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照片
浮川2017-02-25 16:352,384

  面对这么诱人的饭菜,想不让人不流口水都很难。我端着饭碗抬起头,正看见欧阳玉秀在直直地凝视着我。我微微一笑,但也并未感觉到奇怪,倒是这样的日子早已熟悉。我早已习惯了欧阳玉秀这样的眼神。

  “我脸上有东西吗?”我笑着问道,我是的确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三生哥,你瘦了。”她郑重其事地告诉我,就像是在说一件非常非常重大的事情一样。我没有看她,但是我知道她的表情很凝重,就像是面临着一件重大的事情一样。

  我笑笑,道:“是吗!”我并不想让这种凝重的氛围继续这样下去,欧阳玉秀从来都不懂得缓解这种凝重的气氛。她并不像那些开放的女孩一样,随时随地都能够让那些逼死人的气氛活跃起来!这也是她最大的缺点!我不让她继续说话,所以我问道,“对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苏宁把你送到我这儿来的。你很累,他说你需要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她表情还是那么凝重,仿佛难以令她放下这样的表情来。

  我苦笑:“我在这里倒是已经休息够了!就像是一只千年老龟在海底休眠一般!”我微微叹气,然后继续吃饭。

  面对我这个自嘲的比喻,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只是斜眼看到她摇了摇头,然后对我说道:“不,你从来都没有得到好好地休息,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说那样的话!”她似乎要流下泪来,我从她的话语当中听得出。

  但是我并没有管她,任然继续吃我的饭。恰似她当真很了解我,但是她却一点儿也不了解我!

  她继续说到:“你曾一度说你最讨厌做的事情就是思考。可是我明白你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思考。从前,愈难,愈复杂的问题全是你最喜欢的,可是……”她没有再说下去,我知道她已经别过脸过去了。我明白她已然难以抑制住她的情感。

  对于这样一个多愁伤感的女生来讲,这本就是她的本性!娇柔得完全没有任何安全感,多么的想让一个人去保护。可是我却不能够保护她,我也保护不了她。我笑道:“你想多了,以前那个我早已不复存在,现在的我唯一喜欢的一件事情就是不去思考……”

  我本想转移话题的话被她打断了,只见她很激动地说道:“你还是逃不出晗烟姐的……”

  “这件事情就别再提了,已经过去了很久的事情我不想让它再扰乱我的生活,不。”我苦笑,“是再出现我的生命当中!”我打断哽咽的她然后继续端起碗去盛饭,顺便将话题转移,道:“苏宁可有生命东西让你交给我?”

  关于晗烟的事情,我是真的不想再提及。我依旧吃着我碗中的饭并在等待着她的回答。苏宁费尽心思把我从里面弄出来不可能不会没有东西给我,毕竟这是为他办案子。倘若要将这件案子查清楚,没有一点点线索那是不可能的。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也没有天衣无缝的案子。

  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秘密。我相信,再难解开的谜团总有一天都会水落石出,公之于众的。而每一件案子的发生都一定会带动着其他事情的发生。以一个多年查案的高手的眼光以及经验可以判断得出,往往愈没有关联的东西往往关系愈深。苏宁能够成为整个海域城家喻户晓的警察,就不可能连这一点都不知道。

  欧阳玉秀恍然大悟,她迅速站起身,然后对我道:“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来。”

  我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她朝书房走去的背影。我看得出,她虽然还是稚气未脱,但人已经变得很坚强了。这是每一个人都必须要经历的事情,只是她所经历得比较晚而已。我看到此时的她,着实为她从心底里感到高兴。我微笑着点点头。

  当然,我的饭还未吃完,所以我又继续低下头吃饭。

  一叠照片猛然间落下了我的面前,并且完完全全地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缓缓地放下碗筷,手不由自主地伸向这些照片。我没有再看一看欧阳玉秀。只听得她对我说道:“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他说,这些照片上的东西是一年前丢失的。说白了就是被盗窃走的。而这些盗窃案全部都发生在海域城博物馆,但却是在不同区域的博物馆。

  他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一人所为,毕竟这些案子都不归他管,而他也没有接到任何命令,所以他一直都不敢插手这个案子。但不过有一点蹊跷的是,这些案子都很奇怪,并且至今都没有破解。他叫我给你说,还有一点奇怪的是,这些案子的发生似乎都与你进入监狱有关。而第一件案子的发生就是你被判处无期徒刑那一天发生的。

  而这些就是他经过三天前那场死里逃生后才渐渐发觉的问题。他说他试着把这些问题联系起来,但是始终都没有想通,当然也找不出任何眉目!”

  我紧握这些照片,忽然抬起头盯着欧阳玉秀,随后便问道:“还说了些什么?”

  欧阳玉秀回答道:“他说这件案子对于他自己的威胁是最大的,他说他是死是活都没有关系,但他不想他的妻儿因此而受到牵连,所以他现在正密密地将他的妻儿转入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他还说,你现在虽然再次重获自由之身,但也仅仅只是暂时的,所以海域城好多重要的场所你都进不去,就连一个普普通通的警察局你都进不去,所以,一个月之后,他会到海域城最高的政府机构把所有重要的资料调出来给你。

  所以他让我告诉你,一个月后到海域城鸿程酒楼会面,到时候你想要的资料都会交给你。”

  我只有苦笑,我此时除了苦笑以外我别无他法。因为此刻这件案子似乎看起来完全与他自己无关。经他这么一说,这件案子本身就与我息息相关,仿佛这就是我的责任,逃也逃不脱!恰似这件完全没有头绪的案子就必须得是我去办,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事外者,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他只是一个给我提供资料的人!

  想想我都觉得好笑!

  可是我现在除了苦笑以外好像真的没有其他别的办法了!

  我从第一张照片看着走,这些照片都非常吸引我的眼球。但不过最让我不由自主的去思考的还是这最后一张照片,也是最醒目的一张。而且从感觉上来讲,我似乎对这张照片上的东西有一种特别的情感,是那么的熟悉而又陌生。我不知道在哪里见过,我此时完全想不出来。

  这张照片所保留下来的东西是三朵花,一棵藤上的三朵花,似乎又不是,似而非似,模糊而清晰!

继续阅读:第八章:三生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