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案发现场
浮川2017-02-25 16:312,188

  这里是一间只能从房顶上的一个恰巧能够容纳一个人来往的并且四面都是墙壁的完全封死的小屋,屋里有一张椅子,椅子下面还有一段被小刀割破的绳子,绳子上面有诸多血迹。椅子所处的位置在整个小屋的正中间,四面八方一样东西都没有,就连灰尘也没有。

  我坐在这张椅子上一动不动,就连眼睛也没有睁开。现在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去思考,不要说是别人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也懒得去思考。刚才从那个极小的空间进来的时候我已废掉了诸多思维,我此刻就想这样躺着,躺在这张椅子上。

  “以你锐利的目光,我想这里的情况我已不用多说。但不过我想给你说的是,在这里被害的人已有六个,这六个人非富则贵。”他着重指出这句话。

  我笑笑,我知道,海域警局定然是收到了贿赂。这是常规,所以他们就这么急切地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我还是闭着眼睛,然后站起来,叹了口气,摇摇头道:“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思考,一点思考都不想。”

  他干咳了一声,我知道他面对我这话很无奈,但是他一定会想方设法说服我。可是想要说服我,我想整个海域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一路来,我的态度都很明确。自由对我来说就像是云烟一样,所以他用自由来引诱我完全没有用。三年前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逻辑推理,就是破案,破最难的案子,我的梦想就是破解世界上最难的谜团。曾经梦想着破解金字塔之谜,破解加勒比等一些列历史难以解开的谜团。

  可是现在我早已没有了兴趣,我对破解谜团早已失去了信心。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

  我知道他此时已完全没有办法,只有走到那张椅子面前。我盯着他尴尬的表情,只见他接着说道:“然而六个死者都不是死在这张椅子上,而这些染有鲜血的绳子却是刻意制造的。”

  我还是没有说话,只静静地凝视着他。他没有看我,他知道他看我也没用,他看我不但没用,更加能够增加他的尴尬。他继续说道:“六个死者被害的时候所处的位置都不一样,他们被害时所在的位置看似毫无规律,但却有次序!”

  他还是没有看我,只是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掏出一叠照片,然后丢在那张椅子上,然后对我说道:“这是六个死者死时所拍摄的现场。我知道你并不想思考,所以这些照片你可以选择不看。”

  我苦笑,身体此刻竟然不受控制般朝那张椅子走去,并且已经伸出右手拿起了那叠照片。的确,照片上的死者被害时的位置完全不一样。他们分别位于东、南、西、北、西偏南二十度、东偏北六十度。我拿着这叠照片与整个房间进行了一下对比,我发现,这六个人被害时所处的位置连接起来居然是一个正六边形。然而这正六边形要告诉我们一个什么东西呢?

  我慢慢地走到被害者当时被害时的位置,然后把他们的照片稳稳地丢在地上。我突然皱起眉头,那张椅子居然正在正中间,我回到椅子前,然后又坐了下去。

  苏宁不解地看着我,随后问道:“你这是?”

  我一只手撑着头,一条腿搭在这张椅子上,对他道:“你看看这几张照片所处的位置,他们之间的距离。”

  他看了看,恰似恍然大悟,急切道:“位置相反,距离相等。”可是我看得出他此刻又开始迷茫了,我又问道,“这与线索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微微闭眼,深吸一口气,道:“以你多年办案的经验来看,你不可能看不出其中的奥妙。”

  他笑了笑,道:“你是说正六边形?”

  我点点头,我知道他起初定然在装疯卖傻,为了能够拍马屁,要我帮他找出答案,所以故作不解。现在他已看出了我对这件事情有了兴趣,并且已经开始动用了大脑在思考,所以他才笑了笑。这是他最常用最通用的手法。

  他不等我说话,当然,我也不准备说话。他说道:“你也看到了,整个案发现场只有一个进口一个出口。要想把一个人带到这里来谋害是很难的,同样要把一个死人带到这里来也是不可能的。这里完全是封死,能够在这里来去自如的只有金庸先生小说中的那些武林高手,或者是古龙小说里的陆小凤楚留香。其次就是小孩子,而一个大人却是难以在这个四周都被封死的小房间里来去自如的。可是小孩子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进来却无法把现场做得如此精密,做得如此一丝不苟。除非是传说中的狼人。”

  “狼人?”我无奈地冷哼一声,道,“传说很神秘,但毕竟只是传说。”我凝视着他,继续说道,“我想此时已经有点眉目了。”

  他狐疑地看着我,而我却抬头看着那个唯一的出口。他对我道:“什么眉目?”

  我没有回答他,但是我却说道:“现在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把我弄出去,然后让我吃饱喝足,最后再让我好好地大睡一觉。”

  苏宁在监狱的时候告诉过我,这件案子没有一个人报案。而发现这个大案的却是一只小老鼠,一只小老鼠叼啄着六个死者当中的在整个海域拥有十个店面的奥迪汽车老板江城路的右手食指。他那右手手指有一个最明显的标志就是那个生怕别人不知道只有他唯一拥有的玉扳指,那扳指是清朝乾隆皇帝随时佩戴在手上的。同时也是他花了九千八百五十一万在拍卖会拍来的。

  所以,虽然有时候老鼠也会杀人,但面对如此强壮并且如此懂得养生的江城路来说,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如果说这是为了钱财,那么无论在江城路被害之前还是江城路被害后都没有接到有关钱财之类的电话或者消息。如果说是仇杀,那么与江城路有过节的人很多,在他的身上仇杀可以说得过去,那其他五个人的死却不可能都是仇杀,并且还是一个人所为。因为他们都来自天南地北,不可能同时和一个人有仇!

继续阅读:第四章:案发现场(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