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怪诞现象(二)
浮川2017-02-25 16:402,443

  我早已知道他定然会猜出,而我也准备同他说起。我凝视着他那严峻的面孔,看似在面临一件大事一般,他静静地准备着等待我讲出来。我扭头看了看唐微微,她也在安静地等待着我的回答。

  这本就是一种奇特的现象,足够让任何人好奇。玉楼春风不例外,唐微微当然也不例外。面对我要说出来的话,他们只有聚精会神地听着。当然,相比之下,我更希望他们能够认真地给我分析,然后告诉我他们所分析后的结果。因为他们的结果对于我来说或许是比较重要的。

  我转了转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张望着玉楼春风,并问道:“你这里可有笔和纸?”我知道他很少动笔,哦不,我基本上是没有看见他动过一次笔。他的记忆里超强,只要读过三遍的东西,基本上能够全部记得。

  即便是当初他研究《易经八卦》的时候,同样没有用到一支笔和一个本子。这也是我最佩服他的一点,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想他还是没有动笔的这种习惯,但是我却不知道他这里到底有没有笔和纸。

  “有。”唐微微忽然对我说道。她似乎也知道玉楼春风没有笔和纸,所以便从自己的皮包里面拿出了一支笔和一个本子递给我,然后坐到我的旁边。她并没有住在这里。

  我接过笔和纸,皱起眉头便在纸上画出了那束只有寥寥几字记载的“三生花”。我把我所画的这束“三生花”拿给他们看,随即便说道:“这束花是我进入监狱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去年的三月份被盗走的。它是整个海域城最大的博物馆里面的国宝。”

  玉楼春风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凝视着这束花,一动不动,恰似已经僵硬了一般。可是唐微微却对我说道:“这与那件神秘的谋杀案有什么关系?”她双手撑着下巴。

  我摇摇头,因为我确实是不知道。我叹了口气,回答道:“有没有关系我并不确定,但是在这之前还有几件国宝被盗走。其中包括巨阙剑、赤宵剑和梦魂铃等宝物!”我吐出一口气便又说道,“奇怪的就是,这些宝物都是在我进入监狱后被盗的。”

  玉楼春风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可是唐微微却说道:“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些案子都与这件命案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

  我承认,道:“我也曾一度思考过这个问题,但不过我却找不出任何与之关联的地方,因而也找不出任何线索!”

  “你难道没有想过从其他方面入手?”唐微微继续问道。

  我睁睁眼,继续回答道:“凡是能够想得到的我都用过,当然想不到的我也没有办法。”

  唐微微点点头,不再说话。我知道此时她已是无话可说,因为看她的样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既然没有什么好办法那说出来也没有什么用。所以她只有沉默,沉默地听着想着。

  这时,一直不发言的玉楼春风终于开口了,他沉沉地对我说道:“这束花的名字叫什么?”

  “三生花。”

  “三生花?好有意境的名字,好像传说中的三生石一样。”唐微微忽然说道,紧接着她又说,“我想它应该也有一个凄美的传说。”

  我看见玉楼春风缓缓地点点头,说道:“不错,三生花确实有一个凄美的故事。在秘史当中有所记载,相传一万年前,天地间出现了一种花,不死不败不枯。没有水没有土也能够鲜艳如初。”

  “真有这样的花?那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唐微微接着说道。

  玉楼春风继续说道:“三生花,七世梦。不老不死,不败不枯。它里面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一个永恒的秘密。”

  “哦?”我有些惊骇,沉沉地说道,“什么秘密?”

  “不死的秘密。”他紧闭眼睛,随后便接着说道,“当年秦始皇因为得到了这个消息,便一心去寻求长生的秘密。可是历史不允许他如此行走,故而被方士徐福借与海外蓬莱仙岛有仙人种植这种三生花而骗取钱财,以至于三次巡游最后在沙丘死去。后来不知有多少皇帝想长生不死,可最后都没有一个人能够如愿,以至于‘三生花’这种植物在秘史当中也仅仅只是一个传说。

  后来,因为人们的发觉,才使得这种花出现在天地间。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个东西,即便是那些见识广博的考古学家,也不知道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由于神奇,便将之列为国宝,陈列在海域城博物馆。”

  “看来你很清楚这件事情。”我对玉楼春风道。

  玉楼春风几乎没有丝毫兴奋的神情,我看得出他的心情此刻反而更加沉重,就像是即将面临重大的抉择,即将面临灭顶的危险。可是这时他却把目光直直地对着我,以一种威严的眼神。随后他便说道:“我听说过,这个世间上没有记载这种植物的任何资料。”

  我点点头,“不错。我也查不出来。我原本以为它是没有的。只是我在那封闭空间死里逃生后醒来时欧阳玉秀把唯一的资料给了我看。”

  “内容是什么?”他继续追问道。

  “只有六个字,唯一的六个,不多也不少。”最后我才缓缓地说道,“三生花,七世梦。”

  玉楼春风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便说道:“果然是。”

  “是什么?”

  我和唐微微同时问到,我们都很骇然,毕竟这是一件很离奇的事情,足够引起任何人的好奇心,完全足够。我们都在安静地听着他说下去,因为此时只有他才能够解答这个问题,也才能够说出这个问题的核心所在。

  夜,愈来愈浓。

  我们都看不见,在这个屋子里面我们谁都看不见夜的颜色。但是我却能够感觉得到。我就是这样,往往危险的东西在接近我的时候我就能够感觉得到,这也是我能够活到现在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从来没有训练过。这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从生下来就有的。但是我却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这也是我心里面永远难以解开的一个结。这个结或许会围绕我自己的一生。我很想知道,真的!

  我目光如炬,直直地瞪着玉楼春风的身后。我总是发觉有一双眼睛在直直地瞪着我们,而且这双眼睛充满了戾气,也充满了杀气。可是我却看不出这双眼睛在什么地方。

  玉楼春风看到了我的眼神,他历来都知道我有与生俱来的预见性,所以他便收回了那本来要说出来的话,静静地等着我感觉到那股杀气消失为止。因为他唯有等到着我。

  唐微微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她站起身,然后慢慢地在四周走来走去,就像是在寻找什么。可是她始终还是没有找到。四周安静得可怕,简直可怕得要命。

  死亡,死亡般的宁静!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不死之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