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三生花
浮川2017-02-25 16:362,733

  在没有水,没有阳光,没有任何氧份的情况下,就算是无机食物也不可能存活下去,并且活得如此精神奕奕。颜色如此鲜艳得一点儿也没变,就像是被色素所浸染过一般。这说出来谁也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更何况是我亲眼看到的!

  我小心谨慎地拿起这张照片,对欧阳玉秀道:“你可曾见过这种东西?”

  欧阳玉秀摇摇头,回答道:“我拿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我当时也很好奇。所以我便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上网搜寻了所有植物动物的资源,在进行归纳总结,并且翻阅文献以及在整个海域城各大图书馆奔跑寻找资料。但是最后我却只找到了巨阙剑以及赤霄剑还有梦魂铃等国宝的资料,唯一剩下的就只有这张照片上这一个宛如藤蔓所结出的三朵花一样的不知名的东西。在我寻找的所有记载当中几乎都没有此物的存在。”

  我皱起眉头,这个东西既然存在在海域城博物馆,那岂可无记载。倘若这个世界上真没有此物,那么它又是怎么出现的呢?此时这就像是一直困扰着我们的哲学命题一样,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而宇宙是怎么形成的,人类是怎么来的?如果是细胞的原因,那么细胞又是怎么来的!

  我喃喃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呢?!”

  “三生花。”最后欧阳玉秀郑重其事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个名字很美,我承认,但是这个名字是怎么得来的?为什么这东西会有这么一个凄美的名字呢?!我直愣愣地盯着欧阳玉秀,我希望她能够给我解释这个东西的由来。我承认,她的学识的确是比我多得多,知道得比我多得多。我大学一年我就走出社会的!

  所以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等着。我拿一样东西给你。”

  欧阳玉秀站起来转过身又朝书房走去。不一会儿她便拿出了一本厚厚的书出来。纵观整本书的书面都已泛黄,看上去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这本书恰似被多年的蛀虫撕咬过一般。以我跟着收藏家丰裕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本书的年代大概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

  我接过书,之间书面上用繁体字写着三个大字:《三生花》。我思索着,难道这本书就是专门讲述这种花科植物的?

  我把饭桌擦干净,小心翼翼地将这本书放在饭桌上。慢慢地我翻开第一页,我深深地屏住了呼吸,我完全被第一页惊呆了。书中的其他地方都已被蛀虫腐蚀过,单单唯独每一页上所描绘的这所谓的三生花却连一点儿缺陷也没有,活生生地印刻再说上面,仿佛要从上面跳出来一样,让人叹为观止!

  更让我惊骇的还是,这本厚厚的书当中竟然从头到尾连一个文字也没有,从头到尾全是这三朵花,从头到尾这三朵花连一点点缺陷都没有。崭新得如初开放的一样。简直就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我小心翼翼地合上书本,又问道欧阳玉秀:“你还有没有‘三生花’的其他资料?”

  欧阳玉秀转动眼珠,随后敲了敲脑袋,想了想,似乎才恍然大悟地说道:“有,等等,我去拿。”她又再次离开位置前往书房去取资料。

  这时我看见她手里的拿起的不再是一本书,而是一只竹筒,一只泛黄的竹筒。她将这只泛黄的竹筒递到我手里后便安安静静地坐下来。我依旧小心翼翼地打开这个竹筒,只见竹筒里面有一个竹简,看着这竹简的样子以及手感,这竹简的年限应该有一千六百年之久,它应该是春秋战国时期之物。

  当我激动得慢慢地打开竹简,我很欣慰我并没有猜错,它的确是战国时期的竹简。我大脑里不知不觉闪过一个场景,这东西的出土我似乎在场,又或者不在场,但不管在不在场我似乎都对它有很深的印象!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土的我究竟还是不知道的!

  再次让我惊呼的是,这只竹简当中从第一块竹片道最后一块竹片,仅仅只有六个字,六个用小篆撰写的字。它果然是春秋时期秦国的竹简。我认得这六个字是什么字。

  面对这六个字,我竟然情不自禁地叨念道:“三生花,七世梦。”然后我竟然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张望着这栋华丽的别墅!

  欧阳玉秀也喃喃道:“这六个字的意境真的很美。当然字面上的意思也很好理解,但其内质的含义却是难以让人阐明得清楚。”

  我没有再看下去,毕竟再看下去也没有任何结果。我缓缓地合上竹简,将这“三生花”的照片以及所有关于“三生花”的资料交给欧阳玉秀,并对她说道:“你替我好好保管。我想我此刻要出去办点事情。”

  不对,我接连摇摇头,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呢?我大脑里面突然间开始模糊起来。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我却也想不出来!

  我忽然问道:“你可知道这栋别墅的买主是谁?”

  欧阳玉秀摇摇头,回答道:“我不知道,这是公司的事。我曾经也问过总经理,他也不知道买主是谁。”

  这就奇怪了,如果不知道买主,那这栋别墅是怎么卖出去的呢?我继续问道:“你们公司是谁卖的这栋别墅?”

  欧阳玉秀还是摇摇头,回答道:“这个楼盘还未开建的时候就有人将五千万的巨额转到公司的账目上,并且还密密地联系了董事长,最后把这栋楼盘的这栋别墅买了下来。当时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比我优秀的试住员房主不选择,却偏偏选中了我!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也想不通,但是看这种情况我想我也没有必要去追究!”她挠挠头,傻傻地笑了笑。

  我想我已完全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我对她笑了笑,然后问道:“停车室在什么地方?”我知道我的驾照早已被注销,现在没有办法驾驶汽车,但是我却知道苏宁一定会有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个案子是他自己的而并不是我的。

  遇见苏宁这样的一个朋友,你算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像苏宁这样的朋友,从来不和你讲任何客套话,他的事就是你的事,而且是你必须担起的一个责任,你的事当然也就是他的事,他即便是死也会为你办成,当然,除了你的女人!

  所以,现在啊,这件事情就不再是他的事情了,而是我面临的一次重大的挑战,也是我必须要去完成的任务。现在恰似与他完全没有了关系。现在是我解不开这个谜底我就无法安生,所以我现在那不想去动大脑的梦想瞬间就被击碎在地上!

  我苦笑,我也只有苦笑!我坐上车,果然,车上居然有一个驾驶证,但是名字并不是我的,并且挨着驾驶证的还有一张身份证,居然也不是我的名字。当然,驾驶证与身份证上的名字同属于一个名字,只是现在我似乎要换一个身份在这个海域城生活下去。

  这就好像我此时并不是魏三生,我是另外一个人了!但不过这样也好,我恰好能够以这身份在整个海域行动自如。我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前去找两个人,两个能手,能够帮助我度过一些难关的能人,同时也是我的好朋友。

  但不过,现在我却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了,这么多年不联系,着实让人难以预测他们的生活的!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也不知道他们对于他们的技艺有没有生疏。或许,由于生活的关系,他们已渐渐地淡忘了吧!

  我扭头朝着车窗外,只见欧阳玉秀站在窗外紧紧地盯着我,那种眼神充满了无尽的期待。我心中也难以抑制住一些情愫,那是一种不安与惭愧!

继续阅读:第九章:玉楼春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