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食人肉的鸟
浮川2017-02-25 16:372,104

  我没有再凝视她,摇摇头走进后厨。我也要去后厨,只因为玉楼春风也在后厨,而且是整个海添酒楼后厨当中最最重要的人员。当我走进后厨的时候,玉楼春风竟然坐在一旁抽烟,对其他的厨师不闻不问,对所有的菜也不闻不问。

  正当我走向他的时候,他竟然将烟头重重地丢在地上,然后把脚用力地把烟头踩灭。随后我看见他用手把左面第一位厨师手里端着的菜打掉,菜和盘子一起掉在地上。而那厨师则是惊愕地低下头看着地上的菜。一句话也没有说。

  玉楼春风对他便是一顿横飞的唾沫:“你这盘菜端出去至少得让海添酒楼减少五分之二的客人,你自己尝尝你炒的菜少了什么,什么重了。”

  而那厨师随后便低下头蹲下身用手抓起一捉菜放在嘴里。随后便点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玉楼春风继续说到:“盐你多放了一勺的三分之一,蒜你多放了一瓣的五分之二。而葱你则少放了一颗的二分之一。菜到后期应该用慢火烹十二秒。”

  那厨师连连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因为他本就无话可说,在这个地方,在这个后厨,他一开始就是老大,所以他所说话几乎都像是圣旨一般。没有人敢违背。

  待他气消减下去后我便走向他,苦笑道:“三年来,你这脾气还是没改半分!”

  他听到我的声音一点儿惊讶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更平静,他转过身,淡淡一笑,道:“我为什么要改变,我就是我自己!你怎么没死?我以为你死了呢。”

  “哟,你倒是希望我死。”我无奈地笑道,“也难怪,这三年来你都待在这个地方,几乎没有出去走动过。”

  来时我查过,这三年来,他从未出过海添酒楼,也没有看任何新闻和打探任何消息。我知道,他对于我被抓到海域城最大的监狱里面是比较伤心的,他并不愿意我有任何不幸的消息。

  “我不愿意出去走动是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我又不是女人,有时间就去逛街或者几个聚在一起打麻将。有时间我宁愿多想想这个世界上的许多有趣的事情。”他自豪般地对我说道,仿佛这就是他最值得骄傲的地方。

  我承认,我点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你的境界达到了一定的地步,恭喜恭喜。”

  他伸出手对我拱手道:“过奖。哪像某些人,现在最讨厌的就是思考,并且似乎对生命的存在似乎毫无价值观可言,简直可以说是随时都可言去死。这样的人,我真为这样的人感到可悲可叹!”

  听到这句话,我竟然无言以对,只有静静地听着。因为我知道他表面上是没有走出这里,对于任何新闻消息都毫不在意,但实际上他是在密切地关注着海域城的一举一动的,否则他也不会知道我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思考。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怎么,你是怎么出来的,你不是被判处无期徒刑吗?”

  “说实话,我并不想出来,只是不得不出来。”我无奈地叹气。我的确是很无奈,面对苏宁这样的朋友,我确实是没有办法拒绝。

  他眨眨眼,别过脸,随后便又从裤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打火点上,对我说道:“看来这次的案子是相当棘手。”他狠狠地吸了口烟,仿佛这件案子已变成了他的案子。

  我早已习惯,他本就是这个样子的人。对于我这个朋友,只要我的事情他似乎比我还要上心。想想和他认识这么多年来,我的确是对他亏欠得太多。我从未向他帮助我一般如此尽心竭力,说起来我确实是很惭愧!

  我点点头,沉沉道:“的确是很棘手。若不然苏宁也不会想方设法将我弄出来。”

  玉楼春风忽然眉头紧皱,将吸到一半的烟狠狠地丢在地上,愤怒地对我吼道:“苏宁?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人,即便你们关系很好,很铁,也不至于什么难题解不开都要求你帮忙。你是神仙?你是阎罗判官?你能够解决所有问题?”

  我仰起头,配笑着不说话。他还是继续愤怒道:“他抓你的时候有没有留情?你进监狱后他有没有去看过你?以他的能力与本事,又怎可帮不了你?可是他帮过你过吗?你什么事情都为他揽下,可是他呢?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这一番激烈的怒号,简直是唾沫横飞,我脸上全是他的口水。我用手在脸上抹了抹,依旧笑看着他。可是旁边的厨师却全都放下了手里的活,直直地朝我们这里瞪着,脸上尽是诧异的神情。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们虽然看过玉楼春风发过火,但是却从未见过玉楼春风如此愤怒。

  只见玉楼春风转过身对所有的厨师冷冷地道:“看什么看,不干活了?”

  整个后厨又恢复了正常运作。这时,我看见那个女子才从进口处进来,她以奇异的目光盯着我们,然后慢慢地走到我们的身边,对玉楼春风道:“怎么了?”

  玉楼春风气色似乎缓和多了,他淡淡地对她说了一句,“没事。”

  我还是没有说话,依旧微笑着对玉楼春风道:“吼完了吗?吼完了就说说事儿吧。”

  玉楼春风终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说吧,这是一件什么样的案子?”

  “迷案。你可看过网络写手浮川所创作的小说《神探之江湖风云》?”我问道。

  “听说过。”他郑重地道,然后又从裤兜里拿出那包烟,抽出一支,然后点燃继续吸。

  我吸了口气,道:“其中最主要的情节是以江湖上二十八件八年都未破获的案件为线索来展开的。但是那二十八件案子几乎同出一辙,八年来几乎难以侦破,因为这二十八件案子几乎没有任何线索。”

  玉楼春风似乎愈吸愈快,他最后紧捏烟头,转过身,对我道:“难道这件案子也没有任何线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