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神奇的手法
浮川2017-02-25 16:383,203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我笑笑,问道玉楼春风:“她以前是杂技团演员?”我真有一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我肯定玉楼春风是绝不会对我撒谎的,但不过我还是有些不肯相信。

  毕竟,我和唐微微对过话,她的行为举止完全不像是一个跑江湖的杂技演员,倒像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千金,或者是教师家庭的掌上明珠。我只有唏嘘感叹,在这个偌大的世界上,往往人是不可貌相的。比如就想是我,谁看得出我是一个会破案的人呢?我在他们的眼中似乎就只是一个屌丝!

  “等于说你来这里是调查户口的?”唐微微突然走过来直愣愣地瞪着我,目光中透露着“杀气”!她手里的菜还未放下,并且厨师服上有许多油渍。此时的唐微微像极了一个吃饭不专心的小孩子,把所有的油水都弄到了衣服上。

  我无奈地摇摇头,道:“不是。”我很奇怪,我们的距离并不近,可是她却在这么远的距离偏偏听得见我们是谈话。

  “那不就得了。既然不是查户口的,那么只要能够帮得了你,你还怕什么?”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不再有那种霸道与硬气,我看得出她眼里的希冀,就像在等待着什么希望一样。

  我抱起双手并朝她拱手道:“那么说还得谢谢你喽。”我打趣地看着她。

  “谢谢那倒不必。”瞬间她的目光里又出现了那种强硬的态度,就是表情语气也是一样。她接着说道:“听我师父说你这个人观察敏捷,破案如神,又有预见性。可有此事?”

  我从她眼中看出来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充满崇拜的,可是她的语气还是那么霸气,有一种永不服输的气质。我突然间发觉这个女子倒是很特别,我也很欣赏这种不服输的精神。我笑笑,道:“我说是你信么?我说不是,你又信吗?”

  “这种二选一的问题你还是留给那些无知少女回答吧。在我这里不行。”她转过身,又说道,“在我这里只有是与不是。你若实在不想说,那么就在这个案子上见真招。”她说着便回到原来的位置,以麻利悯熟的动作把手里面那菜切好便放入炒锅当中。

  面对唐微微这样的女子,我只有笑笑,除了笑笑我别无他法。我扭头看着玉楼春风,此刻我才发现,似乎从唐微微开始接我的话的第一句的时候他就在那儿一言不发,并且笑得比谁都开心。当然,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见他笑得如此灿烂的时候。而我在监狱当中的这三年零五个月的时间他是不是这样笑过我却是不知道的。

  当然,我想知道。而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只有唐微微能够告诉我。

  “看来你很幸灾乐祸。”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并对玉楼春风道。

  他忍住了笑容,假装认真地对我道:“能够令你魏三生如此束手无策的我想迄今为止唐微微应该是第二个!”他彻底忍住了笑容,然后脸色沉静下来。

  我的脸也骤然变得有些抽搐,随后缓缓地道:“也许吧!”

  见他以难过的目光凝视着我,并不说一句话。我则突然笑着缓解一下气氛,接着对他说道,“你这个徒弟看来真有两把刷子。”这句话是真话,也是我想说的真心话。

  “有没有两把刷子我不知道,但是帮助你定然是没有问题。因为今天晚上就可以见真招。”他很得意地对我说到,就像是对他原来的自己一样那么自信。这是我从我嫂子去世后第一次见他如此拥有自信。

  自信往往是我们必不可少的东西,不论做什么事,怎么做,我们首先就要拥有足够的信心,否则即便最简单的事情都难以做好。但是光有信心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你没有实力,那么你的信心再大也是无用的。在自信的同时,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做这件事情的实力;在有实力的同时,也要充满信心。

  这两样东西缺一不可,因为这个世界上,往往任何事情他们之间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我就静静地凝视着那只鸡蛋,我倒想看看唐微微是如何从我的眼皮子地下把它拿走。整个房间的四面都是封死的,唯独有一扇进进出出的门,而此时这扇门也是紧闭着的。这个房间此时也是空敞的,唯独就只有放鸡蛋的一张桌子。

  现在我正站在桌子前打量着这只鸡蛋,而唐微微正站在我的对面,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紧身衣衫,裤子是没有任何包的紧身裤,这是她演杂技的时候所准备的装备。所有的轮廓都因为这样一套服装而显现出来。该突的地方绝不凹陷下去,该凹的地方绝不凸现出来。整个身体看起来不禁让人毛焦火辣。

  但不过这时她的这身装备,完全是用来测练一下她的能力的。因为这一身装备完全没有机会带走这个鸡蛋。几乎完全没有。我并没有看她,我也是男人,我也会有生理反应,可是我却没有看她一眼。我只是想看看她到底是如何才能把我眼皮子地下这只鸡蛋带走。更何况她的两只手已被捆着。

  面对这样一个尤物,我想谁都会心动。

  整个房间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外加一只鸡蛋和一张桌子,其余的什么也没有。倘若想在这样极度空放的空间将鸡蛋从我眼皮子地下毫无声息地带走,那么可能只有古龙先生小说当中的楚留香才能够做得到。

  我静静地看着她,我也只有静静地看着。

  “听说七年前四月二十三你第一次破案就破获了海域城氹关中学学生连环杀人案?”她并没有行动,而是问我。

  我知道她这是在吸引我的注意力,当然,我却不能不答,我也想看看她像是如何利用话语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将鸡蛋带走的。我的目光并没有离开鸡蛋,因为玉楼春风的话似乎不假,我回答道:“是的,那是一起财产谋杀案。三个学生被无辜地谋杀。”

  “那个时候你才十九岁。”她继续问道。

  我点点头,回答道:“不错,那也是我进入寻找天底下所有真相生涯的开始。”

  “可是你并不是海域城的警察,你只是一个私家侦探。”她语气很淡。

  “是的,我不是警察。”我的目光还是没有离开鸡蛋。

  “可是后来你成为了海域城最重要的警察之一。”她继续问道。

  “那是一年后的事情。”

  “一年后你又破获了一桩玉石争夺案。那一次凶手的谋划很精密,在当时的犯罪行业当中几乎达到了天衣无缝。”

  我点点头,因为她说的都很正确,我也只有承认,我回答道:“你说得不错,你了解得很清楚。”

  “紧接着,你又接二连三的破获了陈家庄藏尸案,海关走私案以及神秘刺杀案等八件轰动整个海域城的大案子。”她继续以肯定的语气说道。

  我摇摇头,回答道:“那些大案与我毫无关系,那些案子是被海域城人民称为神探的苏宁破解的。”

  “不。”唐微微摇摇头,尽管我没有抬头看他,我也很清楚她已经摇头了。她接着对我说道:“这些事情你瞒得了海域城所有人,可是你却瞒不了我。”

  “哦?”我笑笑,然后再次摇摇头,道:“我有什么好瞒的,这本就是事实。”

  唐微微突然之间苦笑道:“你是因为一个人,一个叫晗烟的女人。”

  我心头一震,然后瞳孔开始收缩,但是我并没有回答,我在继续听她说下去。

  唐微微接着对我说道:“你为了她放弃了所有荣誉。甚至不惜为了她触犯法律。”

  我的瞳孔愈缩愈小,我还是没有说话,我在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

  唐微微继续说道:“可是到最后,她带给你的却只是无尽的痛苦……”

  “够了。”

  我愤怒地瞪着她那双坚定般的眼睛,此刻我真想一拳打在她的脸上,让她停止那些所谓的问题。可是我立刻发觉我错了,我立刻发觉我完全上当了。所以我马上扭头朝着那只鸡蛋。

  那只鸡蛋竟然神奇般地离开了这张桌子,一点儿痕迹都没有。

  我将所有的愤怒都放平,狐疑地盯着唐微微。只见她的目光里面全是笑容,她的脸上也挂着淡淡的微笑。我再看看她的手,竟然还是被牢牢地困在哪里。我随即打量了一下她全身上下,竟然一点儿也没有变。这就奇怪了。

  随后,我看见她非常自信地走出了这个房间。我的目光一直定个在她的背脊上,随着她走出这个房间为止。

  紧接着我再看看桌子上,竟然还是没有鸡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什么都没看懂呢?

  我也走出房间,我要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要在我眼皮子地下,并且仅仅只是一刹那时间就能够令人毫无知觉地带走东西,曾经就连玉楼春风也失手过好几次。尤其是第一次他就失败了,最后慢慢地次数就愈来愈少。

  可是她,唐微微居然能够一次就成功,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结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