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梦的注解(二)
浮川2017-02-25 16:422,722

  伯邑考有轻微的精神狂躁症,他带着军队像没头苍蝇一样在商界乱转。商军不明就里,把这一情况汇报给了大邑商。帝辛很为难,毕竟伯邑考是妹夫姬昌的儿子,于是 询问他意见。姬昌生活得太舒服了,又有了新的子嗣,对伯邑考毫无兴趣。而妲己对这个屡次骚扰自己的家伙也没好感。帝辛摸清楚了这对夫妻的态度后,下决心要 剿灭这支疯狂的周兵。不过妲听忽然说姬发还在军中,她对亲手抚养了十年的孩子有着深深的感情,便找到哥哥,希望能饶过这个小家伙。

  帝辛满 口答应下来,随即调遣精兵围剿。在商军的精确打击下,伯邑考当场阵亡。而姬发则幸免于难,而且还得到帝辛准许,带着自己哥哥尸体返回西岐。帝辛注意到姬发 这个年轻人非常温和沉稳,双眼有神,跟他的疯子哥哥一点也不像。本来帝辛因为自己妹妹的缘故,对太姒及其后代充满怨恨,但他看到姬发的时候,敌意却彻底消 失了,两个人在阵前居然交上了朋友。

  姬发回到西岐以后,痛失长子的太姒不得不收敛起态度,假意恭敬。帝辛对这位儿子被杀的母亲心中不无愧疚,更看在姬发的面子上,没有继续追究。

  鹿台终于建成,妲己有了自己归宿,而且自己的两个爱子也慢慢长大。她对姬昌这个软骨头的爱情,终于走到了尽头。帝辛也觉得,现在姬昌在大邑商有了四个儿子做 人质,妹妹也不爱他,那么他没必要留在这里,可以回去了。姬昌恋恋不舍在商的奢侈生活,但他太软弱了,没人真正尊重他的意见。

  临行之前,帝辛跟姬昌做了约定,周为商藩,且继承制度兄终弟及,这样可以确保妲己的长子管叔鲜才有机会接位。作为回报,姬昌被封为西伯。

  帝辛本来可以逼迫姬昌直接指定管叔鲜为继任者,但他对姬发的印象实在太好了。更何况他已经杀了太姒的长子,不忍心再继续迫害这一支。

  姬昌就这样回到了西岐,并宣布姬发将是继任者。太姒质问他伯邑考被杀时你在哪里?姬昌哪里敢对母老虎说实话,只得编造谎言,自称是被关在羑里监狱——后来这句谎言被周宣部当成了史实来宣扬。

  太姒对妲己的仇恨一直不曾消退,反而愈加深厚。她本来指望姬发能为自己报仇,可姬发一点也不像她的儿子,性格温柔,行止沉稳,无论她怎么抱怨暗示,姬发都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最不能容忍的是,姬发对帝辛非常崇拜——看来这个仇,指望姬发是没办法报的。

  太姒找到了贞人永,说自己心中积累怨恨得了重病,希望能从她那里得知神明的态度。永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母老虎的心事,她希望能够化解这个女人对公主的怨恨,便占卜出一个结果:“只要你怀孕,就可以去除烦恼。”永觉得,只要让太姒再做一次母亲,母爱就会化解掉怨恨。

  可是她错了。

  太姒对永的占卜结果深信不疑,但怀孕不是件容易的事,姬昌在商已经耗尽了精力。太姒决定独辟蹊径。

  在西方,最痛恨殷人的是羌族。太姒很快羌族里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同盟者——姜尚。这个人龙精虎猛,而且深有谋略,无论是床笫还是政治上都是好伙伴。

  在太姒的安排下,姜尚和姬昌在钓鱼时巧遇,并一见如故,姜尚成为姬昌的心腹。而太姒也在这个时候顺利怀孕,产下一子,名为姬旦。

  姬发这时候年纪已经足够大了,他的婚事被提上了日程。本来帝辛送来了商王旁族的两个女人,结果姬昌在太姒的怂恿下横刀夺爱,先把那两个女人娶进了门。而太姒给姬发另外安排;了一门亲事,娶了一个叫做邑姜的姑娘,而邑姜恰好是姜尚的女儿。

  在 太姒、姜尚里应外合之下,姬昌终于在适当的时候去世。姬发接任以后,被自己的母亲、妻子和老丈人团团包围,不断施加影响。尤其是他的母亲,不断用当年伯邑 考战死的事来刺激他,说他是个懦夫。姬发得不到母亲的认同,在妻子那里也得不到爱,这让他心情逐渐低落,慢慢失去灵气,变成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

  而那位沉默的贞人,则一直默默地记录这些事情。她非常鄙视姜尚,在记录里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子牙,即小人帮凶之意。

  终于,姬发无法摆脱母亲的压力,做了一个和自己哥哥同样的决定,带兵攻打商,以此来求得心灵的平静。这是一个挑衅的举动,姬发给自己的解释是,我只是去盟津告天。

  这次进兵非常缓慢,姬发一步一迟缓,心中犹豫万分。

  正在征讨东夷的帝辛接到报告,说姬发带兵正朝大邑商而来。聪明的帝辛体会到了姬发内心的挣扎,他不希望伤害到这个年轻人,于是派人通知他:既然你妈妈逼你来 打仗,那么我们就来演出戏好了,我们约战,然后我假意败退,你得胜回军,这样你不必左右为难了。帝辛为了让这出戏足够逼真,还指定了一个地点——牧野。

  其实帝辛不只是为了姬发,也为了自己,他觉得政务太繁琐了,想借这个机会退位,好好休息一下。为此他事先把国政提前委托为同族的叔叔箕子。

  无论是姬发还是帝辛都不知道,在周军里担任副指挥的姜尚有另外一套计划。

  在牧野,帝辛故意没带精兵,而是纠集了一批奴隶。他和姬发各自驾着马车,亲自在阵前象征性地打了几回合。帝辛佯作败退,姬发挑着帝辛的甲胄返回。本来这一场假戏已经到了结局,皆大欢喜,可姜尚却突然发出进攻的命令。

  事先得到指示的商军奴隶并没有认真作战,而周军却真得大打出手。姬发惊慌万分,他看到帝辛的座驾在乱兵中消失,连忙发出停战的命令,可周兵只听命于姜尚,一口气冲到了大邑商城下。姬发勃然大怒,亲身挡在周兵身前,这才把他们阻止在城墙外围,并退军扎营。

  商军奴隶毕竟不是正规军团,他们在这一场混乱中成了溃军,涌入城中,带来了极大的混乱。有人发现,在鹿台上出现一具被烧毁无法辨认的尸体。事先安排好的箕子 站出来,说这就是帝辛的尸体。可姜尚也提前在城内安排了一枚棋子,帝辛的兄弟微子。微子跳出来指责尸体是假的,几乎要搅乱帝辛的计划。

  结果城内局势变得更加混乱,民众惶恐,而奴隶军又不堪用。在微子和叛乱商军的逼迫之下,箕子只能求助于城外的周军。

  姬发怀着对帝辛深深的愧疚,答应了箕子的请求。他协助箕子平定城内局势的混乱,然后命令部队返回西岐,自己只带少数人留在商邑,与箕子商议善后。

  姬发没想到牧野的这次“意外”,居然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他从来无心要打败帝辛,更没想过要毁掉殷商。在大邑商,姬发恭敬地祭祀殷历代王,凭着谦恭和箕子的帮助赢得殷商贵族的谅解。他甚至连微子都没杀,而是囚禁起来。

  为了挽回乱局,姬发决定设立三监,让管叔、蔡叔以及霍叔拱卫帝辛的幼子武庚。管、蔡、霍都是自己的兄弟,身上一半是商人的血,一半是周人的血。姬发希望凭借这三个人来消弭两族隔阂,守护纣王不在的殷商。

  姬发没有直接让武庚继位,在他内心深处,认为帝辛早晚会回来。在那之前,他要把一切都安排得好好,不能辜负信任。

  在临行前,姬发还见到了居住在鹿台的妲己。那是他的人生导师,是他幼年时代最美好的回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周易》与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