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拍卖
浮川2017-02-25 16:292,222

  癸巳年

  正月二十七

  乙卯月

  葵酉日

  宜:破屋、坏垣、求医、治病

  忌:诸事不宜

  东城,拍卖会场。

  “青铜杯,缔属商文王丁时期,距今已有三千五多年的历史,是最有价值的收藏。起拍价,1500万。”

  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拍卖桌前略带自豪地说着,就像是在夸赞自己的孩子一样。这当然是每一个拍卖主考官的常用手段。他们做到这样的行业对于这些东西就如同如数家珍一样。

  拍卖管拿着话筒微笑着朝四周扫视。会场四周尽是买家,海域城以及各大城市数一数二的珍藏家。他们的穿着有点平凡,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有钱到这拍卖会来的人。二这种人我们都称之为低调而不起眼的富豪。这样的人在生活中已是司空见惯的。

  整个拍卖会场和其他地方的拍卖会场一样,没有什么别人引人注目的地方。唯一的一点就是这里的安全系数相对于其他地方来说更加强。这里的安全防护措施完全是采用高科技,红外线以及纳米技术,并且一层接着一层,倘若能够在这里盗取东西,那么他就是这里的管事,或者说是神。

  “4200万。”

  “4400万。”

  “4410万。”

  “5001万。”

  “5500万。”

  “8000万。”

  当最后一个牌子举起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一致地看着这举牌人。面对着一个小小的青铜杯,实在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得出这么高的价格。可是他们看到的却是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却没有人能够看得出他的真面目。

  “8000万。”拍卖官在上面举着话筒大声地说道,“还有没有人给出更高的价格?”他朝四周看了看,可是四周的人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只见拍卖官又扬起声音并伸出手说道:“好。”随后他拿起那把锤子,重重地敲打了一下那拍板一下,接着说道,“8000万一次。”

  见还是没有人举牌,他又敲击了一下拍板:“8000万两次。”

  见还是没有人在举牌:“8000万三次。成交。”

  没有人敢想象,哪一个买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绝没有。可是今日他们却见到了。这样疯狂的人的确能够让人耳目一新。此时他们也都没有怎么去考虑这个疯狂般的人。他们都在等待下一个拍卖的物品。青铜杯只是开始,接下来或许有更加诱人的东西出来。通常情况下好东西都在后面,这是常规。

  自从青铜杯过后,后面所拍卖的几件明清时期的物品的时候,那个头戴黑帽的恰似非常神秘的男子却一直都没有任何举动。

  或许,在大家看起来,此人本身就是一个笑话。用现在流行的话语来讲,有钱就是任性。但却十足十就是一个富二代,同时也就是一个败家子。第一次就如此做了,钱便损失大截,所以便再也无法狂起来。

  “接下来这件物品是史册上没有记载过的,但不敢它却出现在了天地间。1945年,省考古队因为战争的影响,原来一起的二十个人,只剩下三个。这三个考古队人员,为了躲避战争,便逃到湘西边界,也就是古时候所说的蛮夷之地。在哪里,他们却意外地发现了这个东西。他们翻阅背在身上的那些重要的历史文献,却没有这个东西的记载。

  于是他们走访当地,向当地的老人询问当地的传说。最后只能根据当地老人们所说的湘西的赶尸术,洞女落花和放蛊三大传说推测,此为夏商时期的物品。于是,他们呕心沥血,费劲千辛万苦才模糊地知道原来夏商时期有一个门派,叫做送魂门,所谓送魂,这和神话传说有很深的联系。由此他们大胆的判断,此物品为送魂门的宝物。

  但不过这仅仅只是猜测。然而这不为考古界上的一个谜。所以,这个像铜铃一样的东西就是后来人们所猜测的名为‘送魂铃’的东西。”主拍官饶有兴致地说道,

  “这个我也有所耳闻。但不过听说这个东西是个不祥之物。传闻那三个考古学家也因为此物而丧生。”一个买家扬声道。

  此话一出,现场立刻便议论纷纷。随后,主拍官立即便大声道:“这仅仅只是传说,没有任何证据,所以信不得真。”此话立即评定了在场的议论。随后他又开口道:“起拍价,45万。”

  可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吱声。

  台上的主拍官顿时有些慌乱,随即他又接着说道:“起拍价,45万。”

  还是没有人吱声。

  正在起拍官着急的时候,那个神秘的买家终于举起牌子,这时主拍官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许些笑容。可是这个东西就这样以45万人民币的价格被拍走,实在是太过于便宜。拍卖官有些笑不出来。但是这时他也完全没有办法,因为这是受人所托,不管多少都要把它拍出去。

  所有人都以奇异的目光凝视着这个头戴黑帽的年轻人,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评论着此人。面对这么低的价格几乎出来这个神秘人以外,没有人再次举起牌子。

  当然,最后这个所谓的神秘的宝物也仅仅只是这个神秘人所拍得的“送魂铃”。

  这个神秘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个东西?要这个东西来又有什么意义?

  按道理来说,一般此时各大买家都渐渐离开,可是这个神秘人还在这里,所有人都还在这里。也不知道他们在等待什么。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主拍官竟然已经离开了那个舞台,并且没有再出现过。二在场的所有买家都稀稀疏疏地散去。只有神秘人还在最后。他像是在等待什么东西。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有等来。

  四周一片宁静,宁静得怕人。

  半晌,神秘黑帽男子才缓缓地站起身,慢慢地朝拍卖会场外走去。

  孤独而霸气的背影,映照着拍卖会场外的车鸣人喧,渐渐消失。

  他在最后,等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为什么拍卖官在拍卖完“送魂铃”之后便一去不复返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知道,除了神秘人自己,除了拍卖官自己。

继续阅读:第二章 :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