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梦
浮川2017-02-25 16:303,594

  监狱里依旧和以往一样在吵闹中慢慢地安宁了下来。但是我早已习惯了这种日子,即便没有安静的时刻,我也依旧能平复自己的内心,从而慢慢地闭上眼睛,最后沉沉地睡去。

  虽然经过一天的劳改,但我却并不觉得有多累,反而感觉无比的轻松。而这比起三年前刚刚进入这里的时候轻松了至少有百倍之多。当然,每个人刚到一个地方都有些不适应,我刚刚进来的时候也是如此。而面对现在我身边这些提前比我进来的囚犯,我充满了不屑和睥睨以及暴躁,随着时间久了,所有的情绪都已渐渐平复了下来。

  我渐渐地明白,时间是一副让人习惯一个环境或者一个人,又或者一群人的最好的良药。

  在这里,我思考得很少,甚至可以说是用不着去思考那些诸多繁杂的东西。当然,面对这里的人,自由则是那种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许多人都梦寐以求地想离开这里,可是我却不一样,我对于所谓的自由并不关心,这就好比三国时期那“乐不思蜀”的刘阿斗一样。只是他关心的是快乐,而我则关心的是不自由。

  你若要问我为什么,我实话告诉你,我也不知道原因。或许,在外面实在是太累了吧!

  我是独自一个人平静地躲在这“冥”字一号狱房的角落的,并且此时我正在很平淡地凝视那一堆围在房间正中央赌博的其他囚犯。我很少去玩这种东西,在这个地方很少去碰。因为它能让我消耗思维,能让我的大脑运转,所以我几乎很少去碰它,尤其是现在。我几乎不去碰。这三年零五个月以来,他们都是在不停地以这种方式消解着每一天的疲惫与死亡的恐惧以及终身监禁的可怕。

  毕竟,这间狱房所关押的囚犯不是即将被处以死刑的就是被判终身监禁的,因为我也是一个被判以终身监禁的人。所以,这狱房的门房顶就被无情地贴上了一个大大的“冥”字标签。

  “冥”,乃是幽冥的意思,也就是死亡,不存在的意义。这个字足以威慑住这牢房里的囚犯。

  我当然清楚,狱长所采用的是心里战术。这些人天不怕地不怕,但不过到达临死的时候,他们才会出于本能的产生恐惧,而只有从心里上下战术,才能够制服这帮囚犯。

  我再次缓缓地抬起头,平静地凝视着这一群人。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安静下来并各自找好自己的原位置坐好的。有的仰头望着狱房房顶,有的看着四周。从人性最基本的角度来讲,他们大部分骨子里头还是拥有善良孤独与寂寞的元素的。毕竟,能够进入这间牢房的囚徒都不是好惹也不是不好管的。所以,这里面所发生的任何事情狱长基本上很少理会。

  曾经就有几个狱卒就因管理打架的事情几乎被这帮囚徒所打死。而自从我进来的第二天起,这里的囚犯几乎没有谁敢再对我动手。因为我刚进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吃尽了苦头。当然,我并非这里的老大,而且我也不会去做这里所谓的老大。我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人蹲在这个角落,不和谁说话,谁也不敢上前来和我说话。当然,至于他们当中谁是这里的老大,我却是不知道的,而且我也不用晓得。

  虽然这三年零五个月的时间里,我看清了他们的百般形态,丑陋、肮脏、凶残、虚伪、恶性……但其中也包含有可怜、善良和真诚。我想,在这里才能够真正看得见人性的根本!

  “该醒了,你的人生即将开启一段新的旅程。前面将充满凶恶、背叛、恐惧和死亡。”

  当这句话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我才从睡梦中猛然睁开眼睛,全身不由得颤抖了一下,额头也是冷汗涔涔。我从未听见过这种声音,这就像我小时候在乡里所听见的老一辈人口中所言的恶魔的声音一样,况且这远远比死亡更可怕。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任由汗水从额头流下来。也在回想这个我从小就频繁地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一个梦,一个意境非常美丽的梦。在这个梦中,总是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现象,但梦中出现的位置具体在什么地方我却是无从知晓的。我只隐隐约约感觉到很模糊但是又熟悉得陌生。

  我能记得清楚的仅仅只是流水的声音,还有一片鲜红得如同鲜血一样的花朵。我很清楚地记得那绝不是玫瑰,当然也并非蔷薇。对,还有一条路,一条美丽而僻静的路;一座桥,还有……我实在是想不起来还有其他什么东西。最让我清晰地记得的是我在这当中行走,最后竟然坐在一尊石头上并垂下头凝视着这石头前的三朵花,可是我却说不出那是什么花。只知道这三朵花一朵美过一朵,并且都恰似在朝我微笑,好像要对我说什么话。然而每当正在这个时候,我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莫名地遮住眼睛,随后便醒了过来。

  然而这个梦我做了将近二十五年。今日耳边响起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话语却是第一次,也是这么多年来让我害怕的一次!

  我沉思片刻,便再也没有去想这件事情。想再多,我怕我也想不出什么答案。于是,我便低垂着头。然而正在我垂下头的一瞬间,一阵风从我耳边刮过,莫名而诡异的一阵风。我立即抬起头瞪着监狱外,很奇怪监狱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风!

  我伸出手,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我笑了。

  我再也没有心思注视这群人,我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闭上眼睛缓和一下,我同时也在等待。并不是在等待死亡和绝望,而是在等待一个人,一个已经三年零五个月都没有来看我的人。

  而由于刚才从我耳边刮过的那阵不知名的风我可以清楚地知道,今天他将要来找我,一定会来找我。因为他已经到达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我想他真的已经到达了绝境。而唯一能够帮助他解决这个难题的人,当然只有我。

  而且我还知道,今天将是我恢复自由走出监狱的第一天,也是我进入痛苦劳累的第一天。即便我的服刑是无期的。

  因为他将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我弄出去,至于是什么办法,我完全不知道。毕竟,这件事,这个难题不仅是他解决不了的,也是整个海域有史以来碰到的最棘手最麻烦的案子。

  人与人之间也许就是这般,只有永远的利益。只有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才会主动的来见你,否则你是很难见得到他一面的。可是我却不愿意见他,甚至不愿意见我曾经的熟人。并不是因为自尊心的关系。而是我不想再对这个世界,对整个人心进行思考。我已经很累很累了,我想好好的让自己进行一段为期一世的休眠。

  可是我却不能,因为我还活着,我还存在!人生岂非就是如此无奈?!无奈到想要休息都不能!

  监狱此时已然鸦雀无声,就像是死亡一般寂静。就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所有的囚犯恰似都已睡去,可我却清楚地看到他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可却像是看到了死亡的颜色,恐怖得让人颤抖。

  近了,大概在一百五十米的地方。我听得出,我已经有三年零五个月没有运用我的听力了!我也决定不再使用,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因为我逃不掉。就像是我逃不掉我的宿命一样。可是我的宿命是什么呢?

  我完全不知道,就像是我不知道今晚的月亮是缺还是盈一样。我并不是一个按规矩出牌的人,我从来没有按程序走过。从小就是这样,从未按老一辈人所定下的那些规矩行走过。我苦笑,对自己,对自己可怜而又无奈,可恨而又必然的人生。

  来了,我目光如炬,从牢房左面转角处一直盯着那一丝不苟,弄得连一点儿尘埃都别想依附在上面的皮靴,以及从裤管一直到脖子都漆黑的牛仔别克,一头漆黑的头发乌黑亮丽,那黑墨镜下的脸庞轮廓分明,加上一米八的身高,让人怎么想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公子哥模样的人竟然是江城海域城江城警局最有名的警察。

  整个牢房里的人几乎此刻都像是变得非常的迟钝,直到狱卒打开牢门的时候,他们的目光才移到他的身上。他们的眼睛顿时充满了恐惧和恨意。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他亲手抓进来的,其中也包括我。几乎这里的囚犯都对他恨之入骨,可面对他却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他们都知道,眼前这个名为苏宁的人曾经拿到过全国武术散打亚军,并且再少林待过三年,武当待过两年,精通十八般武艺,并且他还是一个狙击手,枪法精准到指哪打哪,对于各种枪型几乎是一听便识。

  我凝视他这一身几乎不曾改变过的装备,不知不觉笑了起来。苏宁并没有看其他人,因为其他人根本就不能进入他的眼球。他微笑着走向我,而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移到我的身上。

  我看得出他们目光里充满了各种质疑,各种不相信。我比起他们似乎很平凡,但是苏宁却是对我有一种格外的注重。这换做你你也聚会相信会是我。

  他摘掉眼镜,目光里也是微笑。他对我道:“这三年来过得怎么样?想必是格外的舒适。”他抬头看看这间牢房。

  我微微闭眼,笑笑,道:“托你鸿福,过得还不错。”我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来了!”

  他哈哈一笑,蹲下身,注视着我,道:“是的,我来了。你应该已经猜到了我来的目的。”

  我知道我逃不过,只有淡淡地说道:“三年来,你从未来过这里,而我最希望的是你永远也不要来。因为我还不想出去,最好永远都不出去!”

  他抬起手,目光对我我。手却指向这群囚犯,并道:“你应该觉得很幸运,你看看他们,谁不想出去,可是他们却无法走出这间牢房。”

  我严肃地看着他,道:“别拐弯抹角了,说吧,能让你束手无策的案子想必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

  他站起身,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跟我来。”

继续阅读:第三章:案发现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