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怪诞现象(一)
浮川2017-02-25 16:392,564

  酒还是包谷酒,但是人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玉楼春风与魏三生了,更何况此时早已没有了苏梦蝶,没有了那个玉楼春风深爱着的苏梦蝶了!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已是物是人非!

  现在陪在我们身边的是玉楼春风的徒弟唐微微,可是唐微微却绝对替代不了苏梦蝶,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苏梦蝶。包括在玉楼春风心中的位置和在我心中的位置。

  我坐在玉楼春风的对面,这时唐微微也坐了下来,她不由分说便拿起筷子,连忙伸进桌子上的菜里,然后叹了口气,兴奋地说道:“难得得到师父做的饭菜吃。”

  她此刻看起来完全像极了一匹饥饿的狼,根本不管身边到底有哪些人。如此豪放的性格的确是很少见。我和玉楼春风微笑着摇摇头,然后各自端起自己面前的碗,相碰并各自呡下一口。

  我拿起我面前的筷子,夹了一口菜,随后便说道:“你徒弟看来还真不简单。”

  玉楼春风没有来得及说话,唐微微就已经对我说道:“过奖过奖。你也不看是谁教出来的徒弟。”她口里满是饭菜,此时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

  这一夸奖便把玉楼春风给乐得差点找不到北了。他接着说道:“微微的天赋极高,她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资的人。”他又端起酒碗和我碰。

  我无奈地笑道:“想当初你十次在我眼前拿走鸡蛋成功率只有一半。她这一招声东击西的本领可谓是纯熟。只是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那个鸡蛋在什么地方。”

  我扭头看着唐微微,这时她已经把那身演杂戏时才穿的衣裤换掉,换回到她自己的休闲装。我猜想她可能已经把鸡蛋放到了冰箱,可是当时她又是怎么把鸡蛋带出来的呢?双手被捆住,那一身紧身装完全藏不了一个鸡蛋,即便是强加塞进去,那么最后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破裂。

  “我也不知道。以前在训练的时候她所有的动作我都清楚,但是到后来我却是愈来愈不清楚她做这些是怎么做到的。”玉楼春风也无奈地摇头,然后端起酒碗对我说道,“这个事情你只有问她自己。”

  我把脸转过来,只听见她对我说道:“你摸摸你衣服上的包。”她吞下饭菜后,又开始伸出筷子夹菜了,这时她夹菜的速度放慢了许多,我知道她快吃饱了。

  不是吧?我真有点不相信。我伸出手往自己的包里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个鸡蛋,这个鸡蛋就是我一直盯着的那个鸡蛋,我记得很清楚。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我看过,只要我观察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我端起酒碗,苦笑着摇摇头,原来这个鸡蛋并不是被她带走的,而是被我带出来的。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法确实是很少见!我除了剩下喟叹以外我确实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问道。

  她好像吃饱了,放下碗筷,然后用抽纸把嘴巴擦干净,对我说道:“每一个人都有其弱点,再完美的人都有,就算是杜撰出来的如同古龙小说《流星蝴蝶剑》中的孙玉伯和浮川的小说《神探之江湖风云》里面的催命罗刹也是一样的。人没有一个是十全十美的。但不过我所用的是一针见血。”

  这些我都知道,我唯一不知道的是她是怎么把鸡蛋放在我的衣服包里的。我只有问道:“有一点我完全不明白,你双手既然被捆住了,又是如何将鸡蛋放置在我的衣服包里?”

  她笑笑,道:“每一个人都又爱又恨,当然也有愤怒。所以当我说出的话触碰到你的底线的时候,你眼里剩下的也只有愤怒,至于其他的东西和事情你都早已不在乎。然而在这个时候正好是下手的最佳机会。”她喝了一口水,接着又说道,“你忘记了一件事情。”

  “哦?”我又将酒倒入碗中,没有端起,因为我在听她说下去。

  “你忘记了捆绑我手的绳子是谁栓的。”她裂开嘴笑道。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不住地摇摇头,原来我还是忘记了这一个细节。捆绑她双手的绳子是她自己栓的,所以她就有足够的机会做所有对她有益的事情,做所有能够帮助她完成任务的事情。这确实是我的疏忽。

  我端起酒碗再次和玉楼春风碰杯,并说道:“我发觉我开始在佩服你了。”

  “哦?”玉楼春风得意地笑道,“能够让你魏三生佩服真是一种荣幸!”

  “能够交出这个好的弟子确实不得不让人佩服。”我兀自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

  玉楼春风也独自喝了一旦口,此时就像是我们在拼酒一般。可是他却对我道:“你把这件案子的具体情况说一下,看看这个案子的漏洞在什么地方。”

  这时唐微微也聚精会神地听我讲这个案子的情况。

  我夹了一口菜,道:“六个死者死在只有一个只容得下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可以进去的进口,几乎是全封死的空间里面。死者死后整个身体都没有任何变化,更没有所谓的腐烂。况且他们死的时候的位置却完全不同,不在同一个方向。倘若不是那只食人与玉扳指的小鸟,我想这些死去的人永远都不会被发觉。”

  我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我出监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陪着苏宁到达这个密封的空间。让我奇怪的是,这个密封的空间根本就是铜墙铁壁,就是炸药也难以撬动,而那仅仅只有一个进口的进口居然会自动的合拢。这就像是传说中的食人恶魔饕餮那张嘴。而我与苏宁也差点死在里面。然而在这个密封的空间里面,除了十来截二十公分左右的绳子以及正中间的一把椅子以外,什么都没有,空空荡荡的。”我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唐微微突然问道:“在这件命案发生的时候有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我摇摇头,回答道:“完全不清楚。因为这件案子的发生时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几个死者就像是外星人一样,没有身份,就连最基本的面貌都没有,都早已被毁掉。而整个海域城也没有哪一个公司或者家庭反应他们家里面谁不见了。而这六个死者都是非富则贵的人。这是让人奇怪的地方。”

  玉楼春风陷入了沉思,可是唐微微又接着问道:“你刚才所说的那只食人的小鸟也吃了一只玉扳指?”

  我点点头,回答道:“不错,是这样的。”

  唐微微接着问道:“那只玉扳指有没有朝代年限?”

  我回答道:“清朝乾隆手上那只。但不过这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位收藏家,可是在我未出监狱之前,海域城的所有古董店都问过了,居然没有人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这只玉扳指究竟是卖给谁了。但凡是关于玉扳指的所有资料都神秘地被销毁了!这又是一个令人感到困惑的地方!”

  我把酒碗里的酒喝完,而玉楼春风也将他面前那只酒碗里的酒喝完了。但他并没有再倒酒,而是对我道:“在此之前的几年间海域城可否发生过什么关于古董的类似的案件?”

  我点点头,回答道:“有。”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怪诞现象(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