女娲有着一定的关系,他在被西北鬼方追杀的时候身受重伤几乎临近死亡,但是却因为女娲补天遗留下来的五彩石而重获新生。并且一举大破鬼方,故而鬼方才会平静了许多年。

  然而千年后,也就是从殷商第二十九任商文王丁说起。”

  可是玉楼春风却没有说下去,而是猛然转过身,那双狼一样的目光紧凝着我,眉头紧皱,并问我道:“你说你在这三年零五个月当中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用诧异的目光凝视着我,这样的目光可以说是久违的,因为一般情况下他的目光并不会以这种形式出现,一旦出现,那必将显现出事态的严重性。

  我点点头,严峻地注视着我眼前的这杯包谷酒,什么地方我也没有瞅,此时我也不知道瞅什么地方能够解释这种怪诞的现象,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着,等待玉楼春风说下去。我知道他一定有话说。

  我也知道唐微微在聚精会神地聆听着。可是最让我意外的是,唐微微先于玉楼春风一步说出话来。她沉沉道:“对于梦,著名作家马伯庸在《易经释梦》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记载。”她忽然看了看玉楼春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对玉楼春风道:“师父,你刚才说你的家族发生在殷商第二十九任商文王丁时期?”

  玉楼春风点点头,可是唐微微又接着说道:“而魏三生又说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而著名作家马伯庸在《易经释梦》当中也说到过这样一段故事,怎么会巧合?”

  “什么故事?什么巧合?”我问道,但是玉楼春风并没有说话。

  玉楼春风忽然转过身,慢慢地弯下腰,端起面前那杯酒,慢慢地喝下去。我看得出,他已经陷入了沉思,对于这个故事的沉思。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也不会去问,因为这已完全没有了必要。

  唐微微接着说道,“让我给你讲讲马伯庸先生的这篇文章。

  故事是这样的。殷商第二十九任商文王丁初年,当时殷商在东西方有两个大宿敌,一个是西北的鬼方,一个是东方的东夷。文丁为了不陷入两面作战,决定在西方竖起一道屏藩。于是他选中了周族,并封首领季历为“牧师”,为商抵御戎狄。文丁去世以后,季历试图叛乱,率军进攻殷都大邑商,结果被文丁的儿子帝乙杀死。

  帝乙继位以后,季历的儿子姬昌全然不顾父仇(在书里他被作者轻蔑地称为软骨头),主动表示恭顺。帝乙需要周族作为屏障,就赦免了周的叛乱之罪。姬昌在此后表现十分积极,对鬼方作战身先士卒,深得帝乙信赖。帝乙是一个宽厚之人,他决定回报姬昌的忠心,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这个女儿叫做妲己或者妹喜已。“已”为天干,代表了她的皇族身份,与帝乙的儿子帝辛——也就是商纣王——兄妹相称。后世周宣部为了营造商纣王的恶人形象,又 捏造出几乎完全一个暴君末世的夏桀,还把他的妹妹一分为二,分成了夏桀和商纣的两个宠妃。具体论证可以去看原书,为了不干扰故事的流畅,这里姑且称为妲 己。

  帝乙十分钟爱妲己,为她准备了大量的嫁妆,还为她配备了一位最出色的占卜贞人,名字叫永。永随身携带了许多产自大邑商附近的龟甲片,用来为公主在夫家排忧解难。

  妲己和永以及盛大的送亲队伍来到西岐,迎接她的除了姬昌,还有姬昌的大妇太姒。

  太姒是一个性格凶悍、手段毒辣的女人,而且还擅长药剂配伍之术。(作者将其蔑称为母老虎)。她为姬昌已经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姬伯邑考,一个叫姬发。

  西岐在接受商文化之前,只是半游牧半农耕的土包子。妲己的到来,让他们大开眼界,迅速成为商粉。妲己因此大出风头,万众瞩目的偶像,姬昌更是宠爱无比。这一切让太姒妒恨无比。

  她首先派自己的大儿子伯邑考前去骚扰,可却被妲己轻描淡写地回绝。反倒是太姒一直不喜欢的次子姬发,与妲己感情非常好。两人情同母子,相处融洽。不久妲己怀 孕,太姒决定亲自出手,她配了药方在饮食中下毒,导致妲己流产,并且在接下来的十年时光里始终不孕。太姒又用手段整治姬昌,软骨头在母老虎的威压下不敢言 语,不敢再与妲己同房。

  这一切都被随侍公主身边的贞人永看在眼里,她暗中把消息传回了大邑商。此时帝乙已经病入膏肓,得知爱女备受委屈以后,悔怒交加,终于去世。在死之前,他把儿子帝辛叫到身边,嘱咐他一定要照顾好妹妹。

  帝辛是一个极重亲情的人,他继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召集最好的贞人,看看神明有什么建议。占卜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除非把妲己和嫉妒者隔绝,否则无法解除。看到这个结果,帝辛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设法把泼出去的水收回来,把自己亲爱的妹妹接回国。

  此时在西岐,姬昌得知帝乙去世后,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自己没了靠山,便大兴土木为帝乙修建宗庙,以此献媚于商。他还想找一位熟稔殷商祭礼的贞人来主持仪式,永自然成了最好的选择。

  在仪式开始以后,帝辛的特使恰好抵达。贞人刻意操纵的占卜结果,加上特使的威逼利诱,姬昌同意和妲己一起前往大邑商。

  当姬昌一行离开西岐,快要渡过黄河时。随侍公主的贞人永突然心有所感,卜了一卦。她看了卦象以后,决定独自留下来。姬昌和妲己很惊讶,但永意志坚决,他们也 只得随她去。等到姬昌一行离开以后,果然身后有追兵赶到。原来太姒突然反应过来了,姬昌去商,将对自己十分不利,她无论如何也要阻止这一切,亲自带兵来追。

  永见到太姒,向她解释追逐只是徒劳。太姒对永的占卜能力非常信服,听从她的劝说悻悻退军。还顺便把永带了回去,留在身边作为顾问。

  在大邑商,帝辛亲自走到城门口,迎接自己的妹妹和妹夫。亲人终于团聚,帝辛太高兴了,把妹妹和妹夫安置在豪华的羑里庄园,居住条件都非常优厚。帝辛对妹夫也 不错,经常带着姬昌外出打猎、游玩,还额外赏赐两名姬妾给他。可帝辛觉得这样还不够,决定动用巨资修建一座鹿台,作为妹妹的居所。

  鹿台一修就是七年,姬昌在商也呆了七年。姬昌从来没生活得如此幸福,沐浴在商文化的光芒中沉醉不能自拔。妲己摆脱了妒恨以后,终于顺利怀孕,先后产下管叔鲜和郕叔武,其他姬妾也为姬昌生下蔡叔度铎和霍叔处。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太姒听到这个消息,嫉妒得发了狂,她找来自己的儿子伯邑考,要求他把姬昌弄回来。伯邑考对自己的母亲言听计从,于是亲自带兵向商进发、临行前,伯邑考找到贞人永,请她占卜,结果为凶。伯邑考请再占一次,却被永严词拒绝。不过永给了他一个建议,把弟弟姬发带在军中。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梦的注解(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